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外传 飞狐外传 8.0分

人间不复见缁衣——要多少年,才能读懂《飞狐外传》

林蔚娆
2018-04-05 10:48:21

前阵子在豆瓣扫文,看了一堆心理学、文学史的东东,然后呆了一会儿,忽然翻起金庸小说里那本不怎么受读者待见的《飞狐外传》。

《飞狐外传》“不受待见”跟男主、女主、女配间“令人发指”的三角恋爱有关:

胡斐“纯粹因为”袁紫衣美艳泼辣,而对她单恋,然而袁紫衣却是个尼姑;

程灵素拥有各种美好的内在,然而“只因为”长得不好看,就单恋胡斐,到死都没有得到他的爱……

这种恋爱的破事,活像校园里屡见不鲜的戏码——校草总是爱着校花,然而校花不是你。最后校花忽然出国留学跑了,剩下校草一脸懵圈。校草虽然一脸懵圈,也还是不爱你的。

我们多数姑娘,都不是绝代佳人,被身边美艳泼辣的妖女们抢个风头啥的,乃是家常便饭。

——

再加上,袁紫衣是个尼姑,而且并不打算还俗,这实在不好做玛丽苏代入。

赵敏、黄蓉有大富大贵的家世加持,如果你是女读者,你幻想自己是个袁紫衣,下半辈子只能敲木鱼念经,那有什么意思呢?

就算是男读者,也不乐意幻想自己深爱一个女神,结果人家摘下发套露出一颗光头,毫不犹豫直奔尼姑庵而去,关起门来念经,下半辈子都没回头看你一眼。

所以在一般人的口碑里,袁紫衣

...
显示全文

前阵子在豆瓣扫文,看了一堆心理学、文学史的东东,然后呆了一会儿,忽然翻起金庸小说里那本不怎么受读者待见的《飞狐外传》。

《飞狐外传》“不受待见”跟男主、女主、女配间“令人发指”的三角恋爱有关:

胡斐“纯粹因为”袁紫衣美艳泼辣,而对她单恋,然而袁紫衣却是个尼姑;

程灵素拥有各种美好的内在,然而“只因为”长得不好看,就单恋胡斐,到死都没有得到他的爱……

这种恋爱的破事,活像校园里屡见不鲜的戏码——校草总是爱着校花,然而校花不是你。最后校花忽然出国留学跑了,剩下校草一脸懵圈。校草虽然一脸懵圈,也还是不爱你的。

我们多数姑娘,都不是绝代佳人,被身边美艳泼辣的妖女们抢个风头啥的,乃是家常便饭。

——

再加上,袁紫衣是个尼姑,而且并不打算还俗,这实在不好做玛丽苏代入。

赵敏、黄蓉有大富大贵的家世加持,如果你是女读者,你幻想自己是个袁紫衣,下半辈子只能敲木鱼念经,那有什么意思呢?

就算是男读者,也不乐意幻想自己深爱一个女神,结果人家摘下发套露出一颗光头,毫不犹豫直奔尼姑庵而去,关起门来念经,下半辈子都没回头看你一眼。

所以在一般人的口碑里,袁紫衣当之无愧地,入选“金庸笔下最烦人的女主角”。

正因为她如此“烦人”,她的爱慕者胡斐都要黑粉无数,就连胡斐后来找的女朋友苗若兰也跟着吃了不少挂烙。

——

上面这些,就是大众对《飞狐外传》的看法了。

甚至人云亦云,几成“盖棺定论”。

——

然而咱们心平气和地想一想:袁紫衣这个人,她究竟都干过什么呢?

抛开那些情情爱爱、小儿女的纠葛,袁紫衣这个人真正“足以写进历史”的事迹,是她连抢N个掌门令牌,并说服胡斐一起帮忙去抢更多,然后两个人“单”刀赴会,搅黄了朝廷的武林大会。

如果袁紫衣不这么做,那些被她抢了掌门之位的江湖草莽,就会带着自己的徒子徒孙去赴会,而那个大会,原本是一场大屠杀,意在将江湖人斩尽杀绝。

程灵素牺牲自己救了胡斐一条命,就成了读者心头圣洁的白月光。

可是袁紫衣千里独行、舍生忘死,她救了成百上千江湖人的命,你去网上搜一搜,她那名声却坏透了,跟无数网友巴掌底下的蚊子血差不多。

这位姑娘,可以说是相当冤枉了。

——

如同金庸笔下其他“妖女”一样,袁紫衣一出场,就是“毒辣诡谲”、“胡搅蛮缠”、“不择手段”。

跟金庸笔下其他“妖女”不同,袁紫衣冒着生命危险,背负着恶名,去搅黄那个武林大会,却完全是为了别人。

赵敏折腾,是因为她要保住蒙古王族的江山,是因为她自己就是王族一员;黄蓉折腾,是因为青春期叛逆、报复自家的老爹。任盈盈折腾,是因为她看上了一个完全不认识她的人,她又不好意思承认;阿紫折腾,是想当第二个星宿老仙。

可是袁紫衣折腾,纯粹是为了少死几百几千号人。

——

这些人,袁紫衣甚至一个都不认识。

这些人,甚至不能说是品格多么高尚。

袁紫衣奉了师命去抢了掌门,挽救他们的生命,不是因为喜欢他们,原因只在于,他们是属于江湖的、自由的有生力量。

在乾隆的“盛世”,这些力量也许再不足以与朝廷抗衡。

可是他们活着,总比死了好很多。

有他们存在,今后市井中实力不太大的土豪劣绅、贪官污吏还有相应的制衡力量。

如果连他们也被杀得一个不剩,那么将来再有什么凤天南去鱼肉百姓,凤天南在一个小地方一手遮天,那银姑们,就只能冤沉海底了。

——

袁紫衣挨家挨户,找江湖人踢馆的时候,大家都是恨她的。

恨她年纪轻轻,却不尊贤敬老。

恨她好像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只活猴子,来路不明,却又不接受一般人之间的论资排辈。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袁紫衣救了满门性命的江湖人都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因为她什么都抢,“哪儿哪儿都有她”,“阵阵不落”。

大家都不知道她图什么。

——如果没有胡斐出现,这些事情袁紫衣自己也要去做的,而且根本不屑于对别人解释。

——

金庸笔下的江湖庸人,像极了“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如果袁紫衣不是两头造谣,打昏了他们,他们要么集体“反”一“反”,然后因为与朝廷实力悬殊,而灰飞烟灭;他们要么被一场鸿门宴斩尽杀绝。

在江湖眼中,袁紫衣“可能是个朝廷鹰犬”。

在朝廷眼中,袁紫衣“可能是个反贼”。

袁紫衣是个“政治立场”里外不是人的姑娘。

可是那些有明确政治立场的人,在这部书里,总是盼着旁人去死……

——

豆瓣有位张天翼说:海棠七心成灰烬,君心偏欲傍紫衣。

其实,海棠七心成灰烬,君心偏欲傍“缁衣”。

胡斐爱上了袁紫衣,容貌原因被说了又说。

但袁紫衣和程灵素,从一开始格局就不同啊。

程灵素聪明绝顶,但她跟整部书、甚至整个金庸世界里的多数姑娘一样,人生格局不外“门派”与“男人”。

而袁紫衣的格局,大到负担人性的至善与至恶,大到给数不清的、自己都不认识的人慈悲,大到一个人一声不响替整个江湖挡下一刀。

像袁紫衣这样的人,不但女人里少见,就连男人里都少见。

萧峰大闹聚贤庄,豪烈则豪烈,但多半理由,乃是自己心里不痛快,拖上别人互相作死。

袁紫衣去那么多门派踢馆,却是为了这些门派活下去。

——

一个身世坎坷、背负生父带来原罪的姑娘,她幼年时跟母亲做过乞丐,目睹过母亲被逼疯的惨状,母女辗转于生死边缘、遭受数不清的侮辱与损害,最后她的母亲还是被害死了。她的“背景”,是如此黑暗阴冷,她下山做事,心里甚至还装着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先救她爹一命,如哪吒剔骨还父,然后再把她那个十恶不赦的爹给杀掉。

这样的经历,如果换了一般人,早就去找心理医生,或者去豆瓣小组控诉“我爹是祸害”了。

可是袁紫衣的肩头有着那么多沉重的东西,却能鲜衣怒马、嬉笑自若、不辱使命。

——

一开始,别人以为她要的是掌门地位与江湖声名。

后来,别人以为她要的是与程灵素抢汉子。

到了最后,大家才发现,她要的,只是师门教给她的慈悲。

——

胡斐喜欢袁紫衣这样一个人,一点都不奇怪。

——

很多读者恨袁紫衣,是因为她不爱胡斐。

是啊,毕竟金庸笔下漂亮不漂亮的姑娘都 “有义务”爱上男主角,否则就是“莫名其妙”,甚至“脑子有问题”。

可是一个人如果格局大破天际,那多半已不是尘世能容了。

——

袁紫衣因为悲惨的幼年经历,早就应该找心理医生了。

心理医生都不一定解决她创伤的姑娘,为什么就不能打个光棍呢?

你要知道,在袁紫衣的时代,甚至都没有心理医生。她活到十七岁,唯一的“心理医生”是她的师父,唯一挽救了她肉身与灵魂的力量,是她从小皈依的宗教。

一个有能力从丧病中治愈,也有能力笑嘻嘻打架救人的“健康人士”,她并不一定有能力去爱一个人。

不管她救了多少人,她手刃的仇人,同时也是她的生父,她小时候一次次目睹母亲发疯、眼看着母亲死了……这些创伤永远存在。

翻着书,磕着瓜子的我们,有什么资格要求袁紫衣前脚杀了亲爹,后脚就谈个恋爱结个婚,再生两三个孩子,贤惠能干,做个中年黄蓉似的入世角色?

——

也有人说,袁紫衣“革命意志不坚定”,明明自己是个尼姑,而且回头还得继续当尼姑,却还是像个“绿茶婊”一样撩拨胡斐,撩到程灵素心事成空、气绝身亡,她却对胡斐撩而不娶——姑娘啊,海棠七心,但人家不爱你时,就算没有一个小尼姑出来浑搅,他也还是不爱的。

如果换你的人生注定一年青春,你要在这一年里,做完所有青春放肆的事,明知道没结果,却还是若无其事地撩了个把汉子,然后没娶他,你觉得,这算个事儿吗?

这世界上,并不是只有小门小户的门派,和一个男人的情爱;还有徒劳站在海边,一条条救起搁浅的鱼,让他们逃出生天,可是命运残酷、人心诡谲宛如铺天盖地的烈日,一己之力有限,世人悲苦无尽的……人生大悲剧。

——

四五岁的时候,我们就能看懂电视机里的少年黄蓉。

十二三岁的时候,我们能看懂没谈恋爱时的赵敏。

可是要很多很多年,要亲自尝到人生的苦涩,见过生命的脆弱,才有可能读懂袁紫衣。

——

“如果,给你一年时间权倾天下,但是,要以十年的忍辱为前提,以十年的寂苦为结果,你要不要?”

上面这句,出自煌瑛的《一年天下》。

这句话,倒像是脱胎于法布尔的《昆虫记》:

“我们大多数人对于蝉的歌声,总是不大熟悉的。”“四年黑暗的苦工,一月日光中的享乐,这就是蝉的生活,我们不应厌恶它歌声中的烦吵浮夸。因为它掘土四年,现在忽然穿起漂亮的衣服,长起与飞鸟可以匹敌的翅膀,在温暖的日光中沐浴着。那种钹的声音能高到足以歌颂它的快乐,如此难得,而又如此短暂。”

——

袁紫衣正是一只在日光中欢歌的蝉。

她走了整整十七年,才从黑暗走到了温暖的日光下。

她穿着漂亮的紫衣,长出足以纵横江湖的翅膀,她在尘世间“烦吵浮夸”歌颂自己的快乐。可是这青春如此短暂,一年天下,过后是缁衣芒鞋,百年孤寂。

如果宗教真的能够治愈袁紫衣内心的阴影,那她大可以不必再回去。可惜,宗教治愈不了的,一个三心二意的胡斐更加治愈不了。

等到胡斐人到中年,跟苗若兰小妹子卿卿我我的时候,袁紫衣当然也可能被治愈了。不过那时候,她已经从一个小尼姑,进化成一个老尼姑,跟她的师父一样庄严宝相、四大皆空,可以坐在尼姑庵里一拍脑门,就派新一代的小尼姑出去“扰乱治安”,用最无赖的嘴脸,做最慈悲的救赎……又酷又帅,断子绝孙。

你倒说说看:两个人的中老年是这个样子,袁紫衣又算是对不起谁了?

——

要多少年,我们才能读懂《飞狐外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飞狐外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飞狐外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