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师之死

如是奉星
2018-04-04 看过

2015年3月3日台湾占星师、文化策划人、美食大咖韩良露病逝。去世时土星走到射手座,也正是韩良露的上升星座,从病倒到去世大约2个月左右,非常突然。但倒下之前,她的身体已呈现虚弱无力的恹恹病态,只是她一直抗拒着不去体检。占星师的她曾经对老公说,你要小心哦,土星要进入我的12宫了。(这个细节记录在丈夫朱全斌的书里,占星学中12宫代某种意义上含有隐形消融的味道,而韩良露是12宫太阳天蝎,所以土星这颗俗称的凶星不仅进入她隐含障碍的12宫且重合了她的太阳星座最后碾过了她的上升星座射手。)

我没读过韩良露的《爱情全占星》等任何一本占星书籍,因为她不是我追崇的占星师,但却是我喜欢的女子,所以我读了她的《台北回味》《良露家之味》,后又读了她丈夫朱全斌先生的《当爱比遗忘还长》追思她去世经过的书。这世上有才华且勤快的女子不多,勤快又不抱怨的更少,不抱怨还接地气的就更让人稀罕了,韩良露就是这样女子。你说她是美食家吧,她会占星,你说她是星相学家吧,她又策展做文创,你说她是文人吧,她又全世界溜达着旅行,你说她是旅行家吧,而她旅行似乎就是为了接地气地去吃。所以绕回来看这女人,真的是顽童般可爱,脾气急躁,灵魂有趣,才华泛滥,修养雅致的吃货。可老天早早收了她走,一场手术,受尽折磨,这位与宇宙行星对话的女占星师,就这样离开了她钟爱的人间游乐场。这让我难以接受,所以我偏要费劲才从她的文字中想找到因果,好给自己一个交代。

家族业力

韩良露儿时得父母宠爱,口福极盛,在那个物质缺乏的年代,她几乎吃尽所有美食,而沾了多少福气今后也是要还多少,所以父亲后来生意亏本,作为长女她自动担起家庭重担,极尽全力为父亲还债。据她书中讲,因为学习占星让她知道自己有房地产缘,结果真的房产上赚了一桶金把父亲的欠债还了,全家才得翻身。

韩良露的父亲和外婆在吃上都是各有主张的大食神,不仅会吃且会做。韩良露从小到大就跟着父亲与外婆尝尽各路美食。为了吃,父亲曾把一只小小的东山羊亲自宰杀并宴请战友老乡。活杀的鳗鱼要么红烧要么蒜炖也是外婆与父亲的拿手菜。看到这里佛教徒一定说,哎呦喂,这样的业力难怪她母亲胰腺癌她自己子宫癌,都是替父亲和外婆背这样业力。我不同意这样的关点,因地藏经云:父子至亲无肯代受。直接的业力是谁的就是谁的,并不可能谁能替谁背负,即使你有这样的心,但冤有头债有主这句话也真实不虚。可作为“凶手”老爸活到89岁高龄,离世时并没什么痛苦,而外婆也是高寿辞世的,看似没什么业力惩罚。其实不然,“宰杀”活物的业力主是动物死时的恐惧和让动物活着的时候就跟“亲人”分离的痛苦,所以父亲和外婆的业力也是有家回不去(父亲思念大陆故乡一辈子),有亲人却不归(外婆等着外公回家也等了一辈子),父亲在比他小近20多岁的妻子去世时,再次经历了生离之苦,同样的,外婆也因白发人送黑发人,痛失女儿。这样的业力也算现世报,并不会转给妈妈和良露。而良露对父母无微不至的孝道,对姊妹弟弟的照顾,却是让她最后时刻一直有亲人始终不离左右陪伴的福报。

个人的业力

韩良露好吃,会吃,又会做。这在文人中很少见的,比民国唐鲁孙先生吃派系吃门道来看,韩良露的美食策略遍布宴席与摊贩之间,是上厅堂下厨房的全才。她书中很多对美食的描述让人读完立刻胃口大开,各自在所居城市自行开展起“觅吃”“开杀戒”的行动,比如她活色生香地描述儿时吃鳖的裙边,鱼唇,刺身等肥而不腻的美食,我猜这才是要命的业力,一个人通过文字,引燃很多人的吃欲,讲白了就是唤起了贪,使得更多人通过活物的痛苦而满足口欲快感。这跟赌钱的业力一样,靠的是别人的“不快乐”而赚钱。所以她的文字点燃了杀欲的业力,随着书卖的越好她越脱不了干系。

我读到韩良露最后的病状,身体无法排尿,体涨腹肿,无法吞咽(甚至连牛奶都喝不下),无法排尿,伤口因为血糖过高一直无法愈合,癌细胞蔓延。这似乎跟水中活物的死法一样,很多海鲜河鲜都是活杀的,鱼类免不了一刀拍晕或啪地摔在地上,其实它们意识并未消失,只是看到自己的被油炸,被活蒸,被凌迟,这种无力感跟病发时那种对生命难以掌控的无力感非常相近。发烧(白灼清蒸),过敏(一抓一大片的灼热),开刀(感知身体被切开),换药(你看着自己的刀口被凌迟,感觉自己无法掌控身体),同时意识中难以控制的恐惧,开始蔓延窒息到整个生命。 我们都说“被病拿住了”,病人们除了每天纠缠在病身的体验,似乎已经失去了体谅家属的生活失控的理智,因为痛苦发作而不近人情不讲理,开始招致家人的怨气。

活吃动物的业力,还起来好痛苦,何况她书中有些不忌嘴的吃(吃的种类多,或不饿也食),且鼓动别人也吃,都会日积月累地形成最终的病状。最后几天,韩良露在深夜病房中的自言自语,嚎叫,好像有另一个灵魂进入身体索命似的问答,似乎都是沾染了很多怨气的症状。

老天的逻辑(或者有些人喜欢称宇宙能量)跟我们人类思维有些地方是不同的,老天爷眼中,生命是公平的,你吃就要还,“有众生”丢了性命供你吃饱,你吃的到说明你有这样的福报。但你要记得感恩和护生,你要知道自己本可以选择不让“别人”丢性命的食物(不去点杀,付钱杀,使别人杀)你也能吃饱的。今后哪怕路过河水扔把米,也有一丝护生的心念,就算鱼虾们没白死不是吗。或者,你就理直气壮吃,大不了今后被杀被烫被炸地去还就好,反正我们是不记得上一世自己是如何死的,活在当下,认赌服输就是了。细想想,哪个厨师手上没疤? 宇宙是个回形镖,你乐在别人的痛上,有一日你必痛给他人乐便是。我并非道德绑架,我也不想争论吃素吃荤的科学道理,仅仅想说明大家吃肉的时候,别增加其他物种的痛苦就好。

两情的业力

一位信佛的师兄,他日夜纠结患癌症的母亲要求安乐死一事,他徘徊在如果顺应母亲的要求实施安乐死,那么他是尽孝道还是杀生的矛盾之间。那时的我超级莽撞地说,如果是我妈,我就顺了她的愿望帮她安乐死,哪怕她少受一天罪,我宁愿所有后果我承担。后来我们拿这个问题去问高僧,僧说不行,个人因果个人受,要让她尽了此生因果,才是对她最大的慈悲。韩良露也是如此吧,此生最后时刻虽难捱,但因一生所积累的善缘够多,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各路朋友尽力帮忙,多方超度,她在去世后,灵魂无碍,来去自由地“应邀”多次出现在朱先生梦中,却是善业的呈现。且她这一去,丈夫朱先生为此参悟生死,开始修行悟道,这也是良露的功德啊。

在朱全斌先生写得《当爱比遗忘还长》的书中,他尽述了两人之间缠绵爱情,同时详尽记录了韩良露最后一刻的生死,让人唏嘘。并非如我们所理解那样,看似饿鬼道众生夺了韩良露的身体,韩良露就转为下三界众生了。而勇敢面对并了结此生因果的良露,自由灵魂可以出入世间。我没死过,不能佐证这一切是否真实。但星盘中水相星座的人如果能认清自己情绪所染,且能理智对待欲望与情绪,便终究能够获得完整和脱苦的人生。这一切无不在朱先生记录的太阳天蝎月亮双鱼的韩良露一生经历中所验证。

总之,作为占星师的她,在生命最后时刻让丈夫朗读两位占星巨匠的著作,并自己不时点头反思,不枉来人生一趟,吃过玩过,爱过学过,该做已做,无有后有的愿望吧。但愿最后过得情关,不再因为世间爱情对她的思念缠绵,再拒绝孟婆汤跑回来。须知,爱别离这剂苦,此生已经受过,无需再受。苦的是活人,朱先生在每日上班前说“我走了”下班说“我回来了”,他写到家还在,只是人住到心里去了。有一种苦,如药,能解人生“思不得”的病痛,人必自讨。所以书中问,思念一个活人痛苦,还是思念一个死人痛苦?其实,思念才是痛苦。知道了又不能不思念,这便不那么苦了。所以,人要尽量多知道。

后记

前段时间,我看两位巨蟹座落行星的女士星盘,一位太阳巨蟹刚生二胎,一位上升巨蟹的发现丈夫有了小三,其实看似不同的情节但是都指向一件事情:家里多了人口。当然你也许认为小三与老二绝对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老二带来的心理压力与丈夫有了小三的心理压力其实还真的不好说那个结束的早,哪个是一辈子都心有余悸的事件。家里可能添人也可能走人,可能你是喜欢的人也可能让你感觉压力的人。老天给巨蟹座这样的情节,其实都在指向你如何定义自己的家与家人。所以,星盘只是演绎了剧情,而何种心情对待现实,最后是苦是乐,权靠盘主演员自我智慧的掌控了。占星师也一样吧,生死面前,星盘后面的智慧都是靠个人活过来的。

(此文含有迷信内容,慎读!我非亲身体验而是观察所录,以供参考。本文绝无对韩女士任何不敬之意,若有伤害,告知必删。)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良露家之味的更多书评

推荐良露家之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