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罢小感而已

L
2018-04-04 21:26:39

2018.4.2-4.4阅读此书有感。

它承载了很多东西,生与死、亲情和友情、挣扎与救赎、成长与摧毁……在谈及每个独立的主题时都值得被拿出来说一说。

阿富汗,深陷战争中的国家。读这本书前我想,这一定离不开写战争。首先想起的就是龙应台的《目送·阿拉伯芥》里对广大中亚地区布满战争阴影,遍地是地雷的感慨。

一、喀布尔的童年

平静下的暗流涌动。相比之下,哈桑的个性是最干净的,干净指的是单一而突出,而阿米尔和父亲则是复杂的。他们三个间就隐藏着复杂的矛盾,阿米尔祈求获得父亲的青睐,父亲对哈桑爱而不能表露的愧疚。严格意义上来说,父亲对阿米尔的“冷处理”是家庭暴力的一种,精神层面的。我一直看不透父亲,从他后来对阿米尔和索拉娜的婚事的认同等情节可以看出他根本不是在乎当时清真教义的人,性格刚毅,不看重教徒的那一套(念经文什么的),但他始终没有将秘密说出口,他一生中犯下他口中所说的最严重的罪——盗窃,他让哈桑离开了自己。我只能理解,他没有说出口不仅是对违反教规、主流思想的惩罚、流言蜚语、指责的恐惧,也是怕伤害儿时最好的玩伴——阿里。总的来说,横在他们之间的是阶级、宗教派别歧视,普什图人与哈扎拉人

...
显示全文

2018.4.2-4.4阅读此书有感。

它承载了很多东西,生与死、亲情和友情、挣扎与救赎、成长与摧毁……在谈及每个独立的主题时都值得被拿出来说一说。

阿富汗,深陷战争中的国家。读这本书前我想,这一定离不开写战争。首先想起的就是龙应台的《目送·阿拉伯芥》里对广大中亚地区布满战争阴影,遍地是地雷的感慨。

一、喀布尔的童年

平静下的暗流涌动。相比之下,哈桑的个性是最干净的,干净指的是单一而突出,而阿米尔和父亲则是复杂的。他们三个间就隐藏着复杂的矛盾,阿米尔祈求获得父亲的青睐,父亲对哈桑爱而不能表露的愧疚。严格意义上来说,父亲对阿米尔的“冷处理”是家庭暴力的一种,精神层面的。我一直看不透父亲,从他后来对阿米尔和索拉娜的婚事的认同等情节可以看出他根本不是在乎当时清真教义的人,性格刚毅,不看重教徒的那一套(念经文什么的),但他始终没有将秘密说出口,他一生中犯下他口中所说的最严重的罪——盗窃,他让哈桑离开了自己。我只能理解,他没有说出口不仅是对违反教规、主流思想的惩罚、流言蜚语、指责的恐惧,也是怕伤害儿时最好的玩伴——阿里。总的来说,横在他们之间的是阶级、宗教派别歧视,普什图人与哈扎拉人间难以融合的矛盾,从一开始就压迫着三个人和所有人。

哈桑真的很突出,是那种单纯而又带有骨子里消极的突出。干净,他能说出:“为你,千千万万遍,”他对阿米尔、老爷满怀尊敬,推心置腹。他有勇气,拿着弹弓为保护阿米尔恐吓恶霸,即使怕的要死,心里抖得厉害,也绝不放手。这样单纯的人很容易获得读者喜欢,但从另一面来说,他也是处于底层阶级人物的消极代表,并不是说他对于生活的态度消极,而是对自己的身份,他重来没有怀疑和反抗,他接受处于不公平的境地,有自认低人一等的定位。这也的确没办法,就像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中的观点,社会的弱势群体没有话语权,只好以沉默为态度。但这的确也是造成他人生悲剧的原因。

追风筝又是一个重要的场景。在这里,我理解的是,风筝对于阿米尔而言是重获父亲青睐的工具,对于哈桑而言是对超越阶级、信仰的友谊的追求。他们都曾经拿到了,就在手中,但即刻就毁了,还是因为宗教派别歧视。

坏人阿塞夫则是这一歧视的典型,后来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转变为黑暗代表——塔利班的化身。种族清洗很残忍,打着幌子的种族清洗更无耻。最戏剧但又合理的一点是,和阿塞夫一起侵犯哈桑的帮凶之一的一个男孩在后来也被人以同样的方式侵害,我觉得这也是作者在暗暗表明,真主安拉的确是有眼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二、美国的青年

伴随着父子隔阂的逐渐减弱,远离了民族歧视的喀布尔,自然还是离不开伊斯兰教的领域。重点就在另一矛盾——性别歧视。不知道穆斯林的信仰体系是从古至今都带有对保守的普遍长期观点的认同感吗?《古兰经》等经典都有对男女先天权利失衡的默许?亦或是因为民主程度不够,封建残留太多导致的?性别歧视存在于全世界,但在印度、中东、西亚等一些国家和地区尤其突出(大部分信仰伊斯兰教)。

索拉娜18岁与人私奔,为人诟病,伴随一生。她也感慨于男女不公,亲戚家的男孩与人私通,甚至搞大对方肚子,也不会招致谩骂,但对于女方来说意味着毁灭一生。可怕的是,这种对女人伤害最大的话是由另一些女人说出来的,每个人都在维护着这种歧视,认为理所当然。索拉娜的母亲尽管人物形象上看也属于和善一类,但得知声明受损的女儿即将要嫁给阿米尔也是舒了一口气,她对阿米尔也是“认为他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其中肯定包括对女儿的考虑,但我觉得也的确有骨子里对这种歧视的默认,是最可怕的。

这一段没有写到风筝,但风筝作为一个象征意义存在,是人们始终追逐的。那么风筝就是对平等爱情甚至是平等地位的追求。

在这一段中,父亲形象有重大变化,由强壮的可以单挑一只熊,受人尊敬到患病瘦骨嶙峋,垂垂暮年的转变。

三、救赎之路

拉辛汗作为“旁观者清”的引路人,将阿米尔引回阿富汗,开始救赎之路。

父亲形象第二次转变,阿米尔心中高大伟岸,深受所有人爱戴的高尚品质似乎就在一瞬间崩塌,因为他犯了盗窃罪,盗取了哈桑和阿米尔知道自己身份的权利。

法里德作为新出现的人物,带有典型性格形象,是一抹亮色吧!20年后的变化,战争摧毁力的静态描写也铺展的很好。阿米尔将手表当做礼物送给法里德的侄子们,他以为他们盯着他的手腕,但他们很快丧失兴趣,原来他们看的是阿米尔手中家里仅剩的余粮。在战争中人们的一切要求很简单,只是填饱肚子而已,但都成为奢望。

塔利班对无辜平民的清洗浓缩成的场景就是阿塞夫对索拉博的迫害,就因为童年哈桑的一次自卫威胁,恋恋不忘记仇迫害索拉博,殴打阿米尔。可见塔利班的黑暗。特别是带有幌子的清洗运动更是恶心,想起《黑镜》第三季有一集就是通过技术手段让士兵将他们想要清除的种族变成怪物的样子,让士兵残忍屠杀,得知真相的主角痛苦不已,而项目负责人声称这是正义的血统清理行动,清除携带病毒等不良基因的人种,才能提升人类后代质量。所有的屠杀和所谓的清理不过都是幌子,只为了满足屠杀的快感和支配别人命运的快乐,自认为高人一等。

阿米尔的救赎,救赎别人,救赎自己。拉辛汗说,心存愧疚的人说明良知尚存。他从一开始没有站出来帮助哈桑可以理解为软弱和对强暴势力的畏惧,他陷害哈桑想脱离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艰难,不能说他完全是自私的,只能说他没有勇气,这也是从小形成的吧!都说强势的父母可能会养出唯唯诺诺的孩子是有其道理的。背负秘密活了二十几年,对哈桑的愧疚也是源自于爱与在乎和对自己与父亲间差别巨大的勇气的懊恼。在拉辛汗“欺骗下”,不得不回到悲痛地方面对过往,有挣扎,但最后这份愧疚和对释然的追求战胜了恐惧。救出索拉博还不是他救赎的重点,我觉得是在结局的追风筝才逐渐将心结消逝。

结局设置的也很自然,真诚。风筝,对阿米尔来说是救赎,从哈桑到索拉博;对索拉博来说,是新的起点和新的人生。我更倾向于译者理解的,风筝之于阿米尔是人格的一个组成部分,追到了,他才能成为他想成为的那个人。最后父亲的形象也有最后一次转变,他又是那个懂得救赎自我,懂得有效弥补他人格不完善的那部分的人,他还是阿米尔幼时崇拜,想获得他青睐的那个人。

留了很多次泪,为真实的情感,为了救赎和成长。

风筝之于我们又是什么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追风筝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追风筝的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