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战火中磨砺的天选之帝王

Lucifer
2018-04-06 11:36:51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82-8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3月27日星期二 下午2:43:36
窦建德的成长史告诉我们:虽然时势可以造英雄,但是要想成为英雄,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你必须扔掉手中的那块鸡肋。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123-12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3月27日星期二 下午3:10:26
按照杨广对历史的领悟,几百年来的中国政治一直是门阀世族玩的游戏。正所谓“天下以智力相雄长”,真正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力量从来只掌握在少数贵族手中,泥腿子们只是这场游戏中无足轻重的配角,或者纯粹就是跑跑龙套而已,绝对成不了气候。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10-31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 上午7:16:02
秦俗犹未平,汉道将何冀?樊哙市井徒,萧何刀笔吏。一朝时运会,千古传名谥
...
显示全文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82-8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3月27日星期二 下午2:43:36
窦建德的成长史告诉我们:虽然时势可以造英雄,但是要想成为英雄,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你必须扔掉手中的那块鸡肋。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123-12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3月27日星期二 下午3:10:26
按照杨广对历史的领悟,几百年来的中国政治一直是门阀世族玩的游戏。正所谓“天下以智力相雄长”,真正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力量从来只掌握在少数贵族手中,泥腿子们只是这场游戏中无足轻重的配角,或者纯粹就是跑跑龙套而已,绝对成不了气候。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10-31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3月29日星期四 上午7:16:02
秦俗犹未平,汉道将何冀?樊哙市井徒,萧何刀笔吏。一朝时运会,千古传名谥。寄言世上雄,虚生真可愧!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509-50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3月30日星期五 下午3:39:40
大泽龙方蛰,中原鹿正肥!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622-622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上午9:40:40
雀屏中选”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615-622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上午9:40:49
窦氏的父亲窦毅听说此事后,高兴地对妻子说:“此女才貌双全,不可轻易许人,当为之择一贤夫。”到了窦氏该出嫁的年龄,窦毅就在自家的屏风上画了两只孔雀,然后举行“佳婿海选”,向长安城的贵族公子们宣布:若有想求婚者,就给他两支箭,必须两箭各中一只孔雀一目,才有资格成为窦家的乘龙快婿。长安城的公子哥们听说著名的长发美女要选婿了,顿时蜂拥前来,但是一连数十个帅哥出手,却没有一个能够两箭各中一目。后来发生的事情就不言而喻了。英姿飒爽、玉树临风的李渊一到,啪啪两箭,各中一目,干脆利索,成功夺魁。众位帅哥黯然失色,窦毅夫妇笑逐颜开。没过多久,神箭帅哥李渊就在众人既羡且妒的目光中把长发美女窦氏娶过了门。 这则“雀屏中选”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701-70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上午9:48:35
予而不取,祸将斯及!”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732-73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上午9:52:02
因为杨广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当然更谈不上是一个称职的统治者。他身上强烈的诗人气质和虚荣天性严重障蔽了他的政治理性,他对完美的病态追求和毫无节制的浪漫主义激情,让他的执政生涯始终贯穿着浮华二字。或许是在江都任总管的十年让他过多地熏染了浮靡绮丽的江南文化,或许是他的天性原本就与之契合,总之,与其说杨广是一个政治家,还不如说他是一个“政治美学家”。而当一个帝王的人格特征与他的职业要求背离时,就注定他只能成为一个蹩脚的统治者。此外,杨广那种恃才傲物、好大喜功的一贯秉性又导致了一种致命的自负,使他在逆境中的坚韧性和抗挫折能力几乎为零。所有这一切共同驱使他最终走上了失败和灭亡的道路。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746-74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3月31日星期六 上午9:52:26
就像陈寅恪先生所说的:“李唐一族之所以崛兴,盖取塞外野蛮精悍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颓废之躯,旧染既除,新机重启,扩大恢张,故能别创空前之世局!”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1142-114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1日星期日 上午8:59:50
九百年后,西方的马基雅维利说:“如果你正在夺取王权,那么,被人誉为慷慨是十分有利的……对于那些既不是你的东西,也不是你的老百姓的东西,你尽可以做一个很阔绰的施主……你慷他人之慨,只会为你增添名声,而不会对你的名声造成损毁。”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1175-117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1日星期日 上午9:02:41
而无论是高帽还是空头支票,都具有一个相同的特征——廉价。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1747-174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1日星期日 上午9:53:54
也许尧君素早就在等这一天了。 也许在他眼中,富贵和生命并不是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比它们更值得捍卫的,是人的操守、信念和价值观。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1750-175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1日星期日 上午10:38:30
对今天的我们来讲,这似乎是一种典型的愚忠——一种毫无意义、不可救药的愚忠! 可是,就像我们不能以尧君素的“君臣大义”去要求并责备屈突通一样,我们也不能用“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标准来评价尧君素。 当然,像尧君素这样为一个不得人心、大势已去的旧王朝殉葬的做法固然不值得效仿,但是他勇于捍卫信念的这种精神本身却值得我们崇敬和仰望。 毕竟他的心中有一种高于富贵和生命的东西。其实不管这样的东西是什么,只要有这样的东西在,人性的高贵与尊严就能在苦难与死亡面前傲然挺立。怕只怕世上的人们丧失了这样的东西,并且还以丧失这样的东西为荣。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1750-175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1日星期日 上午10:38:36
对今天的我们来讲,这似乎是一种典型的愚忠——一种毫无意义、不可救药的愚忠! 可是,就像我们不能以尧君素的“君臣大义”去要求并责备屈突通一样,我们也不能用“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标准来评价尧君素。 当然,像尧君素这样为一个不得人心、大势已去的旧王朝殉葬的做法固然不值得效仿,但是他勇于捍卫信念的这种精神本身却值得我们崇敬和仰望。 毕竟他的心中有一种高于富贵和生命的东西。其实不管这样的东西是什么,只要有这样的东西在,人性的高贵与尊严就能在苦难与死亡面前傲然挺立。怕只怕世上的人们丧失了这样的东西,并且还以丧失这样的东西为荣。 从这个意义上说,与其说尧君素是一个旧王朝的殉葬品,还不如说他是自身信念的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1750-175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1日星期日 上午10:38:41
对今天的我们来讲,这似乎是一种典型的愚忠——一种毫无意义、不可救药的愚忠! 可是,就像我们不能以尧君素的“君臣大义”去要求并责备屈突通一样,我们也不能用“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标准来评价尧君素。 当然,像尧君素这样为一个不得人心、大势已去的旧王朝殉葬的做法固然不值得效仿,但是他勇于捍卫信念的这种精神本身却值得我们崇敬和仰望。 毕竟他的心中有一种高于富贵和生命的东西。其实不管这样的东西是什么,只要有这样的东西在,人性的高贵与尊严就能在苦难与死亡面前傲然挺立。怕只怕世上的人们丧失了这样的东西,并且还以丧失这样的东西为荣。 从这个意义上说,与其说尧君素是一个旧王朝的殉葬品,还不如说他是自身信念的殉道者。这种人,不应该被历史遗忘。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1939-194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1日星期日 上午10:53:15
我的生命、我的功业、我的江山…… 我的诗歌、我的醇酒、我的美人……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2492-2497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上午9:47:02
秦军当天全部投降。李世民接收了一万多名精锐士卒和高墌城的男女居民五万人。将领们纷纷向李世民道贺,可他们也忍不住提了一个问题:“大王虽然在野战中击破宗罗睺,可薛仁果仍然据守坚城。您却不带步兵,不带攻城器械,只率少数轻骑直逼城下,大家都觉得难以攻克,为何竟能拿下高墌呢?” 李世民一笑,说:“宗罗睺的部众都是陇西人,将领骁勇,士卒凶悍,我只是出其不意而破之,斩获不多,并未摧毁他们的有生力量。如果行动迟缓,让他们撤回城中,薛仁果加以安抚,重新组织起来,就不容易对付了。所以我才急于进攻,迫使他们士众崩溃、逃回陇西。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2501-250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上午9:48:15
西秦的众降将原本只是迫于形势而降,可以说人降心未降,而如今他们却亲身感受到了李世民超乎常人的气度与胸襟,不禁被他的恩威所慑服,于是皆愿为其效死。此外,李世民还收降了薛仁果帐下的黄门侍郎禇亮,此人颇具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2501-250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上午9:48:20
西秦的众降将原本只是迫于形势而降,可以说人降心未降,而如今他们却亲身感受到了李世民超乎常人的气度与胸襟,不禁被他的恩威所慑服,于是皆愿为其效死。此外,李世民还收降了薛仁果帐下的黄门侍郎禇亮,此人颇具时望,日后也成了“秦王府十八学士”之一。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2568-256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上午9:58:29
“义士之志,不因生死存亡而改变。公必不听,伯当自应与公同死!只恐吾之一死无益于公。”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2713-2715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上午11:06:02
退而求其次,先把九锡搞到手,以此试探朝臣们的态度。所谓九锡,实际上就是历代天子专门赏赐给功臣的九种特殊礼遇和器物。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王莽、曹操、司马昭都接受过九锡,这是历代权臣的专利品,是他们篡位称帝的敲门砖。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2800-2801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上午11:15:32
外面已经传来了王世恽急不可耐的催促声。杨侗知道自己该上路了。他最后在佛前一拜,说:“愿自今已往,不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110-311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2:12:43
除了感谢那条毒蛇和那只老鼠之外,除了说未来的天子自有天命之外,我们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或许我们只能说——老天爷也许并不像我们所认为的那样始终对这个世界不闻不问。关键时刻,他老人家还是会出手的,只不过有时候执行天意的不一定是讨人喜欢的天使,而是让人讨厌的蛇和老鼠罢了。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122-3128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2:14:42
唐王朝在河东的最后一块筹码就只剩下驻守柏壁的李世民了。而最早驰援河东,却连一场胜仗都没打过的裴寂就在这时被李渊召回了长安。 表面上李渊以丧师辱国的罪名把裴寂交给了有关部门进行审理,可没多久就把他放了,不但官爵依旧,而且宠遇更厚。 什么叫宠臣? 这就叫宠臣,做对了事就加官晋爵、重重有赏,做错了事也可以忽略不计、既往不咎!其情形类似于我们今天的国企老总——尤其是那些善于把企业搞破产的老总。 当初的刘文静兵败浅水原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175-318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2:18:16
窦建德强忍心头的怒火,以一种常人少有的高姿态当众宣布赦免了李盖。在这一刻,仁者的非凡胸襟、智者的深谋远虑以及王者的雍容气度同时在他身上熠熠闪光。 这就叫人格魅力! 在这样一个领袖的统治之下,无怪乎当时的河北呈现出了一派安居乐业的太平光景。史称窦建德积极“劝课农桑”,发展生产,打造了一个繁荣安定的社会局面,致使“境内无盗,商旅野宿”。(《资治通鉴》卷一八八) 从一个开国帝王所应具备的综合素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264-326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2:23:47
是李世民卓越的军事才能,还是他强大的个人魅力?或者是他大唐二皇子的身份和地位? 这些固然是重要的,但肯定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李世民给予他们一视同仁、毫无保留的信任。 这些英雄豪杰都不是第一天出来打天下的,他们也跟随过各种各样的老大,所以他们凭直觉就能断定,什么样的信任是作秀和有保留的,什么样的信任是真诚和无保留的。在李世民身上,他们体验到的无疑是后者。李世民对他们毫无保留的信任让他们体验到了一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264-326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2:23:58
是李世民卓越的军事才能,还是他强大的个人魅力?或者是他大唐二皇子的身份和地位? 这些固然是重要的,但肯定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李世民给予他们一视同仁、毫无保留的信任。 这些英雄豪杰都不是第一天出来打天下的,他们也跟随过各种各样的老大,所以他们凭直觉就能断定,什么样的信任是作秀和有保留的,什么样的信任是真诚和无保留的。在李世民身上,他们体验到的无疑是后者。李世民对他们毫无保留的信任让他们体验到了一种弥足珍贵的安全感。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274-327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2:24:19
也许李世民正是意识到了这一切,才会始终坚持这样一个原则——既然这个世界上的很多老大都在人为地制造风险,那么自己何妨做一个主动承担风险、让人有安全感的老大呢?换句话说,在征服人心的战场上,或许真诚才是最温柔且最锋利的武器,信任才是最无形且最坚实的铠甲。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307-330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07:56
德国著名军事学家克劳塞维茨把“胆量”称为“促使人们在精神上战胜极大危险的一种可贵的力量”。 也就是说,胆量首先要求的并不是战胜敌人,而是战胜自己——战胜自己对敌人和死亡的恐惧。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309-331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08:02
克劳塞维茨曾说,对于军人而言,“从辎重兵和鼓手直到统帅,胆量都是最可贵的品德,它好比是使武器锋利和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309-331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08:08
克劳塞维茨曾说,对于军人而言,“从辎重兵和鼓手直到统帅,胆量都是最可贵的品德,它好比是使武器锋利和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309-3310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08:11
克劳塞维茨曾说,对于军人而言,“从辎重兵和鼓手直到统帅,胆量都是最可贵的品德,它好比是使武器锋利和发光的真正的钢”(《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362-336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12:26
我们说过,一个人如果愿意对别人付出足够的信任,回报的虽不一定是超值的感恩,但一定会是等量的忠诚。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352-336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12:49
因为刚刚收降的那一批以寻相为首的刘武周旧部居然在这个时候纷纷逃离了军营。 而且一逃就逃得精光,只剩下一个尉迟敬德。 唐军将士大为愤慨,立刻将尉迟敬德囚禁。 李世民的“信任原则”遇到了严峻的挑战。 曾经劝告李世民不要轻易付出信任的屈突通、殷开山等人这回抓住了把柄,再次警告李世民说:“尉迟敬德骁勇绝伦,如今既已将他囚禁,他肯定会心怀怨恨,留他必有后患,不如干脆把他杀了!” 可李世民却不以为然。他说:“尉迟敬德如果要逃早就逃了,岂会等到寻相这帮人都跑了,他还不跑?” 李世民随即下令释放尉迟敬德,并且单独召见他,还拿出了一笔钱,对尉迟敬德说:“大丈夫既然意气相投,就不必因小小的嫌隙介怀,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听信闲言、残杀忠良,这点你应该知道。如果你果真要走,这笔钱就做你的路费,聊表一时共事之情。” 老大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尉迟敬德除了感激涕零之外,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们说过,一个人如果愿意对别人付出足够的信任,回报的虽不一定是超值的感恩,但一定会是等量的忠诚。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539-354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32:39
他目光炯炯地注视着所有将领,作出了他的总结发言:“王世充连遭重挫,粮食告罄,上下离心,根本无须我军力攻,稳坐城下便可摘取战果。窦建德新近攻破孟海公,将骄兵惰,我军若据虎牢,无异于扼其咽喉。若其冒险争锋,我军取之甚易;若其狐疑不战,旬月之间,世充自溃。我军一旦拿下洛阳,士气自然倍增,一举两克,在此一战!若不速进,让窦建德攻占虎牢,刚刚归附的所有城池必将重新沦陷;窦、王两军合力,其势必强,怎么可能会师老兵疲,让我军有机可乘呢?” 李世民最后斩钉截铁地说:“不必多言,吾意已决!”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615-361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38:04
虎牢之战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场著名战役。 李世民仅以数千骑兵破窦建德十余万众,堪称以少胜多的经典。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692-369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1:44:26
这就叫“恩威”。 这是任何一个政治领袖驾驭臣子的最基本手段。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799-3803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3:35:04
众所周知,李世勣复叛投唐后,窦建德并没有杀李盖,而是力排众议将其赦免;对待淮安王李神通,窦建德也一直是礼遇甚周,只是将其软禁在下博(今河北深州市东南),并没有把他关进监狱;至于李渊的妹妹同安公主,窦建德更是对她奉若上宾,并早在武德三年八月便已派人将其送回长安。总而言之,窦建德对待李唐的高级战俘可以说是仁至义尽,对此人们有目共睹。按照常理,他完全有理由从李渊父子这里获得相应的回报。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3970-3979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3:51:47
这种不安分也许并不完全是一种出人头地的功利欲望,或者说不完全是一种“理智的计算”。如果说对刘黑闼来讲,再次起兵更多的是为了摆脱一亩三分地的束缚,重新争取更为广阔的生存空间的话,那么对高开道和徐圆朗来说,这种灵魂的不安分则显得更为典型。因为随着他们在李唐政权中身份和地位的提升,再次造反的成本也随之提高了,再也不像第一次造反那样——唯一的成本就是贱命一条;换句话说,他们需要顾虑的东西比以前多得多。 因此,倘若纯粹出于理智计算的话,他们未必会步刘黑闼之后尘。由此可见,促使他们再度起兵的原因除了现实利益的计算之外,或许还有一种不断打破现状、努力寻求改变的“生命的冲动”。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它是某种意义上的自我实现。当然,这种所谓的自我实现对他们本人来讲可能是模糊的、不自觉的,更多的只是表现为一种躁动不安的生命能量。但这却是一种推动他们不断往前走的强大能量。不管是不愿当农民,还是不愿当总管,这种灵魂深处的不安分是这群人身上共有的标志,也是他们最根本的生命动能。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4040-4042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3:56:17
这句话既夸奖了李靖,同时也夸奖了李渊自己。因为他把李靖所取得的战绩说成是他故意使用激将法的结果。所谓“使功不如使过”,意思就是与其用功勋去激励下属建功立业,还不如适当给他一些压力,让他感觉自己有过失,然后他才会加倍努力以求将功补过。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4094-410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4:00:21
李孝恭败逃时丢弃了大量的军资器械,梁军士兵纷纷弃舟登岸,哄抢战利品。李靖见梁军混乱,当即挥师反击,大破梁军,乘胜追至江陵,杀入外城,并迅速攻占水城,俘获舰船一千余艘。李靖建议将这些舰船放入江中,任它们向下游漂去。众将领大惑不解,纷纷表示反对。他们说:“破敌所获,理当为我所用,奈何弃之,以此资敌?” 在这种时候,人和人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 准确地说,一介武夫和一代名将的素质差异就是在这里分野的。 在墨守成规的将领们看来,军舰就是打仗用的,怎么能抢到手以后再把它还给敌人呢? 可在李靖看来,这批战利品还有一个更大的用途,可以用它们一举击溃下游梁军的军心和斗志,让他们彻底放弃援救江陵的打算。 这就叫不战而屈人之兵! 眼见众将领依旧是一脸迷惑不解的神情,李靖耐心地解释说:“萧铣所据之地,南到岭表,东至洞庭,其军队数量仍然很大。我们孤军深入,如果不能及时攻克江陵,等敌人援兵四集,我们必将陷入腹背受敌、进退两难的困境,就算拥有这些战船,又能起什么作用?如果我们将这些舰船放弃,让它们蔽江而下,各地梁军见之,必然以为江陵已经陷落,不敢轻进;即便派人侦察,一来一往至少也要十天半月,到时候我们早已拿下了江陵。”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4094-4106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4:00:24
李孝恭败逃时丢弃了大量的军资器械,梁军士兵纷纷弃舟登岸,哄抢战利品。李靖见梁军混乱,当即挥师反击,大破梁军,乘胜追至江陵,杀入外城,并迅速攻占水城,俘获舰船一千余艘。李靖建议将这些舰船放入江中,任它们向下游漂去。众将领大惑不解,纷纷表示反对。他们说:“破敌所获,理当为我所用,奈何弃之,以此资敌?” 在这种时候,人和人的差距就体现出来了。 准确地说,一介武夫和一代名将的素质差异就是在这里分野的。 在墨守成规的将领们看来,军舰就是打仗用的,怎么能抢到手以后再把它还给敌人呢? 可在李靖看来,这批战利品还有一个更大的用途,可以用它们一举击溃下游梁军的军心和斗志,让他们彻底放弃援救江陵的打算。 这就叫不战而屈人之兵! 眼见众将领依旧是一脸迷惑不解的神情,李靖耐心地解释说:“萧铣所据之地,南到岭表,东至洞庭,其军队数量仍然很大。我们孤军深入,如果不能及时攻克江陵,等敌人援兵四集,我们必将陷入腹背受敌、进退两难的困境,就算拥有这些战船,又能起什么作用?如果我们将这些舰船放弃,让它们蔽江而下,各地梁军见之,必然以为江陵已经陷落,不敢轻进;即便派人侦察,一来一往至少也要十天半月,到时候我们早已拿下了江陵。”
==========
血腥的盛唐 (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王觉仁)
- 您在位置 #4138-4144的标注 | 添加于 2018年4月3日星期二 下午4:02:30
即便萧铣率领江陵军民与唐军血战到底,但他除了把江陵变成第二个洛阳之外,除了像王世充那样制造出一座饿殍(piǎo)遍野的人间地狱之外,又能如何呢?他能挽回王朝覆灭的命运吗? 显然不能。 他也许会多撑一些日子,但败亡的结局绝对无可挽回。 既然如此,那么萧铣在最后时刻的表现就不仅令人同情,而且令人感佩。身为帝王,在王朝覆灭前夕考虑的并不是如何保全自己的权力和生命,而是如何避免满朝文武和治下百姓遭到屠戮和劫掠,这样一个帝王即使在他的世界里失去了所有,也仍然会在血腥灰暗的史册中留下一抹亮色——一抹与人性和良知有关的亮色。 仅此一点,萧铣就值得我们敬佩。


在战火中,李世民战胜了王世充这样的军事强人,战胜了窦建德这样的人心向背,同时,在隋末这片战火中也成就了大唐盛世的诸多条件。

1. 人:在这样的战火中洗礼出来的,是秦王李世民其人。战火淬炼出李世民过人的心胸,用人不疑的器量,大防为不防。 在人这个范畴,

首先,成就的是帝王,战火中的威望和自信,以及用生命换来的器量与决胜千里的果决自信。战场上毫厘之差都是性命攸关,李世民作为天选之人,决胜的谋略、毒辣的识人、坚毅的自信、宽广的胸怀,都被短暂却激烈的战场所锻炼出来,也正是王世充、窦建德以及各个地方称帝的力量用自己的优势与李世民相拼,被埋葬的是他们被成就的是李世民的博采众长;

其次,成就的是名将。在战火中成就的是凌霄阁二十四功臣的文武股肱。司徒、赵国公长孙无忌、司空、扬州都督、河间元王李孝恭、司空、莱国成公杜如晦、司空、相州都督、太子太师、郑国文贞公魏徵、司空、梁国公房玄龄、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右仆射、申国公高士廉、开府仪同三司、鄂国公尉迟敬德、特进、卫国公李靖、特进、宋国公萧瑀、辅国大将军、扬州都督、褒忠壮公段志玄、辅国大将军、夔国公刘弘基、尚书左仆射、蒋忠公屈突通、陕东道行台右仆射、郧节公殷开山、荆州都督、谯襄公柴绍、荆州都督、邳襄公长孙顺德、洛州都督、郧国公张亮、光禄大夫、吏部尚书、潞国公侯君集、左骁卫大将军、郯襄公张公谨、左领军大将军、卢国公程知节、礼部尚书、永兴文懿公虞世南、户部尚书、渝襄公刘政会、光禄大夫、户部尚书、莒国公唐俭、光禄大夫、兵部尚书、英国公李勣和徐州都督、胡国公秦琼。这些功臣在为难中力挽狂澜,于倾覆间克敌制胜,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经历和功勋,但相同的是这个时代的雷霆万钧和战火硝烟催生了这些人。

最后,成就了一只唐朝铁军。无论怎样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和平时期的军队再怎么理想化也无法和战场洗礼的相提并论。多年的反叛与战斗中的战火,淬炼出的是唐朝铁血的步兵和铁骑。这也是为什么唐朝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可以击溃突厥、平定高丽的基础。

2.思想,人的行为短期可能是一时兴起,但是长期必然回归理性需求,而支撑的是思想的上下一直,在唐朝盛世是因为时代的思想奠定。

首先,在这样一个时代,李世民胡、汉共治的思想除了源于其自身血统,也源于对这个世界的全球化思考。

其次,经过血的洗礼,中华大地上孕育起了铁血的精神脊梁和期盼和平修养生息的内心向往。这样的思想基础不是靠简单的宣传就能达到的。必须用血来祭奠,这样的对和平的珍惜和誓死的保卫成就了唐朝内部的虽然节度使节度但是短期的基于镇痛下的审慎和基于保卫和平的艰苦卓绝的战斗决心和意志品质。只有这样的思想基础,才能支撑军队大破薛延陀等,爬雪山、过草地、穿沙漠这是我们先祖在唐朝那样的条件下就已经敢于完成和胜利的事儿,在疲惫不堪下能发起冲锋和进攻,这种意志品质不是简单的战火可以达成,因为这些将士内心有时代潜移默化沉淀下的思想基础。

最后,上下一心的开扩和包容,成就了超前的《血腥的盛唐2》中的国际局势,早期的联盟组织,唐朝成为联盟的首脑,用自己的经济、政治、军事、文化为基础号令四方,仲裁全球。中华的大一统局面可以充仕途的人员来看到,你可以看到唐朝的多民族官吏、多民族或者联盟军队统一调度。


说完了上面,还是想说一下杨广,这个理想主义者的愿望和战略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忽略了现实的因素,而且缺乏对现实的妥协和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

首先,开凿京杭大运河、三征高丽,这两件事儿,一件事儿办成了,千古收益。另一件把自己的政权搭进去了。回首看李世民协太子亲征高丽可以看出,战略上征伐高丽是两个朝代两个君主共同的政治决断和需要。可惜啊,一个人的失败成就了另一个朝代的另一位帝王。

其次,在征伐高丽失败后,心灰意冷的杨广没有厉精图治,而是南下江都,做一个埋头的鸵鸟。我们看到隋末战争的时候,各地隋军还是有一大批赤胆忠心的人,哪怕是最后瓦岗军和李渊、窦建德做大,其实江都的军队被宇文化及统御下还是有战斗能力,何况如何杨广在,东都的杨桐以及王世充都是需要被节制的,两处合兵,未尝不能浴血重生一个隋朝,但这位理想主义者选择了退却,心灰意冷接受败局。

最后,这个理想主义的君主,认为泥腿子上不了厅堂的思想转眼看还是对的。泥腿子是不能最终成就伟业,但是可以掀起波澜,燃起一个王朝的灭亡序曲。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然会说这样的话:

炀帝见幼子被杀,料自身难保,遂对虔通说:“天子自有死法,不劳妄加刀锋。快取鸩酒来,待朕服毒自尽。”虔通摇头说: “鸩酒未备,不能应命。还是用刀自刎了罢!”炀帝没有答应,他自解练巾,授与虔通。虔通方将练巾套入炀帝脖颈。

一个不忍帝王血如大地,遭来上天震怒的所谓『荒淫无度』的君王,是带有一个理想化文人的不甘和自尊吧。可惜啊,这就是百无一用是书生,有些时候能屈能伸方能成就大义啊。事事思虑怎能成就伟业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血腥的盛唐的更多书评

推荐血腥的盛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