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 人间失格 8.2分

国华书院讲书预告第107期:《人间失格》

国华书院
2018-04-05 看过

讲序:国华书院讲书预告第107期

代 码:107-180210

名:《人间失格》

作 者:太宰治(日)

翻 译:杨 伟

间:2018年02月10日(礼拜六)

点:吕梁·國崋書院

讲:杨国华

标题:不可思议的太宰治

1926年,即民国十五年,四十五岁的鲁迅写他青年时期在日本仙台留学的恩师藤野先生。鲁迅说自己受幻灯片事件影响,要离开仙台,藤野当时面有哀色,似乎想说话但竟没有说,临别前送给鲁迅一张自己的相片,背后写“惜别”二字。

1944年,是昭和十九年,日本战时内阁情报局,为了将“大东亚共荣”的宣传文艺化,诏集部分作家进行文学创作,三十五岁的太宰治接受这一邀请,随后他阅读了鲁迅全集,并赴仙台访察鲁迅当年留学踪迹,最后写成一本日式鲁迅传记,书名就取自藤野给鲁迅相片背后那两个字“惜别”。表面看,太宰治似乎完成了政治任务,但实际上,太宰治是通过写鲁迅再次对自己进行内心剖白,除了表达对鲁迅的敬意,更多的反思了军国主义。

藤野先生们走了,鲁迅们走了,太宰治们也走了,人世痛苦和欢乐的源泉,可能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惜别。今次,我们捧读太宰治最有影响力,也是他最后一部作品《人间失格》,体验什么叫做残酷而永恒的青春文学。他的人,他的文,他的生,他的死,均称得上“离奇”二字。

在日本,太宰治与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并称为二战后日本三大文学高峰,但太宰治无疑是最独特,也是最纪实的的那一位。有人说,阅读太宰治的书,可能就是阅读此刻或曾经自己内心最深处,最颓废的那个自己。没有彷徨过的青春不叫青春,没有颓废过的崛起不叫崛起,每个人内心深处都可能藏着一个太宰治,或有过一个太宰治。我们心中或明或暗,都存有懦弱的一块,被他无声地侵袭,无从回避。

这真是“直面惨淡的人生”。

日本国土从北往南,基本由四个大岛组成,分别是北海道、本州岛、四国岛、九州岛。位于本州岛东京都城市圈的三鹰市禅林寺,春夏之际,这里林荫浓郁,干净整洁,寺庙后面整齐排列着很多墓碑,其中一座即是太宰治和他的妻子的墓碑,对面是他尊敬的日本前辈作家森鸥外(1862—1922)的墓碑(此人对德国文学造诣颇深)。太宰治生前曾对人说,希望死后能埋在森鸥外的旁边。文人相轻也相重,这让我想起,章太炎先生(1869—1936)生前也是希望死后能葬在张煌言(1620—1664)墓侧,活着不能同代,死后也要朝夕相处,这真是誓死追随呀。

1948年6月13日,太宰治走失,六天后,人们发现他和崇拜自己的女读者在一条小水沟自溺身亡,时年三十九岁。时至今日,每年的6月19日,全球各地的读者前去禅林寺纪念太宰治,自杀前的一个月,他完成了短篇小说《樱桃》,所以这一天也被称为樱桃忌。

太宰治,本名津岛修治,1909年出生,父亲曾任国会议员,同时经商,母亲多病,家里孩子多,无力照顾。这是个家教森严的旧式家庭,太宰治自小由婶母和保姆照顾,这对他后来的性格成长有很大影响。

在《人间失格》中,他写家中吃饭时,“全家老小,一日三餐,在规定的时间内聚集到阴暗的屋子里,井然有序的摆好饭菜,即便没有食欲,也得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嚼着饭粒。”

他对人类的失望,源于小时候的一次见闻,他父亲所属政党有一位名流到他们的小镇演讲,父亲致开场词,演讲结束,听众们三五成群在回家路上对演讲品头论足,“信口开河地说着演讲会的种种不是,其中还掺杂着一个和父亲过从甚密的人的声音。说什么我父亲的开场致辞拙劣无比,那位名人的演讲也让人云里雾里,不得要领,等等。更可气的是,那帮人居然顺道拐入我家,走进客厅,脸上一副由衷的喜悦表情,对父亲说,今晚的演讲会真是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甚至当母亲问男佣们今晚的演讲会如何时,他们也大言不惭地回答说,真是太有趣了。而正是这些男佣们刚才还在回家途中叹息说,没有比演讲会更无聊的了。”

太宰治说,双方相互发射暗器,却又颇为神奇地毫发无伤,相安无事,好像没有发现对方在欺骗,这种干净利落而又纯洁开朗的不信任案例,在人类生活中比比皆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信心活下去,真是令人费解。在恶人的映衬下,太宰治也假装适应这种恶,但假装毕竟是假装,时间久了,他说:“我已经丧失了做人的资格,我已经彻底变得不是人了。”

十五岁时,父亲病逝,家道中落,此后,文学、爱情、酗酒、革命、自杀,贯穿太宰治的生命。太宰治在日本文学史上很有名,相比于他的作品,他的死更加有名,短短三十九年的生命中,他竟然自杀了五次,可能是日本死的最多的作家,他几乎把死当做一种行为艺术,反复加以实践,以期完美,终于在1948年圆满完成。太宰治不但自杀次数多,还经常有女人陪他自杀,最后一次随他自杀的女子是他的忠实读者。

日本人似乎有一套对死亡进行审美的文化系统。一百年来,日本知名作家自杀的大概有这么些位:北村透谷,1894年自杀;有岛武郎,1923年自杀。芥川龙之介,1927年自杀;太宰治,1948年自杀;三岛由纪夫,1970年自杀;川端康成,1972年自杀;夏目簌石是自杀未遂。逝者有自己的尊严和想法,对于自杀行为,我无意贬损,更无意赞美,只是不太理解。

我们的文化系统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等,你看,我们这些人活的也很累,但就是咬牙坚持着,只要上帝不叫,永远不主动报道,呵呵。太宰治说,人生无常如水流,河畔柳枝何须愁。我续两句,待到明年春光时,一树繁华映心头。(文/杨国华)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间失格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失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