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踪迹十年心

夏虫
2018-04-04 22:51:48

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做编辑,我读流水迢迢乃是为了选稿,但流水迢迢显然不是我需要的稿子,可我仍然没有忍住追文,流水迢迢大约是我因公徇私的第一篇文了,然而当时因为站错了CP不忍卒读少君之伤心落寞,于是只在流水群里聊天了。

记得当时年纪小,大家也是意气风发地。流水是冷静持重的文,群里的姑娘们也大多数都比我大,但此后再加更多群,也没有一个群像流水一样人情味爆浓。

首先是入群规则,某楼带着姨娘们出来调戏,新人发照片上上围,只要楼加粗的红色楷体字一出现,群里必然又是一轮反调戏,让楼楼上肉,大家反调戏几回,被回答的人都很兴奋,仿佛被翻了牌子一样,这样折腾一回,基本上群里也就混熟了。然后是群里几大活宝,田田,四暖,三三,花花每天在群里刷屏。花花就是月满霜河里小谢的姨娘花想容。每次流水迢迢更新了大家都会在群里热烈讨论,那种以文会友,仿佛小说里追随裴琰的长风卫,于是我们自封长风卫。

我买了签名书,箫楼两个字潇洒大气,但我始终没再看小慈心向三郎之后的部分了。就像某楼说的,前面大家喊着要虐小裴,结果真虐了大家纷纷受不了。后来流水大结局,小慈和崔亮归隐江湖,裴琰留在权力的凤眼继续长袖善舞,而三郎

...
显示全文

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做编辑,我读流水迢迢乃是为了选稿,但流水迢迢显然不是我需要的稿子,可我仍然没有忍住追文,流水迢迢大约是我因公徇私的第一篇文了,然而当时因为站错了CP不忍卒读少君之伤心落寞,于是只在流水群里聊天了。

记得当时年纪小,大家也是意气风发地。流水是冷静持重的文,群里的姑娘们也大多数都比我大,但此后再加更多群,也没有一个群像流水一样人情味爆浓。

首先是入群规则,某楼带着姨娘们出来调戏,新人发照片上上围,只要楼加粗的红色楷体字一出现,群里必然又是一轮反调戏,让楼楼上肉,大家反调戏几回,被回答的人都很兴奋,仿佛被翻了牌子一样,这样折腾一回,基本上群里也就混熟了。然后是群里几大活宝,田田,四暖,三三,花花每天在群里刷屏。花花就是月满霜河里小谢的姨娘花想容。每次流水迢迢更新了大家都会在群里热烈讨论,那种以文会友,仿佛小说里追随裴琰的长风卫,于是我们自封长风卫。

我买了签名书,箫楼两个字潇洒大气,但我始终没再看小慈心向三郎之后的部分了。就像某楼说的,前面大家喊着要虐小裴,结果真虐了大家纷纷受不了。后来流水大结局,小慈和崔亮归隐江湖,裴琰留在权力的凤眼继续长袖善舞,而三郎凤凰涅槃,这个结局一度让喜爱此文的读者口诛笔伐,认为楼大是为虐而虐,但楼坚持自己的故事,坚持着人物的命运。记得有个读者叫东风残梦,连着为三位主角写了三篇单独书评,一时在流水群里惊艳无数,大家读着与有荣焉。后来有人实在话写得太过,一度使楼内伤。很多作者迎合市场需求,但楼大是真的坚持自己创作的初衷的,20岁只懂得儿女情长跌宕起伏的我,也并不太懂这种坚持的必要,如今重读,才觉得流水迢迢的惊艳不俗,那么多的小说在脑海里荡然无存,只有流水迢迢见真章。

流水之大气,在格局,华朝桓国一南一北平分秋色,桓国由于好战更是时时紧逼边界,而月落月戎势力单薄夹缝中求生存,月落因为男俊女俏,因而不断向华桓两国进贡少男少女,那些如花朵一般美丽的孩子,远去他国消耗成白骨也无法返乡。男主之一卫昭便是借着这样的安排,得到了皇帝的垂青,把自己搁置在了华朝高位,他的命就是成为了一颗力图月落复兴的棋子。

华朝的朝堂之上,又是另一重权谋交织,开国皇帝忌惮功臣,狡兔死良狗烹。男主之一裴琰所在的家族正如此,为了家族利益,母亲和叔父教他的只有利益争斗,几岁的裴琰完成了母亲安排的功课,满心扑向梅树下的母亲,然而等待他的居然是一个坑,一个年幼的他完全无法爬出来的坑。糖衣之下具是砒霜毒药,最亲的人原来也不可以信任,要成大事者从来都不能心慈手软。如果之前的裴琰对血脉亲情还有一丝向往的话,那么从坑里出来的他可算是看透了这个世界,七八岁的裴琰啊,在收复那些孤儿时就城府深深,下手狠辣,看透了这世间亲情的寡淡后又怎会轻易动情于人呢?但就是这样的裴琰,让我们像t他一手带出来的长风卫一样相信他,因为他,会觉得纵然处在龙潭虎穴也不可怕,只要他有降龙伏虎之能。大家只看到了江慈选择了卫昭就愤愤不平,但是裴琰啊,他的格局从来都是这万里江山而不是儿女情长,所以无数次他收起落寞伤心,抖擞精神再往前进。每次读到这里却是一种心安,心安他继续着自己的坚持,他从不动摇。

而长风卫的一众好儿郎啊,每个人都可以单篇成书了,忠肝义胆的安澄,玉面俊朗的宁剑瑜,还有暗度陈仓抱得寒州第一美人归的童敏,寥寥数笔就跃然纸上,这群热血将士,唱着长风骑的军歌,豪情顿生于胸襟。

而流水迢迢中女性角色虽然小慈着墨最多,但其他的人,哪怕是聊聊出场也是让人喜爱不已。多年后宇文景伦仍然清晰自己他初见黛真公主的那一瞬,红衣如火的女子,无与伦比的美丽,还带着马贼的豪气粗狂,这样张扬浓烈的美丽,直直烙印进了他心里,只是那个时候他以为她只是一个美丽的马贼,他想着攻下了她的部落,封她做侧妃弥补她。从这一点来看,宇文景伦跟裴琰何其相似啊,裴琰难道抓不住江慈吗?是他一开始就松开了手。当宇文景伦和黛真公主情根深种后,再次相逢却是势不两立。国仇家恨无法购销,黛真公主的极致之美就在于她的刚烈,她高声鼓舞月戎男儿杀敌报仇,随后自刎于易寒剑下。宇文景伦那一刻是怎样的伤心?从他自伤内力就可知。但是攻下月戎之后,他仍然可以温文尔雅地请军师将女儿嫁予他。

于是本文当中又一个绝妙的女子登场,军师的女儿滕绮。在宇文景伦求娶时,军师虽感激他的看重,但却未松口,认为一切要视女儿的心意而定。父亲对女儿爱而不溺,是因为这个少女的人品才学都让人敬重。当宇文景伦在新婚之夜第一次见到滕绮时,他就被她识破了婚礼上陷害太子的阴谋,她寥寥数语拆穿了他,他恼羞成怒,质问她为何他这样不堪她还要嫁给他?她说是因为他通过了他的考验,如果话只讲到这里,那滕绮和宇文景伦只能是做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但她最后羞怯说到,我不能违背我自己的心意。比起裴琰来,宇文景伦实在太过幸运。黛真公主给了他热烈的爱,而滕绮却像一汪水温柔拂过他的伤痕累累的心。所以滕绮死后,宇文景伦南征失利,才会在皇后墓前坐上三天三夜大悟原来自己最爱之人是皇后。

最后说一下裴琰正妃董涓。泉涓涓而始流,这个字清新美好,一看就是大家气度。也正因为如此,她和崔亮只能是止于心动,董涓的克制理智,其实跟裴琰是一路人,但从后来的子嗣来看,除了嫡子裴洵再无所出,裴琰也大咧咧把女儿取名叫念慈,可见她跟裴琰始终不太亲厚,唯一可惜裴琰的地方就在这里。

今天再读月满霜河,薛蘅少年经历大难不死,心头总有阴影盘桓,她用勤奋苦修来对抗自己的脆弱。终成天下人口中的天清阁阁主,她的大气包容,她的偶尔温柔,护书路上让小谢情愫暗生,终究是生命唯一不可取代。多年前读小椴的书,读到袁老大为萧如雪仇才醒觉,萧如已矣,虽千万恨何赎?此生尤多,虽千万恨何多?!小谢终于给了一个截然不同的选择:这一生,如果没有蘅姐,纵彪炳千秋又如何?当然还有泼辣粗野却又骁勇的裴红菱,她的爽快磊落真的是独此一家。还有柴靖大小姐也是非凡人物,箫楼的文,有英雄惜英雄,也有巾帼相惜,这么多的女性角色,居然写不到重样,只能叹服作者的眼界和眼力啊。

重返晋江看文,真怀念09年左右的晋江啊,大神风云辈出,当时很多新秀都已经是成绩非凡了。看到红猪填了万年坑,楼大,某年某月希望得你再填东风顾。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流水迢迢(全两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流水迢迢(全两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