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性最丑恶的那一面

cocoa
2018-04-05 14:23:56

和平年代我们总是习惯把人往好的方面想,也确实没令我们失望,世界上的好人总是比坏人多的,但鲁迅先生却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国人的”,这句话其实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适用的,尤其是战乱年代——纳粹时期更是将人类的劣根性和残酷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能够冠冕堂皇的以种族为借口,如此残忍的明明是同胞的人类,为什么能够把人不当人看只当作一个实验品,为什么可以冷酷的分开千千万的家庭甚至让他们亲自把彼此送上黄泉路;为什么能够虚伪到披着伪善的外皮挂着释放的名义,却干着收割人命,抢夺死人财的勾当。在夜深人静之时,躺在死人堆上,感受到自己双手上粘稠温热的鲜血,不会觉得心虚内疚甚至害怕么。 在这个吃人的奥斯维辛营里,如果你不帮着他们做杀人的勾当你就会被杀害,这是怎样不平等的选择,但我们却无能为力。书中有说有时候光看着先进的实验室和自己的住所不会想到这是怎样的一个地狱,可能会更像是一个科学研究机构,他们所做的的也确实是研究工作,如果忽视研究对象的话,门格勒医生其实相比刽子手来说,更像是一个痴迷研究到了变态程度的科学狂人,他不在意手段以及对象,只在乎自己的研究成果,但其实换个角度来

...
显示全文

和平年代我们总是习惯把人往好的方面想,也确实没令我们失望,世界上的好人总是比坏人多的,但鲁迅先生却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国人的”,这句话其实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适用的,尤其是战乱年代——纳粹时期更是将人类的劣根性和残酷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能够冠冕堂皇的以种族为借口,如此残忍的明明是同胞的人类,为什么能够把人不当人看只当作一个实验品,为什么可以冷酷的分开千千万的家庭甚至让他们亲自把彼此送上黄泉路;为什么能够虚伪到披着伪善的外皮挂着释放的名义,却干着收割人命,抢夺死人财的勾当。在夜深人静之时,躺在死人堆上,感受到自己双手上粘稠温热的鲜血,不会觉得心虚内疚甚至害怕么。 在这个吃人的奥斯维辛营里,如果你不帮着他们做杀人的勾当你就会被杀害,这是怎样不平等的选择,但我们却无能为力。书中有说有时候光看着先进的实验室和自己的住所不会想到这是怎样的一个地狱,可能会更像是一个科学研究机构,他们所做的的也确实是研究工作,如果忽视研究对象的话,门格勒医生其实相比刽子手来说,更像是一个痴迷研究到了变态程度的科学狂人,他不在意手段以及对象,只在乎自己的研究成果,但其实换个角度来说,相比正常途径这样的研究确实是更加有效而准确,但把同类作为研究对象来裁决他们的生命确实是一件泯灭人性的事。但我其实有时候忍不住会想,把研究对象换成小白鼠而已,难道就算是一件高尚的事了么,生命的一切形式都是平等而有价值的,并不存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说法。但是,科学的来临必然是有价值,作为统治世界的高等生物我们必然会采取对自身更有价值的行为。 除此之外,文中更令我心痛的是人类的趋于安逸与麻木,除非死亡真正降临到自己头上,哪怕看着别人的悲惨命运,内心深处也明白这即将成为未来的自己的命运,也会忍不住抱有侥幸心理,让这暂时的安稳持续下去。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仅有一队的特遣队员选择了反抗,那些受害者,都选择冷漠的任这一切发展,到底是受害人还是加害人,奥斯维辛营里的那么多人,却没有人愿意反击,或许一个人是牺牲,两个人是牺牲,但数以万计数以百万的人如何是这些纳粹能够抵挡的,明明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死,但却为了苟活几天让更多的人遭遇暴行,让凶手兴风作浪,让暴行掩盖在熔炉的滚滚硝烟里。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也是人类最应该反思的一页。那些浩劫的见证者没有壮烈的反抗,只有用卑微的苟活和一辈子心灵的不安换来了世人能对这个历史的教训窥得罅隙。

69
5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逃离奥斯维辛的更多书评

推荐逃离奥斯维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