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 笑傲江湖 9.3分

林平之,被困在湖底的少年。

科西嘉大魔王
2018-04-05 23:13:20

六月下旬的杭州,小雨连绵,雨水像刚抽了芽的麦芒,细细密密地洒落在西湖之上,荡起一圈圈涟漪。趁着雨势,渔家赶早地上了船,只见他一洒、一收之间,网中便捕中许多鱼,靠老天爷垂怜,最近的收成尚算丰余,这些靠水吃饭的渔民们,划船弄桨也比平日里卖力许多。

雨水自云间飘下,穿过清风,洒落在渔夫的蓑帽上,再沿着帽檐,滴进湖中,随着水流滑过鱼儿的鳞片,慢慢下沉,掠过水草的根茎,躺在了湖底的淤泥之上。

它以为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的最底端,殊不知,在它之下,在厚厚的淤泥掩盖的湖心深处,还狱押着一位少年,他叫林平之。

读过《笑傲江湖》的,或是看过老版电视剧的人,大都艳羡于令狐冲的潇洒不羁、岳灵珊的可爱痴情、任盈盈的善解人意,甚至岳不群的伪君子形象,也深入人心,南越国会中辩论之时,常有议员指责对方是“岳不群”(伪君子)或“左冷禅”(企图建立霸权者),可见这些反派角色,在金庸的笔下也栩栩如生。

而贯穿开篇至结尾的一个人物——林平之,却总是被忽略。

林平之是谁?福建省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的独子。古代的镖局,类似于如今的快递公司,而福威镖局的基业不仅遍布江浙闽粤,到了林震南这一代,更打通了华

...
显示全文

六月下旬的杭州,小雨连绵,雨水像刚抽了芽的麦芒,细细密密地洒落在西湖之上,荡起一圈圈涟漪。趁着雨势,渔家赶早地上了船,只见他一洒、一收之间,网中便捕中许多鱼,靠老天爷垂怜,最近的收成尚算丰余,这些靠水吃饭的渔民们,划船弄桨也比平日里卖力许多。

雨水自云间飘下,穿过清风,洒落在渔夫的蓑帽上,再沿着帽檐,滴进湖中,随着水流滑过鱼儿的鳞片,慢慢下沉,掠过水草的根茎,躺在了湖底的淤泥之上。

它以为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的最底端,殊不知,在它之下,在厚厚的淤泥掩盖的湖心深处,还狱押着一位少年,他叫林平之。

读过《笑傲江湖》的,或是看过老版电视剧的人,大都艳羡于令狐冲的潇洒不羁、岳灵珊的可爱痴情、任盈盈的善解人意,甚至岳不群的伪君子形象,也深入人心,南越国会中辩论之时,常有议员指责对方是“岳不群”(伪君子)或“左冷禅”(企图建立霸权者),可见这些反派角色,在金庸的笔下也栩栩如生。

而贯穿开篇至结尾的一个人物——林平之,却总是被忽略。

林平之是谁?福建省福威镖局总镖头林震南的独子。古代的镖局,类似于如今的快递公司,而福威镖局的基业不仅遍布江浙闽粤,到了林震南这一代,更打通了华中、华北走镖的路子,放在现在,这规模也算是一家知名企业了。

所以,林平之是个实打实的富二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

来看看原著怎么描写他的:

“当先一匹马全身雪白,马勒脚蹬都是烂银打就,鞍上一个锦衣少年,约莫十八九岁年纪,左肩上停着一头猎鹰,腰悬宝剑,背负长弓,泼喇喇纵马疾驰。身后跟随四骑,骑者一色青布短衣。”

这是对林平之出场的描写,锦衣白马,悬剑擎苍,活脱脱一个玉树临风的少年,再加上显赫的出身,放在哪本小说里不是主角?

紧接着,林平之在酒摊中为受调戏的姑娘打抱不平,失手杀了青城派的弟子,福威镖局因此受到青城派的报复,林平之双亲被掳,镖师厨子个个惨死,镖局也被洗劫一空后烧毁。

侥幸逃脱的林平之为救父母翻山越岭、饥寒交迫,却不愿偷取农家种的果子充饥。后来误被农妇误会偷鸡,盛怒之下也不忍出手伤人。可见,林平之虽然家境殷实,可修德习礼并不输于儒生,是一个落魄时仍然坚守道德的好少年。

可他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青城派的阴谋,为的是谋取他家祖传的神功:辟邪剑谱。

后来,在衡山之会上,林平之跪拜名驼木高峰,乞求对方能帮助自己报仇雪恨,不料木高峰也为了剑谱和青城派掌门余沧海争斗,全然不顾他的死活。直到岳不群出手相救,林平之随即拜入华山派。

像是多米诺骨牌的连锁反应,林平之一脚踏入这第一个圈套,立刻就被卷入到江湖纷争之中,成了书中最悲剧的人物。

父母双亡后,林平之开始变得敏感多疑。他不相信令狐冲口中林震南的遗言,他猜忌小师妹是岳不群派来他身边的卧底,他一心只想着找到辟邪剑谱,为父母报仇。

也是在改投华山之后,他逐渐见识到“君子剑”岳不群阴险狡诈的一面。这个曾经亲手救下他的师父,却给令狐冲安上莫须有的罪名,为了盟主之位拨弄心计,抢到辟邪剑谱后还欲杀他灭口。

至此,林平之再也不是那个行侠仗义的少年了。

在一剑刺死岳灵珊前,他是这样说的:

“我不要你可怜,谁要你可怜了?林平之大仇已报,剑术已成,什么也不怕!等我眼睛好了以后,林平之雄霸天下!什么岳不群,令狐冲,什么方证和尚、冲虚道长,都不是我的对手!”

林平之为什么不想别人可怜?

因为他遭受的冷眼恶待,他经历的蹂躏欺骗,已经不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能承受得住的。他最后的善良,在岳不群刺向他的那一剑时,也耗尽了。

他不需要他人的怜悯。

很少有人评林平之这个角色,即使谈到,也喜欢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笔带过。

林平之无罪,罪在他拥有辟邪剑谱,让江湖之人垂涎。仔细想想,这理由何其牵强。就像土改年代,打地主分田地,地主因为拥有土地就该被判罪吗?困难年代的地主和寻常百姓一样,连盐也吃不上。

《笑傲》可以是一本武侠小说,也可以被解读为一本政治寓意很强的作品。

小说里的左冷禅、岳不群、方证冲虚、东方不败甚至余沧海,都是活跃在武林中的政客。他们中的一部分,为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玩弄权术,还有一部分虽看重权势,却也坚守着道德底线。像令狐冲、衡山掌门莫大,也可看成是意求避世的隐士。

那么,如果怀璧无罪,罪在哪里?

在我看来,罪在求璧之人。余沧海等欲图剑谱之人,才是罪人。

他们夺取剑谱,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抱负,可他们的抱负是什么?岳不群美其名曰光大华山派,但为了当选五岳剑派掌门,他自宫习剑,人性扭曲。左冷禅也想当五岳掌门,为的什么?方证冲虚看的很清楚:吞武当、灭少林,一统江湖。

况且,这算是抱负吗?“合并五岳,一统江湖”只是他们坐上象征权力的铁王座必须的手段罢了。当一千人对你阿谀奉承时,你就想要一万人对你俯首称臣;当一万人对你俯首称臣时,你就想要整个世界对你顶礼膜拜。

这些人,不乏经天纬地,武功高强之人,可如果实现自身抱负的代价是践踏摧毁他人的幸福,甚至生命,这些求璧者们,和希特勒有差吗?而林平之,和法西斯刀下的亡魂有差吗?

很多人的黑化并不是一蹴而就,也许恶人也曾经历过苦难,亦未可知。就像林平之,他本可以无忧无虑地度过自己的年少时光,然后娶妻生子、继承家业,在江湖上也能拥有一席之地,只因为掌权者的贪婪,他就得家破人亡,葬送大好前程,好一个“怀璧其罪”!

练得辟邪剑谱后的林平之,固然算不上好人了,甚至这份复仇的怒火也烧过了头,化成了邪恶的欲望。

后来,林平之也想称霸武林,一统江湖。

当你与深渊互相凝望时,请想想自己的初心,它不会使你误入歧途。

最后,我打算引用原著里的一段描写,是任我行杀掉东方不败,复辟后的场景:

任我行以前当日月神教教主,与教下部署兄弟相称,相见时只是抱拳拱手而已,突见众人跪下,当即站起,将手一摆,道“不必......”心下忽想:“无威不足以服众。当年我教主之位为奸人篡夺,便因待人太过仁善之故。这跪拜之礼既是东方不败定下的,我也不必取消。”当下将“多礼”二字缩住了不说,跟着坐了下来。

不多时,又有一批人入殿参见,向他跪拜时,任我行便不再站起,只点了点头。

令狐冲这时已退到殿口,与教主的座位相距已遥,灯光又暗,远远望去,任我行的容貌已颇为朦胧,心下忽想:“坐在这位子上的,是任我行还是东方不败,却有什么分别?”

只听得各堂堂主和香主赞颂之词越说越响,令狐冲站在殿口,太阳光从背后射来,殿外一片明朗,阴暗的长殿之中却是近百人伏在地下,口吐颂辞,他心下说不出厌恶。

书中最后一章,令狐冲将林平之关在了西湖底下的黑屋之中,这个他和任我行呆过的地方,不见阳光的地方,迎来了第三个主人。

如果你问林平之,为了报仇自宫习剑,双目皆瞎后悔吗?他肯定回答不。

在我眼中,林平之还是那个锦衣白马的少年,在他余生的时光里,面壁思过时,是否会想起当少堂主时的开心时光呢?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蕾梅黛丝去哪了

你的期待值得被满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笑傲江湖的更多书评

推荐笑傲江湖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