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人造就时代,而是时代推着人前进

Daisfuy
2018-04-04 21:57:04

我脑袋里的怪东西—奥尔罕.帕慕克

“今晚我要去卖钵扎。”

麦夫鲁特一生的夜晚都穿梭在街头小巷,喊着“钵一扎”,脚衡量城市、街区大小,点点度过。或许在生命的某个过程,曾经幸福逃离过,走过越多的路也就越怀念从前。

书籍从土耳其女性的角度,或是贫困农村人进城的角度,充满浓郁的底层人民生活的轨迹。曾一度,我以为看到的是自己,即便国与国之间是不同的,但生活路程却是那么地一致。从麦夫鲁特生涯中,偶尔会窥见在中国生活的迹象。从贫寒、杂乱不堪的城市到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从尘土飞杨的马路到柏油路,从矮小昏暗的屋檐到高耸的公寓,从嬉笑玩乐的街道到栅栏拦断的天桥,城市在变迁,而我们被迫接受城市变大变远。

很多人曾潇洒地转身,回头却带着怀念和几许狼狈不堪回来,年少时多多少少带着要改变世界心情,渐渐被世界改变,原以为搓手可得,伸手过去却空空如也,曾以为主宰生活,谁知是生活步步紧逼。或许,有人高喊“我不会被世界改变,不会屈服于生活,我只做我自己”,麦夫鲁特也是,走街串巷的挑着担子版卖着钵扎,开始杂货店抢走生意,随后又工厂流水性生产,人们随时随地购买,但是麦夫鲁特没有改变,看到了终点也依旧固执。

...
显示全文

我脑袋里的怪东西—奥尔罕.帕慕克

“今晚我要去卖钵扎。”

麦夫鲁特一生的夜晚都穿梭在街头小巷,喊着“钵一扎”,脚衡量城市、街区大小,点点度过。或许在生命的某个过程,曾经幸福逃离过,走过越多的路也就越怀念从前。

书籍从土耳其女性的角度,或是贫困农村人进城的角度,充满浓郁的底层人民生活的轨迹。曾一度,我以为看到的是自己,即便国与国之间是不同的,但生活路程却是那么地一致。从麦夫鲁特生涯中,偶尔会窥见在中国生活的迹象。从贫寒、杂乱不堪的城市到高楼大厦鳞次栉比,从尘土飞杨的马路到柏油路,从矮小昏暗的屋檐到高耸的公寓,从嬉笑玩乐的街道到栅栏拦断的天桥,城市在变迁,而我们被迫接受城市变大变远。

很多人曾潇洒地转身,回头却带着怀念和几许狼狈不堪回来,年少时多多少少带着要改变世界心情,渐渐被世界改变,原以为搓手可得,伸手过去却空空如也,曾以为主宰生活,谁知是生活步步紧逼。或许,有人高喊“我不会被世界改变,不会屈服于生活,我只做我自己”,麦夫鲁特也是,走街串巷的挑着担子版卖着钵扎,开始杂货店抢走生意,随后又工厂流水性生产,人们随时随地购买,但是麦夫鲁特没有改变,看到了终点也依旧固执。他的亲戚、兄弟各行各业发展了,赚大钱了,可他贫困地靠着爱人拉哈伊手工制作来生活,版卖钵扎是他逃离生活,逃离责任,放弃自我懦弱无能的自我催眠。

拉哈伊死了,带着对贫困生活的无奈,无力抚养第三个孩子的恐惧,离开了人世。这位伟大的女性勤劳地帮丈夫煮鹰豆饭,制作钵扎,养育着两个小孩,兼职手工制作供养家庭,包容丈夫所有的烦恼不安。因为丈夫从未殴打过她,因为萨米哈没有孩子而她有两个,因为丈夫对她的甜言蜜语,她觉得幸福,这幸福感让我觉得可笑又可悲,女性生而伟大,却承受世间种种不公,一点点的善待如天降甘露般让她泣连,卑微地收藏。即便是生活富裕的维蒂哈也活的憋屈,十几年来禁足在家,如不是给公公送饭则无法出门,丈夫对她辱骂,蔑视,不以为然,而儿子效仿父亲,对母亲没有感恩之心,对学习不重视,四处玩乐。原以为时间过去了,富裕代替了贫困,先进代替了落后,麦夫鲁特看望刚生育的二女儿,没出月子的二女儿伺候着一家人,麦夫鲁特茫然地问女儿“你幸福吗”,得到了女儿肯定的表情。我厌恶着世界对女性的压迫、歧视,每每遇到此时,心中充满愤恨和不安,却除了抱怨,无计可施,囚困牢笼茫然四望,我迫切希望改变。在某一天,如能发现前进的道路,望我能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城市规划、改造推动城市发展,总有人抓住了机会,得到权利财富;有人随波逐流,得到了钱;有人看不清,失去了生命。一圈又一圈的年轮中,我们失去了旧日时光,失去以为会是一辈子的爱人,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家园,获许的仅是那封闭公寓。会不会最终野狗也不对我们吼吠,我们成为这座城市的一部分,一帘窗户,而我们引以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脑袋里的怪东西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脑袋里的怪东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