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 地下城 7.5分

被贫困笼罩的地方,缺乏的到底是什么?

奕由
2018-04-04 17:42:59
钱财所带来的好处有多少,穷困所造成的灾难也就有多少。

历史学家罗格·布雷格曼(Rutger Bregman)在TED演讲上指出贫穷真正的根源,不是个性缺失,而是缺钱,这里的钱指的是起步资金。

换一句话,我觉得布雷格曼想说的,其实是贫穷的大多数人是用时间换取生存。也许还有许多人拿时间都换不来生存的食物、三明治、或者明天要支付的账单。

普利策新闻奖得主凯瑟琳·布在《地下城》一书中,用丰富的访谈资料记录了孟买贫民窟,一个真实的贫穷的人群。在那里,人和垃圾一样被严格分类。

我在地铁上,看这本书的时候,我就在想,觉得我们面临的许多艰难都比不上他们生存的艰难。

《地下城》其中有一个人物让我印象很深。他是瘦小的拾荒者苏尼尔。

在黎明时分,才感觉这座城市有足够的空间容纳每一个人。

因为人少,他才不会被蔑视,他才能几乎没有人的机场旁的花园搜寻自己的战利品,以换取五个包子来让自己长高。这是贫民窟其中的一个孩子的生存现状。

书中的另一个人物阿布杜,他不知道自己的年纪,因为他的父母对日期毫无概念。他唯一的藏身之处就是躲进他的垃圾堆中。他日以继夜的辛勤工作,他毕生的心愿就是只想逃离贫民窟,去支付一个三十四坪土地的首付。只要生活能一如既往,他很快就可以成为地主,而不再是规章违建户。而事实无法随人愿。由于一个缺了一条腿的女人的自焚事件,使他们一家的生活在邻居的陷害和腐败官员的压榨下回到一无所有的起点。

在新的世纪,贫穷仍然在继续。作者写道,政府推算维达巴区每年平均有一千农民自杀事件。作者在维达巴官僚机构的档案,数千页发霉的文件里,看到这样一段描述:有一家人农作物收成不好。欠着贷款。棚屋还发生一场火灾,所有的种子都被烧光了。这家的父亲最害怕的是别人问他二儿子什么时候结婚。大女儿的婚礼是借钱办的,贷款还没有还清。

有一天二儿子对他说:“爸,你不给我买手机,我就自杀。”于是这位父亲喝下了农药。

这位父亲相比贫民窟的那些孩子,他至少有自己的收入。他虽然反应迟钝,可是还能在田里干活。然而当收成不好,他的生活就陷入了绝望。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蒂亚·森首先提出关于能力贫困的定义。

他认为支持以能力界定贫困的理由如下:(1)贫困可能是以能力被剥夺为特点的,因为能力从本质上讲是重要的,而低收入只有手段上的意义。(2)低收入不是对能力剥夺的唯一影响。(3)收入对能力的影响因社区、家庭和个人而有所不同。

说到贫困与政治的关系,有人曾说在公民中间改革统治,穷人什么也没改变,改变的只是他主人的名字。

阿玛蒂亚·森曾经做过大饥荒的研究,他的结论是,在现代历史上,民主国家从未发生过大饥荒,而发生大饥荒的地方,没有一次是因为粮食不足。

阿玛蒂亚·森的观点与古希腊的改革家梭伦不谋而合。在梭伦生活的时代,雅典正面临着严重的经济问题,人民进一步贫穷,很多人失去了财产,债务危机,因为破产而沦为奴隶。他建议取消掉所有债务,重新给人们自由,他的理想是建立一个全新的民主公平社会,让普通百姓通过财富的积累改变社会地位。

在这本书的序言中比尔盖茨写道:“这本书振奋人心的地方在于,它展示了人们为了生存而努力、为了家庭而做出牺牲的场景,并且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创造了充满活力的地方经济。”

希望这个世界也是一样,不只是只有绝望,也还留有希望。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地下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地下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