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华书院阅读导读第112期:《沉默的大多数》

国华书院
2018-04-05 23:04:55

讲序:国华书院阅读导读第112期

代 码:112-180324

名:《沉默的大多数》

作 者:王小波

间:2018年03月24日(礼拜六)

点:吕梁·國崋書院

讲:杨国华

标题:不顺人情

朵朵,是妹妹的孩子,适值一周岁生日,丽星带丁丁回运城以贺。

夜深,丽星发来一张图片,是一本书上的某一页,纸薄而粗粝,一看就很有年代感,我知道这是母

...
显示全文

讲序:国华书院阅读导读第112期

代 码:112-180324

名:《沉默的大多数》

作 者:王小波

间:2018年03月24日(礼拜六)

点:吕梁·國崋書院

讲:杨国华

标题:不顺人情

朵朵,是妹妹的孩子,适值一周岁生日,丽星带丁丁回运城以贺。

夜深,丽星发来一张图片,是一本书上的某一页,纸薄而粗粝,一看就很有年代感,我知道这是母亲的专用书籍,书名叫什么,想不起来,但内容显得非常专业而偏门,除了和我有关的那几十个文字以外,我对这本书没有任何兴趣,奇怪也不奇怪的是我母亲一辈子几乎只看这一本书,是的,这是她的枕边书,在这方面她绝对是专家。

那张图片上有段话是这样写的:“五行属大海水,林下之猪。为人刚直,不顺人情。财谷不缺,六亲疏远。自立权衡则晚景胜前,乃兴家创业之命。女人持家,牲畜兴旺,具福寿绵长之命。”

我印象中,好像还有一段说我命带桃花,从事文化事业。小学的时候,就模模糊糊知道这是说一个人有女人缘,但那时候,把身边的女孩子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丝毫感受不到桃花到底在哪里。至于文化事业,当时小,想不明白,也根本不关心。

恍惚觉得这些都是忽悠人的,不然,一个人的命运居然被清清楚楚摆在一本书里,提前让你看到,岂不太可怕?日子过起来岂不太没意思了?贾宝玉在太虚幻境里看到了金陵十二钗命运册,但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段故事,不是让红楼里的人明白的,而是让读者明白的,读者在读的时候会先知先觉的去看人世。

但如果我们对自己命运先知先觉,我就觉得不好玩。人对未来的信心,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无知。说远了,但这个书感觉又不像胡编乱造,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阅读——带给我最初的思辨性体验也由此产生,说白了,就是半信半疑,将信将疑的状态。

今时再读上面那段话,“牲畜兴旺”,不知从何讲起,我养乌龟,养鱼,都养不住,换了一茬又一茬。“六亲疏远”,暗自忖度,似乎确实如此。多年前在烟台某寺庙,迎面走来一僧人,驻足短语,突然冒出一句话:“施主不是吃家乡饭的”,说的我莫名其妙。

日前,有人问我为何不回运城做书院,说那边文化底蕴更加深厚。我说,可能有的人生来注定就是要背井离乡,远走高飞。就在我写下这句话的时候,又突然想起毛姆在《月亮和六便士》中写的一段话,他说:“我总觉得有些人没有出生在正确的地方,偶然的命运将他们丢到特定的环境里,但他们总是对某个不知在何处的家乡念念不忘,他们是生身之地的过客。”我对吕梁并非念念不忘,只是多了随遇而安,当下即家的意思。

“不顺人情”这个评语,我觉得准,且情有独钟。

我不知道也不在乎命理学上怎么解释这四个字,仅从字面上揣摩开去,我愿意把这理解为“不顺人之常情”,也可以理解为“逆向思维”。我喜欢这种独家的私人解释,就好比“牧心者牧天下”,听起来很有仁者王天下之意,但在我眼里,看重的是“牧”字,取其有心无意之间,收放自在之意。

人之常情,往往是一时之风尚之潮流,我的“不顺人情”就成了逆流而动,有时简直是逆龙鳞,至少也是冷眼旁观,将信将疑。

刚上大学那会,看到校园里明目张胆买卖英语四六级考试答案,老师照本宣科,总之与我想象中的大学不一样,我想象中该是什么样,也不清晰,但最起码不应该是我看到的这样。看着挤过高考独木桥的众多天之骄子,虽然自己也是其中一子,但高兴不起来。这俨然是成功者的队伍浩浩荡荡往前走,我却坐了下来,思考一些看起来毫无用处的问题,比如,自己为什么要上大学,自己到底该往哪里走等等。

再比如,世人都以为开个辅导班就是搞教育,或者开个学校就是搞教育,在我的“不顺人情”下,就觉得教育不该那样简单而粗暴,教育不应该只是死记硬背,教育不应该除了考试还是考试,教育应该是点燃彼此的激情,教育应该是人和人之间的事情,教育应该是从培养一个爱读书的人开始。

又比如,有家长一边觉得让孩子参加读书会挺好,一边又觉得让孩子参加考前丛林式训练很有必要,然后问我能不能届时专门请假给他延期去冲刺。我的态度是要么免费听,这是我对孩子的情谊,要么缴费但不给你延期去冲刺,在我的“不顺人情”之下,缴费意味着你认同我的理念,在孩子还不知阅读为何物的时候,我不想让你给他一种认知,也就是阅读比考试还重要。

从功利角度讲,没有一样不比阅读重要的。当下阅读的大敌,恰恰就是这种功利思想。学习固然会给人职业生活带来很大帮助,但是把学习当成投资,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态度了。当你担心输在起跑线上的时候,你已经输了,你输在了担心上,你的担心会像病菌一样迅速异变为控制,进而失控,焦虑,再控制,最后陷入“加强管理”的死穴。

因为如果孩子不跳出课本,不经常阅读,那就无从说起他对知识有稳定的兴趣。阅读是对学生进行智力教育的重要手段。木心说过一句话,大意是,世人追捧的人和事,私下里,他多持怀疑态度,事后看,这种怀疑往往是对的。读书如果不能够开阔视野,不能够训练思考力,不能够砥砺自心,不能够坚持自我,不能够树立怀疑精神,那读书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杨绛先生在《我们仨》中说她家里藏书丰富,苏联铁幕后面的书也有,他们阅读面非常广,所以人心惶惶时,他们并不惶惶然。

有没有大家不惶惶然,甚至精神抖擞,目标明确,集体发癔症的时候呢?有,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中写自己插队当知青时,有一些军代表,他们是单纯的好人,他们认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用来学习毛泽东思想是正确的,是应该的。勤学的最大两个表现就是早请示,晚汇报。毛氏思想自有他独步天下的妙处,但是一旦用这种威权手段强迫人学习,再好的东西都会引人反感。今天这种情况还有没有呢?答案就不用我说了吧,你比谁都明白。

沉默的大多数,有人是真糊涂,像老黄牛一样,听着鞭子响,默默往前走,像梦游一样;有人是装糊涂,左右逢源,闷声发大财,它怕叫出声来惊醒了梦游的。我之所以推荐《沉默的大多数》,是因为王小波他是那不顺人情的极少数。

做沉默的大多数还是不顺人情的极少数?这是个问题。(文/杨国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沉默的大多数的更多书评

推荐沉默的大多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