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入梦 山河入梦 7.8分

南柯遗梦

东篱
2018-04-06 11:50:52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江南三部曲”的第二部《山河入梦》讲述的是陆秀米狱中所生的儿子谭功达的故事。这个贵为梅城县县长的人物,一出场便面临着很多问题,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四十多岁的他依然是个光棍。

所以,故事就从“县长的婚事”开始切入,将这个和贾宝玉一样有着几分“呆傻”之气的人物完完整整呈现在读者眼前。

他被人背后称作“花痴”不是没有道理的。

去公共澡堂洗个澡,看见发竹筹的小姑娘泪眼朦胧,居然就挂在心上,得知女孩有可能沦落风尘,更是忧心忡忡。在办公室主任“充分领会领导意图”之下,这个叫做姚佩佩的小姑娘成了他的秘书。

面对相亲的姑娘柳芽,他一开始认为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哪”,吃了人家做的大饼,很快变成“不可辜负了人家一片心意”,到最后甚至觉得“真的和这个姑娘结了婚,没准也没什么不好……”。

而见到漂亮的姑娘,他更是浮想联翩了。面对副县长给她介绍的女舞蹈员白小娴,他“一看她的脸,立刻就吃了一惊,像是被锋利的锥子扎了一下,身体软软的,难以自持”;即使正在接受批斗的时候,看到会场中坐着的一个陌生姑娘,他立刻就走神了,“世上竟有这等的妙人……一想到这个如花女孩,会长大结婚,有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并且走上了一条与自己全然无关的轨道,心里不禁隐隐作痛”。

汤碧云说他,“这种人不会专门喜欢某一个女孩,而是天底下所有的女孩他都喜欢”。或许,正因如此,他才会如此后知后觉,最终错过了心底真正喜欢的那个人。

这样的“呆傻”之气放在官场上,更是格格不入。

其实谭功达心里也隐隐约约有种感觉,“自己不管如何挣扎,终将回到母亲的老路上去,她所看到并理解的命运将会在自己身上重演”。他的血液里,依然流淌着从爷爷、从母亲那里得来的“桃源梦”。

他不遗余力地想要在普济建水库,想要修一条连接各乡村的运河,甚至会突发奇想“要是有一部电话机,能跟着人走,那该多好啊”(可惜他没机会朝这个方向努力,否则就没马丁·库帕啥事儿了),此外,还有村村通公路计划、建造集体居民点、丧葬改革、沼气推广……他甚至认为,梅城的“共产主义”能在1962年实现。即使到了被罢免之后,他还不合时宜地弄出了一份关于在梅城兴修下水道工程的建议书。

最脑洞大开的,是他想要在梅城规划图上画一道长廊,将梅城县所有的村庄都连接起来,这样的话,“全县的人不论走到哪里,既不用担心日晒,也挨不了雨淋”,这和当年陆侃、陆秀米等人的想法何其相似!

他这些异想天开的想法,很少得到支持,他手下的班子常常会公开提出反对意见。从故事的发展来看,那些极力“反对”他的领导们,其实也并非因为心忧苍生,而只是出于个人的政治目的。与谭功达的不切实际相比,他们的蝇营狗苟更加令人心寒。

小说的可贵之处在于,并没有把谭功达塑造成完美的理想主义者或者悲情英雄形象,当众人都表示反对的时候,谭功达的表现和很多的“一把手”完全一致:一意孤行,我说了算。

因此,作者也并不回避这样做所导致的恶果。

他收到的匿名信里说,“造大坝,凿运河,息商贾,兴公社,梅城历来富庶之地,终至于焦瘁殆尽……致使道有饿殍,家无隔夜之炊,民怨鼎沸,人心日坏”。

一直对他心心念念的姚秘书也打趣他,说如果有天两个人一起流落荒岛,“你到了岛上,一会儿要造大坝发电,一会儿又要建沼气池照明,还要铺上十七八条公路,挖上几百条运河。让你这么一折腾,好好的一片清静之地,马上被你弄得乌烟瘴气”。

几乎是他生死之交的高麻子,在极力帮助他的同时,也很直接地说,“这世上还有一类人。本是苦出身,却不思饮食布帛,反求海市蜃楼。又是修大坝,又是挖运河,建沼气,也做起那天下大同的桃花梦来”。

某种意义上而言,他自己也尝到了苦果:修水库大坝死了人,死者的妻子带着孩子不断找他麻烦,最终老练地把自己嫁给了他;大坝决堤事件更是直接成为别有用心之人的机会,彻底把他拉下马来。

谭功达主政梅城的悲凉收场,似乎很明白地阐述了一个道理:即使出于最崇高的目的最远大的理想,也很有可能导致最不幸的后果。正如当下某些城市轰轰烈烈的“拆迁”运动一样,不可否认,未来的发展蓝图的确很美好很诱人,可是,就因为如此,当下的一部分人就活该流离失所?“一群人的未来”和“一个人的现在”之间,可以简单地画上大于小于符号吗?

小说很意味深长地安排谭功达亲眼目睹了他所期待的世界。

下野之后,他最终被任命到花家舍人民公社去当巡视员——花家舍,又是花家舍,总逃不过命运的轮回。

花家舍公社完全是他理想中的样子:这里有着最合理最完善的制度;村里每户人家的房子都是一样的,还有一条砖木结构的风雨长廊;人人丰衣足食,从不需要分派任何工作,每个人都能自己决定去做什么以及怎样做;作为农业生产的先进样板,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

但是,这又如何呢?

谭功达发现,不仅那个神秘的郭从年书记几乎从没人见过;就连他碰见的每个人,都不苟言笑,表情木然,尽管一年到头始终反复观看同样一场戏,却都能和第一次看一样津津有味,而那个一开始遇到的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小韶,被送进了“学习班”,学习结束之后,将成为一个“举止端庄得体”的新人。更可怕的是,他和小韶一次月夜荡舟的谈话,姚佩佩给他的每一封信,在这个地方几乎都是完全透明的!

这一刻,他似乎终于从南柯梦中惊醒了。

或许,他终于发现:那些遥不可及的梦,远不及一个心爱的人重要。

只是,那个心爱的人,已经在经历了一次残酷的强暴之后成为了在逃的罪犯,而逃跑的路线,兜兜转转,回到了那个他的爷爷、他的母亲待过的阁楼。

他和她之间,注定隔着一个永远遗憾的梦。

只有心中那遍地的紫云英花朵,盛开着永不凋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山河入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河入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