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记忆 守望记忆 评价人数不足

守望谁的记忆(重点:1、刘骁纯记叙《中国美术报》2、1950年的国画改造)

Javen
2018-04-05 22:29:58

很有趣、很个人化的一本文章汇编。难以看出汇编的理由在哪里,东一枪、西一炮,到了最后一篇文章知道了:原来是为了汇集以守望“灵魂、思想与记忆”;说穿了,也不是汇集某一脉络下的灵魂、思想与记忆,而纯粹是汇集编者王工自己选择的东西。同时,从编者自己行文风格来看,这样的乱炖倒也符合他的风格。他的行文中,大词用得不少,滥情尽力抒发,逻辑跳跃,驴头马嘴,不知所言。倒是激情澎湃,细想开来,却内无实物;这样的行文风格用于编辑上,出现这本文集,也便可以理解了。更为尴尬的是,本书不少地方意在宣扬自己、以及宣扬编者的父亲王森然先生(尤其在插图配图上……)。王老先生的人生与事迹确实不太为人所知,也许是历史的盲点,但是被儿子这么架空抬举,实在不是什么高明的招数。如此投入心力,反而坑爹,实在令人遗憾。

编者的水准不能全然代表文集中文章作者的水平。刘骁纯、曹庆晖等诸位老师的回忆、研究尽显谦谦君子的学者风度,其文风格朴实而内容充分,下面略记述:

刘骁纯先生的《对“中国美术报”的历史记述》读之令人感怀。他记叙了办报的始末、中途的波折与最终的停刊。这个表面上“全民所有制单位”,实际上毫无国家支持,背后尽管是直属国务院文化部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很多研究所的研究院成为了板块编辑和供稿人),由私人集资(个人名义立据向院里借了20万开办费,共5人承担经济责任),1985到1989年发行了200余期。到了最后阶段,即停刊后收回的总共款项,他们发现已经通过生产教学幻灯片、刊登广告以及办下属的艺术公司以收取管理费等措施,实现了盈利——可惜,仍然逢1989的事件而终刊。在这些波折中,额外的工作、微薄的收益想必是常态,但是这些有理想的社长(张蔷)、编辑(刘骁纯、水中天、栗宪庭、高名潞等)、作者们(各地的供稿人)生生记录当时中国的美术界生态,且栏目众多,学术有标准,却也老少皆宜,从文人画、建筑到新潮现代美术,无所不包。尤其是1986年刘骁纯作为主编提出“群贤办报”,更使得报刊的各个年轻编辑尽显所能——而栗宪庭、高名潞正是在这样的语境下,在老一辈的宽容与庇护下,作为较为年轻的批评家崛起的。佩服这些艺术实践者!尽管停刊,无法维系,他们却留下了史料,供后人继续参看。

曹庆晖研究了“徐悲鸿学派”的来龙去脉,从北平到南京复归北京,是很好的参考资料。

关于国画以及国画在1950年代的改造,葛玉君、杭春晓的研究共三篇文章都比较具体,尽管援引的史料很多重复(标注清晰,不算抄袭)。做国画改造的研究,可作参考。犹记得“写生”作为现实主义的表现要求由艾青等人提出,成为了新时期国画改造的重要方向。

改革开放后艺术状况由高名潞和栗宪庭的介绍文章统领,在概述了艺术群体和思潮之后,出现了“无名画会”和“星星画会”的几篇一手资料,即艺术家的自述。赵文量、杨雨澍、王克平、黄锐献身说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守望记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