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诗集校笺 文天祥诗集校笺 评价人数不足

筆記

溫陵蘧廬
2018-04-04 16:30:51

卷一《次鹿鳴宴詩》“司隸龍門幸綴名”,注曰:“龍門:科舉考試場的正門。……亦借指科舉會試。會試中式為登龍門。……綴名:成名;著名。這句是說,文天祥、文璧兄弟二人,是通過科舉考試的正當途徑而成名的。”按,《後漢書》卷六十七:“李膺字元禮,潁川襄城人也。……再遷,復拜司隸校尉。……是時,朝廷日亂,綱紀穨阤,膺獨持風裁,以聲名自高。士有被其容接者,名為登龍門。” 《劉良臣母哀辭》“彼美其盛壯兮,甘白首於一婺”,注曰:“婺:星名。即‘婺女’,又名‘須女’‘女宿’,舊時用作對婦人的頌辭。”按,此篇前押“彝”字,後押“頤”“滋”“之”“悲”,則“婺”字當為“嫠”字之訛。 《和蕭安撫平林送行韻》“祕苑固知朋可正”,注曰:“祕苑:猶禁苑。帝王的林園。”按,《明皇雜錄》卷上:“時劉晏以神童為秘書正字,年方十歲,形狀獰劣,而聰悟過人。玄宗召於樓上簾下,貴妃置於膝上,為施粉黛,與之巾櫛。玄宗問晏曰:‘卿為正字,正得幾字?’晏曰:‘天下字皆正,唯“朋”字未正得。’”句用此。又,同卷《和朱衡守約山韻》“昔人一出正朋字”句亦用此事,注亦未明。 卷二《聽羅道士琴》“藍田滄海意,請問玉溪子”,注曰:“藍田滄海:代指高山大海。或謂高山下沉為大海,大海突升為高山,喻世事變化之大、之速。”又曰:“玉溪子:指羅道士。”按,玉溪指李義山,其《錦瑟》詩有“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之句。 《貧女吟》四首其三“百巧不救貧,誤拜織女星”,注曰:“織女星:星名。在銀河西,與河東牽牛星相對。此處用以喻貧女。”按,《荊楚歲時記》:“七月七日,世謂織女牽牛聚會之日,是夕,陳瓜果於庭中以乞巧。”所謂“拜織女”者政謂乞巧也。 《和故人韻》“醫瘡咸糶新”,注但釋“瘡”“咸”“糶”三字義。按,唐聶坦之《詠田家》:“二月賣新絲,五月糶新穀。醫得眼前瘡,剜卻心頭肉。”文山此句乃檃括聶詩。 《題靜山》“所以尼丘人,仁智不廢一”,注曰:“仁智:仁(仁愛;愛人)與智(智慧;聰明)。”並引《孟子·公孫丑下》“仁智,周公未之盡也”語。按,《論語·雍也》:“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者壽。”二句用此。 《贈梅谷相士》“後來廣平腸,冰雪峙氣骨”,注曰:“廣平:指晉周處。因他曾任廣平太守,故稱。他為廣平太守,三十年滯訟一朝斷決。齊萬年反,他力戰死。廣平腸,就是指周處這種剛腸的性格和節操。”按,唐皮襲美《桃花賦》序:“余嘗慕宋廣平之為相,貞姿勁質,剛態毅狀,疑其鐵腸石心,不鮮吐婉媚辭,然睹其文而有梅花賦,清便富豔,得南朝徐庾體,殊不類其為人也。”“廣平腸”謂此。 《贈楊樵隱應炎談命》“終南遯士,仕宦梯媒”,注曰:“指隱居於終南山的唐代詩人王維。他晚年過著一種亦官亦隱、亦儒亦佛的生活。”按,《大唐新語》卷十:“盧藏用始隱於終南山中,中宗朝累居要職。有道士司馬承禎者,睿宗迎至京,將還,藏用指終南山謂之曰:‘此中大有佳處,何必在遠!’承禎徐答曰:‘以僕所觀,乃仕宦捷徑耳。’藏用有慚色。”二句謂此。 《贈魏山人》:“君不見而家直臣犯天怒,身死未寒碑已仆;又不見而家處士承天渥,閉門水竹以自樂。”注但釋“直臣”“天怒”“處士”“天渥”之義而未明本事。按,“直臣”謂唐魏徵,“處士”謂宋魏野。《新唐書》卷九十七:“(魏)徵亡,帝思不已,登淩煙閣觀畫像,賦詩悼痛,聞者媢之,毀短百為。……又言徵嘗錄前後諫爭語示史官褚遂良。帝滋不悅,乃停叔玉昏,而僕所為碑,顧其家衰矣。”又,《宋史》卷四百五十七:“魏野,字仲先,陝州陝人也。……居州之東郊,手植竹樹,清泉環繞,旁對雲山,景趣幽絕。……詔州縣長吏常加存撫,又遣使圖其所居觀之。五年四月,復遣內侍存問。” 卷三《贈祕書王監丞》“君不見祕書外監賀放翁,鏡湖一曲高清風”,注曰:“《鏡湖》:樂曲名。賀知章歸隱會稽,詔賜《鏡湖》一曲。”按,《新唐書》卷二百十九:“(賀知章)又求周宮湖數頃為放生池,有詔賜鏡湖剡川一曲。”“一曲”者,猶一隅、一角也。 《哭祕書彭止所》:“奠芻和淚遣”,注曰:“奠芻:用作祭奠的家畜。芻,指吃草的牲口,如牛、羊等。”按,《後漢書》卷五十三:“及(郭)林宗有母憂,(徐)稚往弔之,置生芻一束於廬前而去。” 《和龔使君韻》:“淡和心事葛天民”,注以南宋葛天民當之。按,晉陶淵明《五柳先生傳》:“銜觴賦詩,以樂其志,無懷氏之民歟?葛天氏之民歟?”同篇“長倩君賓孫子行”,注以為“長倩”為鄒長倩,“君賓”為龔勝。按,既云“孫子行”,明是用龔使君同姓人事。《法言》卷六:“楚兩龔之絜,其清矣乎?”晉李軌注:“楚人龔君賓、龔長倩也。當成、哀之世,並為諫大夫,俱著令聞,號曰‘兩龔’。” 卷五《生日謝朱約山和來韻》“兼謩故事強安排”,注曰:“謩,同‘謨’。計謀;謀略;謀慮。”按,唐白樂天洛中九老會詩注:“時秘書監狄兼謩、河南尹盧貞,以年未七十,雖與會而不及列。” “兼謩故事”謂此。 卷七《赴闕》“丈夫竟何事”,注引宋張思光《門律自序》。按,當作齊張融。 《二王》“五龍夾日復唐天”,注曰:“五龍:古代傳說中五個人面龍身的仙人。道教稱為五行神。……此指可以匡復宋室河山的能人。唐天:代指宋天。”按,《新唐書》卷一百二十八狄仁傑本傳:“赞曰:武后乘唐中衰,操殺生柄,劫制天下而攘神器。仁傑蒙恥奮忠,以權大謀,引張柬之等,卒復唐室,功蓋一時,人不及知。故唐呂溫頌之曰:‘取日虞淵,洗光咸池。潛授五龍,夾之以飛。’世以為名言。”“五龍”者謂張柬之、敬暉、崔玄暐、袁恕己、桓彥範,武后天授五年五人立中宗為帝,復國號唐。 《弔五木》“富平名委地,好水淚成川”,注於上句曰:“富平:富平侯的略稱。據《漢書·張安世傳》記載,張安世封富平侯,傳子延壽,延壽傳勃,勃傳臨,臨傳放,五世襲爵。……委地:喻沒落,消亡。”下句無注。按,此二句謂南宋張浚兵敗富平與北宋征西夏兵敗好水川事爾。 卷十一《石三峰為示十字云昔日乘龍貴今朝汗馬勞為足六句》“若作淒然賦,吾將僕命騷”,注但云“意謂作者將仿效屈原賦《離騷》那樣的充滿理想與追求的詩篇”而未溯所本。按,唐杜牧之《太常寺奉禮郎李賀歌詩集序》:“賀生二十七年死矣。世皆曰:‘使賀且未死,少加以理,奴僕命騷可也。’” 《中秋》“舊奪宮袍空獨步”,注曰:“宮袍:古代官員的禮服。……獨步:獨一無二,超群出眾,無與倫比。”按,《隋唐嘉話》:“武后遊龍門,命群官賦詩,先成者賞錦袍。左史東方虬既拜賜,坐未安,宋之問詩復成,文理兼美,左右莫不稱善,乃就奪袍衣之。” 卷十二《葬無主墓碑》“太祖下江南,誓不戮一人”,注曰:“太祖:指宋朝開國皇帝趙匡胤。他曾以‘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人’鐫為誓碑立於太廟秘室,垂示嗣君:‘子孫有渝此誓者,天必殛之。’(《宋稗類鈔》卷一《君範》)”按,《宋史》卷三太祖本紀三:“九月癸亥,命宣徽南院使、義成軍節度使曹彬為西南路行營馬步軍戰櫂都部署,山南東道節度使潘美為都監,穎州團練使曹翰為先鋒都指揮使,將兵十萬出荊南,以伐江南。將行,召曹彬、潘美,戒之曰:‘城陷之日,慎無殺戮。設若困鬥,則李煜一門,不可加害。’”卷二百五十八曹彬本傳:“城垂克,彬忽稱疾不視事,諸將皆來問疾。彬曰:‘余之疾非藥石所能愈,惟須諸公誠心自誓,以克城之日,不妄殺一人,則自愈矣。’諸將許諾,共焚香為誓。” 《懷祖逖》“東門長嘯兒,為遜一頭地”,注曰:“長嘯:撮口發出清越悠長的聲音。古人常以此述志。”按,此指石勒,《晉書》卷一百四石勒載記:“年十四,隨邑人行販洛陽,倚嘯上東門”。石勒累為祖逖所敗,故云“遜一頭地”。同篇“何哉戴若思,中道奮螳臂”,注曰:“這句是說,祖逖到老年還以其微薄之力來拯救國家和民族,收復被敵人侵佔的國土,令人敬重。”按,《晉書》卷六十二祖逖本傳:“方當推鋒越河,掃清冀朔,會朝廷將遣戴若思為都督,逖以若思是吳人,雖有才望,無弘致遠識,且己翦荊棘,收河南地,而若思雍容,一旦來統之,意甚怏怏。”二句謂此。 卷十三《戊寅臘月二十日海豐敗被執于今二周年矣感懷八句》“太傅祗圖和藥了”,注曰:“太傅:古時官名。為三公之一,輔弼天子治理天下。借指作者自己(文天祥雖未任過太傅,但官至丞相少保,位同三公,是朝廷的輔弼之臣)。和藥:調和藥物。此指服藥(被執時服腦子)。” 按,《漢書》卷七十八《蕭望之傳》:“為太傅,以論語、禮服授皇太子。……於是望之仰天歎曰:‘吾嘗備位將相,年逾六十矣,老入牢獄,苟求生活,不亦鄙乎!’字謂雲曰:‘游,趣和藥來,無久留我死!’竟飲鴆自殺。” 卷十四《讀赤壁賦前後二首》其二“八龍寫作詩中案”,注曰:“八龍:神話中的八匹駿馬。亦指有才望的人。”按,此謂烏臺詩案事,《聞見近錄》:“蘇子瞻在黃州,上數欲用之,王禹玉輒曰:‘軾嘗有“此心惟有蟄龍知”之句,陛下飛龍在天而不敬,乃反求知蟄龍乎?’章子厚曰:‘龍者非獨人君,人臣皆可以言龍也。’上曰:‘自古稱龍者多矣,如荀氏八龍,孔明臥龍,豈人君也?’”

39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0)

查看更多回应(10)

推荐文天祥诗集校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