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以色列,还在的和正在散去的

桃童默默呛
2018-04-06 看过

东方以色列,是损友Cat,讲起他对新加坡的观感。意思是,很多不同肤色,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一起生活。但,好像没中东那么多暴力冲突,(*^__^*) 嘻嘻……

2018戊戌年初一,桃童在坡国国家博物馆hangout,出了门还念念不忘的是一段李光耀的影片:这里不分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只有新加坡人。

在《李光耀回忆录》P031,找到相关的背景资料,

“1965年8月新加坡独立时,就有记者问我新加坡是不是另一个中国,我告诉他,这绝对是错误的,新加坡不是华人的国家,也不是马来人的国家,印度人的国家,或混钟人的国家,新加坡是新加坡人的国家,不分种族、不分宗教、不分语言、不分文化,是所有有公民权的新加坡人的国家。”

这样子,怪不得!

在新加坡短短8天的逗留中,桃童应该有和8个母语不同的人讲上话,普通话、粤语、日语、韩语、印度(各种语言)、马来语、欧陆(各种语言)~当然见到有华人特征的居多,但越发地意识到,不要随意讲华语,还是说英语好,会觉得比较自在,并且周围的人想加入对话,也能随时进来。

目前见过最多语言标示的医院导向牌。坐在pharmacy of clinic 1看着有华人外表的药师和不同肤色的患者做用药说明,coooool~

午饭里最治愈的一顿,日本火山拉面,服务员的母语是日文,自己就英文和日文夹杂着一起点餐

讲方言,认同乡的这些做法,并不适合。如果长久在这边生活,还是坚持华语优先的心态,想必会失去一个打开眼界和心怀的机会,那就只能原地踏步,生活也会滋生各种困扰。

在中国里头,被称为“地方主义”的问题,或许就跟这种文化习惯有关。回顾二战时的纳粹,放眼世界的地区冲突,似乎也从中滋生。新加坡若然没有强硬地推行这些语言政策,90%是不可能成为亚洲四小龙,也不能让我们这些游客悠然地度假。

《李光耀回忆录》P030

“我们的议员后来经常提醒华社,要看清新加坡的地理环境。新加坡要生存,必须实行多元种族的政策,语言、宗教及教育一律平等。”

“锡兰(斯里兰卡的旧称)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哪里僧加罗人和淡米尔人过去都以英文作为彼此的共同点,互相来往。后来,由于占人口80%的僧加罗人语文成为官方语文,于是占人口20%的淡米尔人就被排挤,锡兰自此陷入长期动乱。这种制造麻烦的行动,新加坡是绝对不允许的。”

后来,李光耀政府也逐渐扶持一定比例的华语学校,不过人家着重的是文化修养,华校的中学课程就请来了有桃童偶像在内的学人团当顾问

《李光耀回忆录》P098

“1982年,副总理兼教育部长吴庆瑞到美国邀请对于儒家思想有研究的熊玠、唐德刚、杜维明、余英时、许倬云、吴元黎、许烺光七位学人,把孔孟学硕,撷取精髓,融进中学课程,并把它翻译成英文……”

这一路上,脑海中不能停下将新加坡和香港作对比,虽然地理和历史背景不同,但也算是东方以色列吧,不过香港感觉越来越“特区”。和卜巳林去香港,他就常说感觉和大陆没啥区别了,桃童也不想争辩,脱口而出:“那很好啊,好适应。”至于新亚书院那时留下来的文化根基,桃童一次去三联书店的荃湾地铁站买余英时先生的书,那个新亚迷的店长,就跟桃童感叹香港也没几个二十来岁的小孩知道钱穆~

新加坡的回程依然停靠在香港机场,再回深圳,心念正在散去的东方以色列,hold住~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李光耀回忆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李光耀回忆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