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的葬礼,杀人的是割裂的人生观

Emma隋薰
2018-04-05 05:09:52

一开始看到霍达这个名字,我自然想象着作家应该是一个成熟内荏的中年男性,因此当得知作者是女性之后,除了惊讶,更多的是对她的敬佩,因为我自然而然地将她认定成了一个故意起男性名字的女权主义者。另外当初看到“穆斯林的葬礼”这个题目的时候,第一反应认为这应当是一个枯燥乏味的关于宗教的小说罢,因此这本书在家中沉寂了很多年,我也没有勇气拿起来阅读。后来抱着想要了解穆斯林文化的心情,我翻开了这本书,但未读几页,便深深地被其文字,情感和故事吸引了。这并不是一本简单的讲穆斯林人生活的小说,它述说着世界,述说着我们每一个人的故事。

故事贯穿了穆斯林琢玉人韩子奇上下三代的人生,上到他拜师琢玉,下到他的女儿韩新月爱上了汉人楚雁潮,字里行间都诠释着文学的美感。

读罢全书,我感到可怕,可怕的是朝夕相处的人,因为人生观的不同,而生活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

新月的妈妈,这个没有接受过什么教育的旧时代女性,好像坚定地相信着一切旧时代的信仰,认为新时代的思想是可怕的,叛逆的。对于她守旧的思想,她不仅不以此为耻反而以此为荣。她视财如命,因为在她小小的世界里,家就是一切,哪有什么国家,哪有什么社会。她看不到这些,她一生只追求自己的儿女与她认为”相配"的人结婚。她用她的人生观衡量他人的幸福指数,因此她拒绝新月读大学,她认为女孩子的幸福就是找好人家嫁了,读书又有什么快乐。我感到恐惧,这为人母亲的,竟因为固守着回族人必须嫁给回族人的旧思想,坚持在新月心脏病马上就要离开人世的时候拆散她和楚雁潮的爱情。这是怎样的母亲,因为自己的人生观,害得儿子娶了自己不爱的女人,害自己的女儿临终前生活在痛苦之中,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女儿却不自知,还嚎啕地叫喊着自己为什么命那么苦要承受着这些叛逆的痛苦。

而郑晓京,这个干部子弟,她也有她自己虔诚的信仰,相信党相信国家,并以此为豪。她的可怕,是因为她居高临下的自傲,她像其他歧视少数民族,歧视家庭出身不好的人一样的卑鄙,但更甚的是,她却又用伪善的外皮包裹自己的卑鄙。嘴里说着政治正确,实则高高在上地炫耀着,每一个眼神都仿佛在说:“看啊,你们这些穷苦人,你们这些资本主义,你们这些少数民族,我多么的不计较你们的肮脏,还低着自己高贵的头颅来保护你们的利益给你们平等,你们要跪舔我才是啊!”

当她想要找楚雁潮老师入党,却发现楚雁潮的出身不好时,她瞬间就从对老师的崇拜,变成了鄙视。因此,楚雁潮才受不了那种居高临下的同情,不能忍受充满教训意为的安慰。而更讽刺的是,郑晓京的人生观不允许她发现自己的卑鄙,她的人生观让她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任何的冲突都是他人的无知和卑劣,“难道楚老师在思想深处果然和他们(指谢秋思等资产阶级)有某种共鸣吗?怪不得……”郑晓京想。这三个字“怪不得”,刺痛了我的眼,我的心。这三个字“怪不得”,是人生价值观割下的不可逾越的鸿沟。郑晓京永远不会敞开楚雁潮的心扉,他们永远互相鄙夷着,憎恶着,就像韩子奇和他的妻子一样,郑晓京的居高临下,逼得楚雁潮愤怒地咒骂她的浅薄和残忍,逼得楚雁潮哀叹:“怜悯!你以为人和人之间,只有奴才的摇尾乞怜和主子的怜悯恩赐,而没有更美好的关系和感情吗?新月是个很刚强的女孩子,她不需要我怜悯,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如果你是她的朋友,给她的应该是真诚的平等的爱,而不是怜悯!”郑晓京不懂,她不懂比厌恶更伤人的情感就是怜悯。

人生观割裂的世界,强大可怕到具有摧毁世界的力量。纵观历史,为什么犹太人一次又一次遭遇惨烈的屠杀?中世纪黑死病时期,欧洲人坚信洗澡是传播黑死病的途径,而并不信奉天主教的犹太人们来说,他们的教礼要求他们注意清洁,因此洗澡是犹太人的必需。这种信仰的冲突,使得欧洲天主教人们坚信犹太人是传播黑死病的恶魔,而残忍地将他们屠杀。更仆难数,如果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是因为利益的不同,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就必然是人生观割裂的产物了。

另外,这不禁又让我思考,人生观割裂的可怕,是由于其本质的不同造成的,还是由于我们对不同的包容度过低造成的?如果我们可以包容他人思想的不同性,不以自己的好恶来衡量他人的幸福,那么这种因人生观不同而撕裂出的痛苦,是不是就不那么痛了?如果新月的妈妈包容女儿对爱情的信仰,故事会怎样?如果郑晓京包容楚雁潮的不积极,是不是就不会对楚雁潮造成一次伤害?我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

能够伤害你最深的不是仇人,而是你不得不爱的家人,而用来伤害你的那把钝刀,就是割裂了的人生价值观,更甚的痛苦就是那个愚昧无知的人,并不认为自己伤害了周围最在乎她最爱她的人,反而认为所有人都在伤害她,都事事不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穆斯林的葬礼的更多书评

推荐穆斯林的葬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