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定的圆满——读《蒙马特遗书》

Luna96
2018-04-05 21:16:16

是以慎重的心态在重读,有点担心读完。不过也买了《邱妙津日记》,稍微让心安顿一点。 她的描写真惊人啊。“……一瞬间以她的裸体面对着我,我下体湿润一片,心脏加速怦跳,阴部紧紧地抽搐……单纯的肉欲降临到我身上……” 看到的时候被这种欲望书写顿住了,然后反复阅读了几遍。高中时似乎完全没有注意过这段话,更没有想过这段话里的生命力和欲望力多么丰满、成熟,而且坦然地彰显出来。 “找到一个人,然后对她绝对。”在这样的绝对之下,被“绝对”对待着的人是怎样的心态呢?便越来越好奇絮的心态……是同文艺家们的情人与妻子一样被剥夺,还是以收藏珍玩的眼神打量她,或者只是单纯的逃跑……读到了絮给邱妙津写的书信的那一刻,愁怨一下子,一下子把我压住了。 她的书信,太轻太浅了……一下子就看出来,她爱文学、爱艺术等等都没有达到哲学的高度。只是因为恍惚的“审美”而已。怀疑她也是从审美层面去理解邱妙津和她的爱的,所以一时为光辉所震撼,在看到阴影,甚至在看到阴影之前就承受不住这炫目。 她写的信里有一句话最认识到了她们关系的本质——不是“equal to equal”的。是的,她们精神世界不对等,现实世界不对等,精神与现实世界的冲突不对等。她是因为

...
显示全文

是以慎重的心态在重读,有点担心读完。不过也买了《邱妙津日记》,稍微让心安顿一点。 她的描写真惊人啊。“……一瞬间以她的裸体面对着我,我下体湿润一片,心脏加速怦跳,阴部紧紧地抽搐……单纯的肉欲降临到我身上……” 看到的时候被这种欲望书写顿住了,然后反复阅读了几遍。高中时似乎完全没有注意过这段话,更没有想过这段话里的生命力和欲望力多么丰满、成熟,而且坦然地彰显出来。 “找到一个人,然后对她绝对。”在这样的绝对之下,被“绝对”对待着的人是怎样的心态呢?便越来越好奇絮的心态……是同文艺家们的情人与妻子一样被剥夺,还是以收藏珍玩的眼神打量她,或者只是单纯的逃跑……读到了絮给邱妙津写的书信的那一刻,愁怨一下子,一下子把我压住了。 她的书信,太轻太浅了……一下子就看出来,她爱文学、爱艺术等等都没有达到哲学的高度。只是因为恍惚的“审美”而已。怀疑她也是从审美层面去理解邱妙津和她的爱的,所以一时为光辉所震撼,在看到阴影,甚至在看到阴影之前就承受不住这炫目。 她写的信里有一句话最认识到了她们关系的本质——不是“equal to equal”的。是的,她们精神世界不对等,现实世界不对等,精神与现实世界的冲突不对等。她是因为被爱才成就了她被描述的美善,才一度获得也被迫最终获得她想掠夺的“纯粹的感情世界”。 不过这也许是宿命吧……作为把自己生命献给爱情的艺术家,邱妙津或许就是在等待一个人,疯狂地爱上她,为她付出自己的一切,然后被背叛,全部都变得一文不名,自己的爱与思都被摒弃到最低的地步。 在这种最低、被现实抛弃到顶点的时候去爱、去思考,为骤然全然绽开的精神生命之花洒上心头血。一切都是“前定”。 从此达到自身艺术哲学的圆满,“最高峰”。 如果活着,ta的艺术生涯、哲学世界都会延展,ta的现实也会“上升”,没有多少意外。但是只有这个时刻,是ta现实和精神能完美谐和的时刻,宿命的谐和。为此ta不敢再等待,只能放弃让它们继续成长,这是何等的幸运与不幸! 前段时间读《遣悲怀》(纪德),谈这类人——这类把自己的现实生活和智识生活统一起来,当作哲学、艺术品在对待的人,他们的哲学是如何逼迫他们去死以证明他的哲学和他对他哲学的真诚信仰。“全然的、完美的真诚。”把自己的心献出来,用心头血写作,书写自己的生命和哲学。最后只能选择祭剑。随着哲学的成熟和膨胀,将吞噬它的主人。温柔的和聪明的人不会继续下去。前者不会为暴烈地证明,后者知道逃跑。邱妙津在青春时刻走向了自我完全,三岛由纪夫等到了更晚,仅此而已,但他们是一样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蒙馬特遺書的更多书评

推荐蒙馬特遺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