徐铉集校注 徐铉集校注 评价人数不足

筆記

溫陵蘧廬
2018-04-06 12:58:21

卷一《登甘露寺北望》“游人鄉思應如橘,相望須含兩地情”,注曰:“以橘比喻思鄉之情。”按,《晏子春秋》卷六:“嬰聞之,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徐鼎臣好用此典,卷三《過江》一詩尾聯云“此心非橘柚,不為兩鄉移”,注亦云:“以橘比喻思鄉之情。”實則謂此心不因異地而有所遷改爾,與思鄉無涉。 卷二《江舍人宅筵上有妓唱和州韓舍人歌辭因以寄》“阮郎憔悴在人間”,注曰:“阮郎:《晉書》卷四九《阮咸傳》載:阮咸為人放誕,不拘禮法,精通音律。此比韓熙載。……此貶和州,故云憔悴。”按,此用《幽明錄》阮肇事,韓謫官外郡,故云“在人間”。 《賀殷游二舍人入翰林江給事拜中丞》“青綾對覆蓬壺晚”,注曰:“青綾:繫有青綾綬帶的官印,此代指二人官位清高。對覆:朝廷對答、問答。”按,《漢官舊儀》卷上:“尚書郎宿留台,中官給青縑白綾被或錦被、帷帳、氈褥、通中枕,太官供食,湯官供餅餌果實,下天子一等。”此句謂殷、游二人俱覆青綾被宿翰林院也。 《歐陽大監雨中視決堤因墮水明日見於省中因戲之》“落水異三公”,注曰:“三公:唐宋沿東漢之制,以太尉、司徒、

...
显示全文

卷一《登甘露寺北望》“游人鄉思應如橘,相望須含兩地情”,注曰:“以橘比喻思鄉之情。”按,《晏子春秋》卷六:“嬰聞之,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徐鼎臣好用此典,卷三《過江》一詩尾聯云“此心非橘柚,不為兩鄉移”,注亦云:“以橘比喻思鄉之情。”實則謂此心不因異地而有所遷改爾,與思鄉無涉。 卷二《江舍人宅筵上有妓唱和州韓舍人歌辭因以寄》“阮郎憔悴在人間”,注曰:“阮郎:《晉書》卷四九《阮咸傳》載:阮咸為人放誕,不拘禮法,精通音律。此比韓熙載。……此貶和州,故云憔悴。”按,此用《幽明錄》阮肇事,韓謫官外郡,故云“在人間”。 《賀殷游二舍人入翰林江給事拜中丞》“青綾對覆蓬壺晚”,注曰:“青綾:繫有青綾綬帶的官印,此代指二人官位清高。對覆:朝廷對答、問答。”按,《漢官舊儀》卷上:“尚書郎宿留台,中官給青縑白綾被或錦被、帷帳、氈褥、通中枕,太官供食,湯官供餅餌果實,下天子一等。”此句謂殷、游二人俱覆青綾被宿翰林院也。 《歐陽大監雨中視決堤因墮水明日見於省中因戲之》“落水異三公”,注曰:“三公:唐宋沿東漢之制,以太尉、司徒、司空為三公。”按,《南史》卷十九:“後司徒褚彥回因送湘州刺史王僧虔,閣道壞,墜水;僕射王儉驚跣下車。(謝)超宗拊掌笑曰:‘落水三公,墜車僕射。’” 《賦得霍將軍辭第》“無待晏嬰辭”,注曰:“即無需晏嬰諷諫。晏嬰崇尚節儉,故云。”按,《春秋左傳•昭公三年》:“初,景公欲更晏子之宅,曰:‘子之宅近市,湫隘囂塵,不可以居,請更諸爽塏者。’辭曰:‘君之先臣容焉,臣不足以嗣之,於臣侈矣。且小人近市,朝夕得所求,小人之利也,敢煩里旅?’同篇“甲乙人徒費”,注曰:“甲乙:稱譽,贊揚。句謂無需他人稱譽。”按,《史記》卷十二《孝武本紀》:“賜列侯甲第,僮千人。”裴駰集解引《漢書音義》:“有甲乙第次,故曰第。”“甲乙”謂此。 卷五《和張少監舟中望蔣山》“自知閒未得,不敢笑周顒”,注引《南齊書》周顒與王儉、蕭長懋問答“山中所食”語。按,當引《昭明文選》卷四十三《北山移文》呂向注:“鍾山在都北。其先,周彥倫隱於此山,後應詔出為海鹽令,欲卻過此山,孔先乃假山靈之意移之,使不許得至。”蔣山即鍾山,此二句謂己不得投閒,故不敢似他人之嘲笑周顒。 卷六《南昌王制》“南朝之治楊州,則曰本根攸寄”,注曰:“南朝,指南唐政權,相對於建都長安與洛陽的李唐政權,故云。揚吳都揚州,李昪即位,改都金陵,以揚州為東都,故云‘本根攸寄’。”按,南朝指宋、齊、梁、陳,彼時之揚州與南唐之揚州本非一地,且有大小之別。《宋書》卷四十二:“(劉)穆之曰:‘……揚州根本所係,不可假人。’”此鼎臣所本。 卷十四《齊王贈太弟哀冊文》“極以呂望之高位,崇以貞觀之舊稱”,注於下句曰:“貞觀十年正月,太宗弟元祐自燕王徙封齊王。見《舊唐書》卷三《太宗本紀》。景遂亦自燕王徙封齊王。見《十國春秋》卷一九本傳。”按,李景遂官天策上將軍、太師,太師即“呂望之高位”,天策上將軍即“貞觀之舊稱”,蓋唐高祖嘗加太宗號天策上將也。 卷十五《唐故左諫議大夫翰林學士江君墓誌銘》“在宋者為忠宰”,注曰:“江智淵,濟陽考城人。仕南朝宋為驍騎將軍、尚書吏部郎。見《宋書》卷五九本傳。”按,江智淵名位尚卑,似未足稱“忠宰”,當指江湛。《宋書》卷七十一:“初,劉湛伏誅,殷景仁卒,太祖委任沈演之、庾炳之、范曄等,後又有江湛、何瑀之。曄誅,炳之免,演之、瑀之並卒,至是江湛為吏部尚書,與湛之並居權要,世謂之江、徐焉。”江湛後為元兇劉劭所害,謚曰忠簡公。 《大唐故中散大夫檢校司徒使持節泰州諸軍事兼泰州刺史御史大夫洛陽縣開國子賈宣公墓誌銘》“攀鱗河北,豈須方面之功”,注曰:“長樂為賈氏郡望之一。《元和姓纂》卷七賈:‘漢長沙王太傅賈誼,洛陽人,十代孫龔居武威。龔孫詡,魏太尉,生璣,長樂令,隸相州。’按:相州即今河南安陽市,在黃河北。”按,此二句自謂東漢賈復事。《後漢書》卷十七:“帝以(賈)復敢深入,希令遠征,而壯其勇節,常自從之,故復少方面之勳。” 《唐故朝議大夫行尚書禮部郎中柱國賜紫金魚袋太原王君墓誌銘》“公府見知,佩刀由其受賜”,注曰:“《後漢書》志第三水《輿服志》下‘佩刀’:‘乘輿者,加翡翠山,紆嬰其側。’”云云。按,此用呂虔授王祥佩刀事,見《晉書》卷三十三。 卷十八《成氏詩集序》“羅君章、謝康樂、江文通、丘希範,皆有影響,發於夢寐”,注於羅、謝、江俱注出本事,唯闕丘遲。按,《南史》卷五十九:“(江)淹少以文章顯,晚節才思微退。云為宣城太守時罷歸,始泊禪靈寺渚,夜夢一人自稱張景陽,謂曰:‘前以一匹錦相寄,今可見還。’淹探懷中得數尺與之,此人大恚曰:‘那得割截都盡。’顧見丘遲謂曰:‘餘此數尺既無所用,以遺君。’” 卷廿一《送阮殿丞之靜海》“靈光空念巋然存”,注曰:“謂徐鉉貶官泰州萬念俱寂,而心存善念。巋然:獨立貌。”按,漢王文考《魯靈光殿賦》序:“魯靈光殿者,蓋景帝程姬之子恭王余之所立也。……遭漢中微,盜賊奔突,自西京未央建章之殿,皆見隳壞,而靈光巋然獨存。” 卷廿二《又和刁秘書寄李太保》“家貧聊欲資三徑”,注曰:“陶淵明《歸去來兮辭》:‘余家貧,耕植不足以自給。……三徑就荒。’”按,當引梁蕭德施《陶淵明傳》:“後為鎮軍、建威參軍,謂親朋曰:‘聊欲弦歌以為三徑之資,可乎?’執事者聞之,以為彭澤令。”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徐铉集校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