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可给你,哈桑

Lch
2018-04-05 09:02:57

在这个追风筝的季节看《追风筝的人》,源于某种偶然。 也许因为骤然间觉得时光飞逝,青春远去。也许是因为年后离开家乡之前和老人告别时,她第一次反常的哽咽。当我一次次和朋友们谈起,她们无不令我感叹地说,“那是因为人老了”。 在异乡的生活越来越久,回乡变得更像一次短期旅行。可我们不得不前行,在时间的洪流中被动地卷入未知,而可悲的是,我却发现自己成长到一无所用,这让我决心做点什么。于是找到那个久久无人发言的读书群,重新翻开那些一直被遗忘的文件,看到了《追风筝的人》。 刚好是早春三月,放风筝的季节。想起去年春天,还是第一次带着孩子学放风筝。看到书名一直在想,整本小说能写出怎样的故事呢,关于追风筝的人。 开头写 “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时间是1975年。仅仅比我出生的时间早了六年,时间上很有一种亲近感,能追溯我出生前几年的故事,我想那是件开心的事。就这样一开始就轻易被阿米尔和哈桑的童年趣事深深吸引。那两个裤兜里装满了桑椹干和胡桃,在高高枝桠上把两只脚丫晃来荡去玩耍的少年,不知瞬间勾起了多少儿时的记忆,甜蜜而快乐。 接着,阿米尔对父爱的渴望、给哈桑讲故事时对哈桑的“捉弄”以及风筝大赛的盛况一直引人入胜,直到哈桑在追到风筝时遭遇屈辱。“我瞥见他的脸庞 ,那逆来顺受的神情。之前我也见过这种神色,这种羔羊的神色……”,从此阿米尔对哈桑那种背叛的罪恶感无法得到解脱,这也使我的心情从此陷入了长期的沉重。 他刻意疏远哈桑已经让我内心翻涌,眼泪难以抑制。接下来,阿米尔将自己的懦弱和自责变成了更深的罪恶,不惜诬陷,以强行切断那个可以“为你,千千万万次”的哈桑对他忠诚不渝的友情。他在救赎自己的路上越走越远……关于那段灰暗的日子,我流了太多眼泪。 当喀布尔发生战乱,阿米尔跟随父亲开始逃难漂泊的生活,一直到他在遥远的美国长大成人,遇到他心爱的姑娘,我的心情才刚刚得到一丝放松,像是受了极大委屈后得到了最适宜的抚慰。我想我已经和阿米尔一样渐渐把过去遗忘,得到了新的生活和呼吸。可是面对父亲的即将逝去,我看到那个泪如泉涌的喊着“那我呢,爸爸?我该怎么办?”的二十二岁的大男孩,心里充满复杂的愤恨和担忧。 以后的日子,他终于学会慢慢克制自己的眼泪,直到拉辛汗打来电话要给他一条“成为好人的路”。听到关于哈桑最后的消息,“但我所能做的,只是一次又一次地低声着:“不。不。不。” 所有关于哈桑的消息,让我胸腔被塞的满满,想抑制眼泪总是徒劳。这难道不是阿来尔亲手导演的悲剧?庆幸地是,最终看到阿来尔勇敢起来,走上救赎自己的正确的路。 花了半个下午又少半天终于看完了这段追忆往事的书。自始至终,哈桑的“为你,千千万万次”不止打动了我,确切地说,打动了千千万万人。 如果说爱情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完全崇拜与信任是一种不能承受之重,就像《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里特丽莎对托马斯的爱情; 那么在友情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完全欣赏和忠诚同样让人难以承受,正如这《追风筝的人》中哈桑对阿来尔的友情。这些“重”多源于被施与者对自己的苛求,他觉得无以为报,至少不能给予对等的爱,尤其是当他背叛了对方时,从他内心深处不断滋生出良心的折磨,时刻刺痛着他负疚的心。阿来尔对这种深厚的情谊难以承受——它总是那样一次次挺身而出,毫无保留!它总是那样对自己丝毫不加保护,不怕受到伤害。它赤裸的让人心疼!只是十二岁那年的阿来尔不能明白,有些人需要被需要、被接受,那也是一种爱。不是每一份爱都需要份量相当的付出!有时我在想,我们的内心不管多渴望被爱,但当我们被忽略、被冷落时的心酸总是远远好过被给予无穷尽的爱,不是吗? 往事不可追,痛是良心的呼声,唯有在悔悟中前行和成长才能被正确救赎!没什么可给你,哈桑!也许只是拉辛汗口中的那句“我想他想的厉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追风筝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追风筝的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