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多姿的生活,摇摇晃晃的人间

肉肉
2018-04-05 11:20:25

今天恰是正清明,脑海中不知为何想起余秀华写的一首诗,名为《茧》—— 埋你,也埋你手上的茧 这茧你要留着,黄泉路又长又冷,你可以拨弄来玩 如果你想回头,我也好认得 爸爸,作茧自缚,你是知道的 但是你从来不说出 对生活,不管是鄙夷或敬重你都不便说出来 作为儿女,你可以不选择 作为儿女,我一辈子的苦难也不敢找你偿还 埋你的时候,我手上有茧 作为一根草,我曾经多少次想给你 一个春天 不赞你以伟大,但愿你以平安 不会再见了,爸爸,再见 一路,你不要留下任何标志 不要让今生一路跟来

我的一位朋友失去了他的爸爸,当时我把这首电子诗截图给他看的时候,他哭了。他说:都怪你,一早上就让我哭,让我想起了我的爸爸。我想他。然后总结一句对我迁怒道:你好讨厌! 而我读完这首诗,心里也有块地方也莫名被撞了一下。今生父女父子一场,不求来世再相遇,只愿今生各安好。

余秀华写了很多很多诗,那句“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睡你”这句瞩目的话一度成为她的标签, 余秀华写了很多很多诗,那句“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睡你”这句瞩目的话一度成为她的标签,事实上那只是她的一小部分。 湖北的横店村:月色,河水,狗狗小巫,清晨,暮色,灯盏,村庄给

...
显示全文

今天恰是正清明,脑海中不知为何想起余秀华写的一首诗,名为《茧》—— 埋你,也埋你手上的茧 这茧你要留着,黄泉路又长又冷,你可以拨弄来玩 如果你想回头,我也好认得 爸爸,作茧自缚,你是知道的 但是你从来不说出 对生活,不管是鄙夷或敬重你都不便说出来 作为儿女,你可以不选择 作为儿女,我一辈子的苦难也不敢找你偿还 埋你的时候,我手上有茧 作为一根草,我曾经多少次想给你 一个春天 不赞你以伟大,但愿你以平安 不会再见了,爸爸,再见 一路,你不要留下任何标志 不要让今生一路跟来

我的一位朋友失去了他的爸爸,当时我把这首电子诗截图给他看的时候,他哭了。他说:都怪你,一早上就让我哭,让我想起了我的爸爸。我想他。然后总结一句对我迁怒道:你好讨厌! 而我读完这首诗,心里也有块地方也莫名被撞了一下。今生父女父子一场,不求来世再相遇,只愿今生各安好。

余秀华写了很多很多诗,那句“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睡你”这句瞩目的话一度成为她的标签, 余秀华写了很多很多诗,那句“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睡你”这句瞩目的话一度成为她的标签,事实上那只是她的一小部分。 湖北的横店村:月色,河水,狗狗小巫,清晨,暮色,灯盏,村庄给了她颇多的灵感。她的文字是跳动的,自然气息浓厚扑鼻的,情感浪漫动人的,自然生灵一样的产物,就像是一人走夜路害怕而必须得走下去时,遇到了一簇萤火虫团,跳动摇晃地把你吸过去,你的心头温暖一阵,被光团洗刷得清澈又感动。

我看过她的采访,摇摇晃晃地走路,却走进了一片摇曳多姿的天地。这片土地就是诗歌灌溉的世界,光怪陆离,五彩缤纷。她说:诗在很大程度上给了她很大的安慰。她的生活不能没有诗,每次在电脑前思索写诗的时候也是她最平静和快乐的时候。(大意)

人有了思想就会升腾起平静生活下的暗涌,继而痛苦,挣扎,茫然,不安。苦楚的放大加剧了对残酷生命的认识,爱恨交加的复杂裹挟于理想与现实之间。

于是《我以疼痛取悦这个人世》——

我注意到我身体的时候,它已经老了,无力回天了 许多部位交换着疼:胃,胳膊,腿,手指 我怀疑我在这个世界作恶多端 对开过的花朵恶语相向。我怀疑我钟情于黑夜 轻视了清晨 还好,一些疼痛是可以省略的:被遗弃,被孤独 被长久的荒凉收留 这些,我羞于启齿: 我真的对他们爱得不够

文字在她内心折射出一股“野”性子味,热烈,就像是打谷场里的她正在晒麦子,打谷子的味道,自然的芳香,浓厚的余香。

哪怕知道爱情和生活是什么样,向往的是什么,离别离去是什么滋味,看懂看透世间却依旧看不破尘世,心间的火无论热烈还是残留,何曾熄灭。“失眠是最深的梦寐,相思是更遥远的离别。人事辽阔。相聚如一只跷跷板,今生在一头,来世在一头。”。

“那些苦难恰到气氛,春天构成的蜜恰到其份,我是说身外的苦难和不平越来越多,交出痛苦让我羞愧,保持冷静也让我羞愧,我直立和弯曲,结果一样,你看到的部分也会一样,如果我在一条河里去向不明,我希望你保持沉默,在预定的时间里掏出黎明。”

诗人,凡人,诗人是凡人,凡人亦可成为诗人。

诗人以诗构筑诗意的世界,凡人以平凡度日面对生活。

那么,今夜,就不要再说苦难和荒芜了,因为生命的本质谈的真是够多的了。 我所希望的是装饰本质生命的门面,配以美好点滴和小小确幸。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光落在左手上: 余秀華詩選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光落在左手上: 余秀華詩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