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对《伊里亚特》的改写可谓愚蠢透顶

艾辉
2018-04-05 21:40:27

在一位希神同好的豆列中发现了这本书,原本特洛亚题材的小说就为数不多,大卫·盖梅尔的特洛伊系列竟有三部之长,这对于一个英语废来说是难以抗拒的诱惑.然而伴随着未读部分的减少,我对这套书的兴趣越来越低,抱着有始有终的执念勉强读完的第三部更是其中糟粕最多的一部.不知是不是原作者去世的原因,第三部的风格虽大体与前两部相仿,人物形象却有了相当大的扭曲,观感则更差。

书后的推介语提到这是一部”历史小说”,是对《伊里亚特》的改写。然而通篇阅读下来,我实在难以找到文中的人物与荷马史诗、《诗系》中人物除名字外的相似点。不知作者从何处获得了埃涅阿斯这个和飓风的英文读音近似的别名,但他成功地将《埃涅阿斯纪》中几乎没有人物形象的罗马先祖塑造成了书中这位大义凛然,有勇有谋,对绿了自己为国捐躯的好友毫无愧疚还乐在其中的赫利卡昂。安德萝玛刻也从《伊里亚特》中为衬托海伦、帕里斯这对放荡情侣(其实并不)而塑造的赫克托尔的忠贞妻子的扁平形象,转变成了一位临危不惧,坚忍不拔,自带弓术外挂和逆后宫气场,对绿了自己为国捐躯的丈夫抱有不失礼貌的愧疚但依然乐在其中的立体形象。不同于戏剧《特洛亚妇女》中的柔弱形象,她(和

...
显示全文

在一位希神同好的豆列中发现了这本书,原本特洛亚题材的小说就为数不多,大卫·盖梅尔的特洛伊系列竟有三部之长,这对于一个英语废来说是难以抗拒的诱惑.然而伴随着未读部分的减少,我对这套书的兴趣越来越低,抱着有始有终的执念勉强读完的第三部更是其中糟粕最多的一部.不知是不是原作者去世的原因,第三部的风格虽大体与前两部相仿,人物形象却有了相当大的扭曲,观感则更差。

书后的推介语提到这是一部”历史小说”,是对《伊里亚特》的改写。然而通篇阅读下来,我实在难以找到文中的人物与荷马史诗、《诗系》中人物除名字外的相似点。不知作者从何处获得了埃涅阿斯这个和飓风的英文读音近似的别名,但他成功地将《埃涅阿斯纪》中几乎没有人物形象的罗马先祖塑造成了书中这位大义凛然,有勇有谋,对绿了自己为国捐躯的好友毫无愧疚还乐在其中的赫利卡昂。安德萝玛刻也从《伊里亚特》中为衬托海伦、帕里斯这对放荡情侣(其实并不)而塑造的赫克托尔的忠贞妻子的扁平形象,转变成了一位临危不惧,坚忍不拔,自带弓术外挂和逆后宫气场,对绿了自己为国捐躯的丈夫抱有不失礼貌的愧疚但依然乐在其中的立体形象。不同于戏剧《特洛亚妇女》中的柔弱形象,她(和哈莉西亚、普里阿摩斯一样)有着对抗训练有素的士兵的能力。为了洗白已经做了正面塑造的特洛伊方,英雄时代宝贵的通常只用来书写皇家文档的泥板被大量地用于帕里斯及其妻子的观鸟游戏中。而帕里斯完全从违背主宾之礼,令人神共愤的诱拐犯的形象中脱身,海伦也不再是那位或被强迫或自愿地背叛了丈夫却依然不愧为人间最美的女人。后者剥去神秘的面纱,作为一位容貌普通的母亲自杀了(值得一提的是,就算在最有利于作者的版本即史诗《库普里亚》中,海伦和帕里斯也只有一个儿子)。作者随后以清奇的思路解释了她被吟游诗人歌唱为“最美”的原因。

反观希腊方,除奥德修斯外的诸将领均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抹黑。轻者如曾身为联军毒瘤的卡尔卡斯、狄俄墨德斯直接人间蒸发,稍重者如墨涅拉奥斯(虽然已经被很严重的抹黑了不过横向和索福克勒斯乃至电影《特洛伊》相比根本不算什么,第二部中甚至还有保持原本形象的趋势,可惜第三部的作者完全无视了卡利阿德斯对前者曾经的评价)、墨涅斯透斯被无来由地塑造成恶役并附赠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结局,以及完全消却了英雄诗系中的口才和威望,变得毫无尊严的涅斯托尔。被抹黑最严重的当属主帅和佩琉斯了,佩琉斯从欧里庇得斯开始就是被重点吹的对象,《安德萝玛刻》中老当益壮的君王、《书藏》中独当一面的英雄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在现代,fate系列中也将他描写成和阿喀琉斯的英勇相称的父亲。这种及其罕见的褒扬并不存在于大卫·盖梅尔的《特洛伊》中,他最值得吹的“娶了一位女神”这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但这不是重点。阿伽门农的形象既不像狄俄君一样先是平稳发展后期无辜被黑,也不同于他弟弟只因和“斯巴达”沾边就出现形象断崖式崩塌,他受到的一直是褒贬不一的再创作。他在《奥瑞斯特亚》三部曲中作为战胜归来的贤王登场,《埃阿斯》中的他虽和主角分属对立阵营,却能保持以坚毅统帅全军的人民牧者形象,当然,作为一场“不义”战争的发动者,莎士比亚、乔叟等人也没忘记对他的贬斥。本书延续了众多二十世纪以来的二次创作作品的风格,对他进行了一波无脑黑并装出一副黑得很有道理的样子。初登场时主帅就被冠以“战争之王”的称号,先不论这个称号与荷马的“阿特柔斯之子,人民的牧者,权力广泛的阿伽门农”孰优孰劣,被这位战争之王灭过国的斯巴达等地的守军的智商是有多低?安排在决斗中下毒这种低劣手段的国王形象早以和荷马的主帅大相径庭,然而在一场不论哪方获胜都于己有利的决斗中蹩脚地下毒,即使祭祀没有失误围观群众也绝对会将真相猜测个八九不离十。安排墨涅多斯这样明明和对手势均力敌却中了希波战争中波斯军队在萨拉米斯中的计的无能军官,统领一群训练有素却连敌方要塞的完全破坏都做不到的士兵……诸如此类的捉急情节不胜枚举,这就是你所谓的“战争之王”吗?作者总是先大力地吹书中主角的敌人的实力,然而笔力不济难以给“敌人”写出相称的行动,而主角方的普通战士乃至老弱妇孺却总能以一当十唯一一次成功作战还是靠的改编木马计。荷马留下了如此优秀的人物塑造和背景创设任君采撷,而作者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后果可想而知了。

通篇散发的自以为是的气息令人作呕,掩盖了优秀文笔的光辉。原来最恶劣的作者不是“搜集一切有利于主角的相关考据和一切不利于主角对手的相关考据”,而是“对主角相关的部分资料进行阅读,对主角对手丝毫不进行考据完全凭借自己的心情胡乱改写”的类型。

编辑一下,想到赫利卡昂的出处了,原来是作者偷的安特诺尔儿子赫利卡昂的名字,敢问作者您对台风的执念就那么深吗?更讽刺的是安特诺尔在各种版本均有不同程度的支持阿开奥斯阵营的倾向(毕竟不是每位作者颠倒黑白都如此轻车熟路的),算是现世报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特洛伊3·诸王陨落的更多书评

推荐特洛伊3·诸王陨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