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爱情

水净陈桉
2018-04-04 17:38:51

靡宝的小说,一直在看。最近看的是《盛世华族梦》。某宝上特价,十五六块钱,就能买到正版包邮的书。我毫不犹豫地收了。

故事的开头,很江湖。冰天雪地里边陲小镇沙鸣县城郊外的小酒馆外,少女曹丹菲男扮女装,带着家奴伏击监守自盗的管事,人赃俱获。和镇守沙鸣的段将军外甥、世家子弟崔景钰冤家路窄,不打不相识。第一次见面,双方都没给对方留下好印象。

故事全文以曹丹菲的视角来写。她父亲蒙冤,带着母亲和她来到沙鸣。父死异乡,她和母亲被远亲刘家郭夫人收留,她强势,聪明能干,既能陪刘玉锦进女学读书,又能帮刘公算账进货,处理杂事。

寺庙后山峭壁,曹丹菲为讨母亲欢心去摘蜡梅,意外又撞倒崔景钰。一年一期的腊月灯会上,曹崔二人再次在花灯摊相遇。都是少年心气,都不服输,两人互相比箭抢灯。一盏精巧的白鹿灯牵起两人情缘。

突厥突然来犯,金戈铁马,血染沙场。曹母和刘公夫妇皆惨死,只留下曹刘两姐妹。曹丹菲带着刘玉锦,受遇难同窗段宁江的嘱咐与请求找其表兄崔景钰会合,并上长安投靠刘玉锦舅舅。

进了长安,漫天风沙、兽皮弯刀的大漠江湖变成了宫斗权谋。战火未及之处,游人熙熙攘攘,生机勃勃,一派繁荣。彼时唐中宗李显在位,韦后勾结武三思等专擅朝政,以其从兄韦温掌握实权,形成一个以韦氏为首的武、韦专政集团。

崔景钰想为舅父段德元一家洗冤,和李隆基同谋。他自己韬光养晦将计就计,并和李隆基一起说动不甘碌碌无为一生,一心想为父平反的曹丹菲冒名顶替段宁江进宫为婢女。在重重宫墙里,一步一营,凭智慧和机遇,曹丹菲被韦后赏识,帮崔李二人传递消息。曹崔在同伴前行的相处中感情渐起,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旧时情郎,已订婚的未婚妻,数不清的吵架和误会,让他们两情难悦。所幸曹丹菲的一句“你走之后,我一直很想你。”两人终于表白。中宗暴亡,韦后被杀,唐睿宗李旦继位,曹丹菲出宫,崔曹成婚入川。李隆基上位,太平公主伏诛,曹崔功成名就,崔景钰封侯。开元盛世开启,国泰民安。数年后,夫妻俩生儿育女,离开京城再次入川蜀。

盛世大唐,好儿郎美娇娘,恣意风流,鲜衣怒马。数不清的繁华下暗流涌动,波澜横生。正剧范明显,人物、事件均有考据,让我想起相同风格的《大唐明月》。

崔曹两人事业线和感情线交织在一起,细密清晰,循序渐进。靡宝文字清隽,不疾不徐,故事扣人心弦。男女主都好,让人过目难忘,从互相看不顺眼,到情窦初开,再到两情相悦执手而行,如水流般自然而然。

他说:天下佳人何其多,我不贪心,只娶一人。只要那人同我心心相印、情投意合,我们两人一生挚爱,便无所求了。

他要找的伴侣是:有些事,有些心里的话,即使你不做不说,她都能懂。

他品貌出众,爱慕者众多。如俗语所言,“宁尝仙桃一口,不要烂杏一筐。”他身心合一,纵使唐风开放,他也不随波逐流顺水推舟。

他冷静理智,克制隐忍。安乐公主在韦后的娇惯纵容下,飞扬跋扈,却唯独得不到他的回应。对她的示好,他不拒绝,也不迎合。崔家假山边的那一段描写简直是言小里的一股清流,既不欲迎还拒,也不苦大仇深,画面甚至香艳动人。

曹丹菲有勇有谋,性格洒脱。是女性,但她样样出色,不依附男性,不逊于男性,能和爱上的那个男子并肩。

他的回应是:你要嫁谁,同我要不要娶个我不爱的女子,有何关系?我爱你,就只想和你在一起。如果不是你,那我也不想要别人!

真正是不将就,只爱你。

故事不傻白甜,不只有恋爱脑。相爱的感觉如此美妙,就像中了蛊。

她想:如果现在有人要将他们分开,她也会不顾一切代价地去抗争。

她说:走到哪步算哪步。我失去过很多身边的人,这教会我,在有机会的时候,就要去好好珍惜。也许我们走不到白头。那又如何?至少在彼此生命中的这一段里,我们没有虚度光阴。

王菲在《闷》里唱:

怪不得能动不动就说到永恒

谁说爱人就该爱他的灵魂

否则听起来就让人觉得不诚恳

是不是不管爱上什么人

也要天长地久求一个安稳。

曹丹菲终究是个俗人呢。她知道哪怕崔景钰没有这么好的家世和容貌,就凭借他们两人这些年生死相交的情分,她也会爱他如初。可是她也爱他的俊美无双,爱他的才华,爱他那种钟鸣鼎食之家才养得出来的精致和优雅。

爱是欣赏与包容。她爱的是崔景钰,那个完完整整的人。同样,崔也是这样爱她。

经常看到各类鸡汤,好的爱情是如何云云。到底怎样才是好的爱情呢,见仁见智。但在我看过的靡宝作品中,不论是古言,还是现言,她从头至尾都在强调,好的感情,一定是相互独立的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家世外貌的门当户对,是才华智慧和能力上并肩,也就是所谓的强强。如自小我们就学过《致橡树》: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好的爱情故事,一定是折射出人的处境与挣扎。《盛世华族梦》用了大量的篇幅写了曹崔二人之间的误会,由初见时双方令人生厌的第一感,到不知不觉地好感顿生,又有周围人的推波助澜,两人的身份地位的限制,双方都以为自己不可能为对方所爱,但又情不自禁地想靠近,又怕自己自作多情,带来了故事的曲折动人。爱的越深,越不敢去想,不去试探,又困于周围的人和事,慌慌张张地低到尘埃。在不爱的人面前,却自在洒脱。崔景钰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和孔华珍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曹丹菲也以为凭着过去的敬仰和恋慕,她能和段义云共度一生。结果是他们白白浪费了好多时间。

感情未知前,双方一次次擦肩而过。那些辗转反侧,那些黯然神伤,那些爱而不得,那些阴差阳错,心意越清晰,故事张力就越具体。在爱里面两个人平等是重要的,但爱情故事里是不够的,所以又有了“患难之交恩爱深”:一起历经大事件双方的成长,曹丹菲的意外受伤。

幸运的是,他们最后携手相伴。蜡梅玉簪和白鹿灯,找到真正的有缘人。

“我历经半生才得到你,又怎么舍得轻易死?我们还有半世要一起过,所有的分离都只是暂别罢了。”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想要你牵我的手。”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盛世华族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盛世华族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