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的魔術師

重洋
2018-04-04 18:00:20

我的童年和作者的有些類似,都是在街上一排店鋪中長大的。小學五年級時,因為父母不再開店而搬家。從此離開了我人生初始時呆了大約十年的地方。

曾想過要不要書寫我的童年。每次提筆,總覺得欠缺了什麼。可能和我自身的經歷經驗不足有關。作者的另一本書《浮光》也提及過中華商店。也許等到某個時刻,我對這段人生初始的記憶也會蘇醒。

“天橋下的魔術師”是一個通往童年記憶的意向,是啟發,是開始。作者想要講述的是自己人生初期生活的商場,是那個年代生活在那個地區的人的集體記憶下的個人經驗。

我曾很悲觀的認為,我是一個沒有故鄉的人。戶口本上的地址我很少去到,對我而言那只是一排漢字和它所聯繫起來的風景,遠不及在此成長的父輩的感情濃重深厚。

曾一度以為“故鄉”應該和泥濘的鄉村、小河、在地的風俗文化有聯繫。我從小在街上長大,沒有體驗過長時間的鄉村生活。後來去過很多城市,才驚覺,在地文化是融入到吃穿住行裡,事無巨細的,而不是教科書上黑字白紙裡的。只有面對不同,你才會發現那些屬於自己而又一直被忽視的東西。

每個人的孩提時代,都有一個“魔術師”,他會成為你之後人生中不斷被想起人。知道呀有一天,你打算

...
显示全文

我的童年和作者的有些類似,都是在街上一排店鋪中長大的。小學五年級時,因為父母不再開店而搬家。從此離開了我人生初始時呆了大約十年的地方。

曾想過要不要書寫我的童年。每次提筆,總覺得欠缺了什麼。可能和我自身的經歷經驗不足有關。作者的另一本書《浮光》也提及過中華商店。也許等到某個時刻,我對這段人生初始的記憶也會蘇醒。

“天橋下的魔術師”是一個通往童年記憶的意向,是啟發,是開始。作者想要講述的是自己人生初期生活的商場,是那個年代生活在那個地區的人的集體記憶下的個人經驗。

我曾很悲觀的認為,我是一個沒有故鄉的人。戶口本上的地址我很少去到,對我而言那只是一排漢字和它所聯繫起來的風景,遠不及在此成長的父輩的感情濃重深厚。

曾一度以為“故鄉”應該和泥濘的鄉村、小河、在地的風俗文化有聯繫。我從小在街上長大,沒有體驗過長時間的鄉村生活。後來去過很多城市,才驚覺,在地文化是融入到吃穿住行裡,事無巨細的,而不是教科書上黑字白紙裡的。只有面對不同,你才會發現那些屬於自己而又一直被忽視的東西。

每個人的孩提時代,都有一個“魔術師”,他會成為你之後人生中不斷被想起人。知道呀有一天,你打算用故事把他和他們書寫下來。

就像書中所寫:“故事並不全然是記憶,記憶比較像是易碎品或某種該被依戀的東西,但故事不是。故事是黏土,是從記憶不在的地方長出來的,故事聽完一個就該換下一個,而且故事會決定說故事的人該怎麼說它們。記憶只要注意貯存的形式就行了,它們不需要被說出來。只有記憶聯合了失憶的部分,變身為故事才值得一說。”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桥上的魔术师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桥上的魔术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