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人们 爱的人们 8.1分

转自己的zine:300-301爱的人们

x3
2018-04-06 01:39:36

300-301 爱的人们 ”在车轮的响声中,所有的声音都像被抹杀了似的变得很轻,在窃窃私语声中,章子的话音传得清晰,而牧田的声音却模模糊糊的难以听清。“ 小小假日,纵然往常周末已经足够悠闲,多了一天的时间,才来了假期的感觉。 倒也能放开心里的拘束,也顺便放开肚子。广州的夜半,吃茶啃包,看个书。 许久没看川端康成,再捧起来时,泉水无味却冰凉清爽的感觉依旧。 《爱的人们》便是如此。 不需要《爱的艺术》里弗洛姆喋喋不休的思辨论证,没有《爱情笔记》中德波顿戏谑的矛盾与欢愉。上述这番论断着实偏激了些,但翻阅完川端康成还没回过神的我,便是要武断这么一回。谁教他们的笔下的爱中,承载着过载的重量呢。 川端康成叙说的人们,轻飘飘的,轻声絮语。人们间的爱,也显得比棉絮还轻些,大约像是樱花——还未来得及对它吹上口气,花瓣就自顾自的飘散了。 最喜的应是《夜间的骰子》,读来有丝丝伊豆的气味。不同身份的年轻人间,无视着阶层差异所带来的间隔,默默地掷着骰子:”掷出五个一的话,代表我会和他谈恋爱。“末了自然是兴高采烈地掷了出来,便也止于掷了出来。 五个骰子”一“面朝上,整齐地排成一排,码在舞女白皙粉嫩的手心里,那时是没

...
显示全文

300-301 爱的人们 ”在车轮的响声中,所有的声音都像被抹杀了似的变得很轻,在窃窃私语声中,章子的话音传得清晰,而牧田的声音却模模糊糊的难以听清。“ 小小假日,纵然往常周末已经足够悠闲,多了一天的时间,才来了假期的感觉。 倒也能放开心里的拘束,也顺便放开肚子。广州的夜半,吃茶啃包,看个书。 许久没看川端康成,再捧起来时,泉水无味却冰凉清爽的感觉依旧。 《爱的人们》便是如此。 不需要《爱的艺术》里弗洛姆喋喋不休的思辨论证,没有《爱情笔记》中德波顿戏谑的矛盾与欢愉。上述这番论断着实偏激了些,但翻阅完川端康成还没回过神的我,便是要武断这么一回。谁教他们的笔下的爱中,承载着过载的重量呢。 川端康成叙说的人们,轻飘飘的,轻声絮语。人们间的爱,也显得比棉絮还轻些,大约像是樱花——还未来得及对它吹上口气,花瓣就自顾自的飘散了。 最喜的应是《夜间的骰子》,读来有丝丝伊豆的气味。不同身份的年轻人间,无视着阶层差异所带来的间隔,默默地掷着骰子:”掷出五个一的话,代表我会和他谈恋爱。“末了自然是兴高采烈地掷了出来,便也止于掷了出来。 五个骰子”一“面朝上,整齐地排成一排,码在舞女白皙粉嫩的手心里,那时是没什么电器吧,光线只能源自烛火或月光。单单在脑中想象这般情境,就痴痴地发笑呢。 笑啥?存在在川端作品中定格,或叫刹那的美吧。他的作品场景总是缺乏连贯性,一张张的平常景象平淡的铺在面前。总是仿佛听到他轻叹口气”哎,就这些了。您儿,慢慢赏吧。“于是我也就缓缓坐下,看看平常街景:动车里独自玩乐的混血小女孩、新婚旅行轮船上挥着手帕的人们、女人忍不住抚摸的右颈上的黑痣…… 若将抽出的所有爱的人们的爱的景象,放回到生活情境中,似乎看不到爱意。更多的,像是冷漠。 但经过抽离的审视后,才发现:互相平静的呼吸,或者叹息,也变得可以接受起来。 或许不理解总是常见的,但熟悉的呼吸,恋上了便不再能抛开。 川端笔下的人们,平凡的很呢。 谁不是。 行吧,从300写到了301,也罢。 对了,广州温度尚且宜人,请享受南京暂且的雨天与寒凉吧。武汉的酷暑是几近无可躲避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爱的人们的更多书评

推荐爱的人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