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3分

日常笔记

1
2018-04-05 23:52:50

《1984》

一个意识到贫穷的孩子由于虚荣而感到痛苦,是成人所不能想象的。

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遭遇是什么。(想到了有人说的,贫穷使人麻木,他们仿若行尸走肉,不知自己身处何地。现在看来,他们知道自己的处境,他们想要更好的生活。)

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国家社会主义。

极权主义掌握了现代政治的统治手段,包括政治组织,社会生活,舆论工具,艺术创作,历史编纂甚至个人思想和隐私,无一不在一个有形和无形的老大哥的全面严密控制之下。

那张留着黑胡子的脸从每一个关键地地方向下凝视。在对面那所房子的正面就有一幅,文字说明是:老大哥在看着你。

你早已这样生活了:你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是有人听到的,你做出的每一个动作,除非在黑暗中,都是有人仔细观察的。

你怎么能同未来联系呢?从其性质来说,这样做就是不可能的。只有两种情况,要是未来同现在一样,在这样的情况下未来就不会听他的,要是未来同现在不一样,他的处境也就没了任何意义。

千篇一律的时代,孤独的时代,老大哥的时代,双重思想的时代,向未来,向过去,向一个思想自由,人们各不相同,但生活并不孤独的时代——向一个真理存在,做过的事不能抹掉的时代致敬。

他至少要明确知道,它的存在是否被发现了。夹一根头发太明显了。于是他用手指尖蘸起一粒看不出的白色尘土来,放在日记本的封面上,如果有人挪动这个本子,这粒尘土一定会掉下来的。

现在他母亲坐在他下面很深的一个地方,怀里抱着他的妹妹。他一点也记不得他的妹妹了,只记得她是个纤弱的小婴儿,有一双留心注意的大眼睛,总是一声不响。她们两人都抬头看着他。她们是在下面地下的一个地方,比如说在一个井底里,或者在一个很深很深的坟墓里,但是这个地方虽然在他下面很深的地方,却还在下沉。她们是在一艘沉船的客厅里,通过越来越发黑的海水抬头看着他,客厅里仍有些空气,她们仍旧能看见他,他也仍旧能看见她们,但是她们一直在往下沉,下沉到绿色的海水中,再过一会儿就把她们永远淹没不见了。他在光亮和空气中,她们却被吸下去死掉,她们所以在下面是因为他在上面。他知道这个原因,她们也知道这个原因,他可以从她们的脸上看出她们是知道的。她们的脸上或心里都没有责备的意思,只是知道,为了使他能够活下去,她们必须死去,而这就是事情的不可避免的规律。

如果党能够插手到过去之中,说这件事或那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那么这肯定比仅仅拷打或者死亡更加可怕。

谁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

如果除了你自己的记忆以外不存在任何记录,那你怎么能够确定哪怕是最明显的事实呢?

你所知道的只是,每个季度在纸面上都生产了天文数字的鞋子,但是大洋国里却有近一半人口打赤脚。每种事实的记录都是这样,不论大小。一切都消隐在一个影子世界里,最后甚至连今年是哪一年都弄不清楚了。

她做的只是在报纸上查找已经化为乌有,因而认为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人的姓名,然后把这些人的姓名删去。这是让她来做可说相当适合,因为她自己的丈夫就在两年以前化为乌有了。

维瑟斯已是一个非人,他并不存在,他从来没有存在过。

(到底有没有老大哥这个人?他的一切都是假的。人们捏造了他的话语,形象。这不过是个大阴谋,整个国家的人民自欺欺人,他们捏造了这个人,他们又相信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

(又开始怀疑起中国了,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与作者笔下的世界太相似。究竟有没有雷锋,有没有王小二,这些人物是真是假?历史上的那些事件又是几分真几分假。)

一个小时前还没有想到过的奥吉尔维同志,如今已成了事实。他觉得很奇怪,你能够创造死人,却不能创造活人。

我们的工作是决定语言的最后形式——也就是大家都只用这种语言说话的时候的形式。我们的工作不是创造新词,而是消灭老词儿,我们把语言削减到只剩下骨架。

如果一个词不过是另一个词的反面,那有什么理由存在呢?以“好”为例,反面是“坏”,也就是不好。

新话是世界上唯一的词汇量逐年减少的语言。它的目的是缩小思想的范围,最后使得大家在实际上不可能犯任何思想罪。

正统的意思是不想——不需要想。正统即没有意识。(想想自己,这半年来,思维贫瘠。除了不读书,或者说不读书也是因为高压政策下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她只喜欢你听话,不需要你有别的思想。你只能被迫臣服。他们不需要反抗者,不需要建议者,更不需要聪明人,一台机器是最好的。)

在他们的哲学中常识成了一切异端中的异端。可怕的不是他们由于你不那么想而杀你,可怕的是他们可能是对的。如果过去和客观世界只存在于意识中,而意识又是可以控制的,那怎么办?(对于真实,虚假已没了探究的欲望,映射在我大脑皮层里的就是我的感觉,不在乎真假。只在乎自己的感受,这是最真实的。)

所谓自由就是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承认这一点,其他一切就迎刃而解。(自由是可以说显而易见的客观事实。)

他想,在所有从外表看来似乎是英雄或悲剧的场合,情况也是这样的。在战场上,在刑房里,在沉船上,你要为之奋斗的原则,往往被忘掉了,因为身体膨胀起来,充满了宇宙,即使你没有吓得瘫痪不动或者痛得大声嚎叫,生命也不过是对饥饿,寒冷,失眠,对肚子痛或牙痛的一场暂时的斗争。(我们不能太依靠肉体,肉体是为了生存下去可以牺牲一切的。)

不仅是一个人的爱,而是动物的本能,简单的不加区别地欲望,这就是能够把党搞垮的力量。

性生活的剥夺能够造成歇斯底里,而这是一件很好的事,因为可以把它转化为战争狂热和领袖崇拜。

如果目标不是活命而是保持人性,那最终有什么不同呢?

在我们这一辈子里,不可能发生什么看得见的变化。我们是死者。我们的唯一真正的生命在于将来。我们将作为一杯黄土,几根枯骨参加将来的生活。

等级社会只有在贫困和无知的基础上才能存在。

(这个社会并不是没有钱,只是统治阶层有意识的拉开贫富差距,这样才能有阶级,低阶级的人们会为了生存奋斗,不会去读书,他们就不会想反抗。所以社会就稳定了。)

如何维持经济的轮子继续转动而又不增加世界上的真正财富。那么如何消耗过多的物资,只有靠打仗了。

战争计划总是以在满足了本国人口最低需要后把可能剩余的物资耗尽为度。

真正永久的和平同永久的战争一样。

最好的书是把你已经知道的东西告诉你的书。

过去并不客观存在,它只存在于文字记录和人的记忆中,凡是记录和记忆一致的东西,不论什么,既是过去。

双重思想指有意说谎,但又真的相信这种谎言。

过去存在于记录和回忆之中。现实是某种客观的,外在的,独立存在的东西。(现实会变成过去。存在会变成非存在。)

现实存在于人的头脑中,不存在于任何其他地方。(这点是我的哲学思想啊,哈哈。所有的物质非物质,都存在于我的脑中,所有的感受都只有我的大脑有感应才会发生。不然它毫无意义,它就不存在。)

没有人会为了废除权利而夺取权力。权利不是手段,权力是目的。建立专政不是为了保卫革命,反过来进行革命是为了建立专政。迫害的目的是迫害,拷打的目的是拷打。权力的目的是权力。(真相了……)

权利是集体的,个人只有在停止作为个人的时候才有权力。所谓权利乃是对人的权利,是对身体,尤其是对思想的权利。

我们所以能控制物质,是因为我们控制了思想,现实存在于脑袋里。

地球的年代人类一样长久,一点也不比人类更久。怎么可能比人类更久呢?除了通过人的意识,什么都不存在。(此时此刻,我告诉自己要冷静。先看看网上唯心主义的定义,嗯,没错了。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唯心者。想想自己的哲学历程,嗯,柏拉图,迪卡尔, 黑格尔,叔本华,都是典型的唯心主义者。怪不得作者的观点这么符合我的思想。……我要看马哲。)

(或许与纯粹的唯心主义还是有些不同,对我来说,客观世界是存在的。只是,当我能感受到的时候它存在,当我感受不到的时候,它对我就没有意义,对我来说也就不存在。)

除了通过我们自己的头脑之外,我们对任何东西有什么知识呢?一切事情都发生在我们的头脑里,凡是在头脑里发生的事情,都真的发生了……(真实,虚假,又到了这个话题。真假?在我的脑海里存在的就是真。)

看完了,感觉自己被洗脑了。在那种时代,只有努力让自己跟着党的思想,放空自己的一切才能更自由。就比较羡慕那些出生就在党统治之下的人了,思想比较纯净。

无所谓警示,教育啊什么的。人性一直是这样的黑暗,在那样的环境之中,所有人的选择都一样。其实我们都知道,亲情,友情,爱情都比不过人性。我们之间有感情,但是这份感情很脆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