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黑子 太阳黑子 7.9分

《太阳黑子》,方寸之间血与泪

王泽豪
2018-04-04 22:54:02

一颗悲天悯人的慈悲之心,是一个作家体察外界的触角。自古以来,众生所遭受的苦难,如残疾,战乱,贫穷,压迫,被纳入一部又一部的作品中反复的书写,咀嚼与延展。因为这种苦难最容易被人们看到,就好像从高处坠落的一砖片瓦,不幸砸中了某位无辜的路人,周围的看客便围拢上来,冲着流淌一地的脑浆与鲜血流泪唏嘘。它带有一种游离在人肉体与意志之外的宿命感,人类无力制约,便只能借文字去控诉。

《太阳黑子》令人悲苦。正义虽未缺席,柔软与善良却随着三个男人的死去而灰飞烟灭。《太阳黑子》也令人惊喜,它提出了一种全新的叩问: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真正的苦难并不是外界飞来的“一砖片瓦”,而是人内心罪性与良知碰撞产生的巨大颤动。这种可能在小说末尾,三位“爸爸”的受刑过程中得到了证实。没有恐惧,没有求饶,没有泪水,辛小丰看到了“海面上的光之路”;杨自道咬着薄荷味口香糖,对伊谷夏说出了“我爱你”;陈比觉则“穿越了狮子座每小时三万颗的流星雨大瀑布,向着他的老家太阳黑子飞行“。大限将至,苦难终得解脱。无论前方是天堂还是地狱,三个男人都以一种轻装上路的姿态,陶醉着,漂浮着迈向生命的终点。

须一瓜笔下的

...
显示全文

一颗悲天悯人的慈悲之心,是一个作家体察外界的触角。自古以来,众生所遭受的苦难,如残疾,战乱,贫穷,压迫,被纳入一部又一部的作品中反复的书写,咀嚼与延展。因为这种苦难最容易被人们看到,就好像从高处坠落的一砖片瓦,不幸砸中了某位无辜的路人,周围的看客便围拢上来,冲着流淌一地的脑浆与鲜血流泪唏嘘。它带有一种游离在人肉体与意志之外的宿命感,人类无力制约,便只能借文字去控诉。

《太阳黑子》令人悲苦。正义虽未缺席,柔软与善良却随着三个男人的死去而灰飞烟灭。《太阳黑子》也令人惊喜,它提出了一种全新的叩问: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真正的苦难并不是外界飞来的“一砖片瓦”,而是人内心罪性与良知碰撞产生的巨大颤动。这种可能在小说末尾,三位“爸爸”的受刑过程中得到了证实。没有恐惧,没有求饶,没有泪水,辛小丰看到了“海面上的光之路”;杨自道咬着薄荷味口香糖,对伊谷夏说出了“我爱你”;陈比觉则“穿越了狮子座每小时三万颗的流星雨大瀑布,向着他的老家太阳黑子飞行“。大限将至,苦难终得解脱。无论前方是天堂还是地狱,三个男人都以一种轻装上路的姿态,陶醉着,漂浮着迈向生命的终点。

须一瓜笔下的苦难,不再是飞来横祸,也不再受外界的裹挟,而是三个杀人犯自己给自己套上的枷锁。自犯案那天起,他们夜夜难眠,为了赎罪,他们抓坏人,行仗义,并戏剧性的领养了一个弃婴尾巴,作为三人的女儿。就这样,三个杀人犯将自己所有的歉疚,包裹着爱与善良毫无保留的倾注在尾巴身上,尾巴也用她瘦小的身躯,帮三个杀人犯扛起了肩头这令人窒息的,无形的大山。这座大山诞生于三个男人粗枝大叶的内心,没有矫揉造作,没有无病呻吟,它就这样弥漫,如此滑稽又如此深重,如此飘渺又如此真实。

读《太阳黑子》,你能明显感受到作者时刻秉持着一颗“妇人之心“。须一瓜擅长写”坏人的好“,无论是《火车火车》中的摩托车手,还是《太阳黑子》中的三位”爸爸“,你既可以将其解读为散发着邪魅气息的好人,亦可以将其视为内心柔软的刽子手。亦正亦邪的角色设定,自然就给小说带来了冲突,这种冲突不再是简单的情节冲突,它带有更深层次的,伦理,道德,人性层面的冲突。《太阳黑子》中,刑警伊谷春一直声称,法律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可最后的结局却让人觉得,法律或许是人类的杰作,但却一定不是上帝的杰作。它能匡扶日光之下的公平正义,却触及不到方寸之间的赎罪与忏悔。

好的作家都有“上帝视角“,须一瓜毫无疑问是一个好作家。设想这样一个有趣的场景,刑警伊谷春举着寒光四射的手铐,冷冰冰的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须一瓜却偏要杠回去,她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伊谷春说,“你这是妇人之仁。”须一瓜不再说话,她找来一根锄头,在这一点上挖呀挖,直到挖出血与泪。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太阳黑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太阳黑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