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决定按自己的心意度过这无常的浮生

twilight
2018-04-04 16:23:46

《茶》 五十年后,你七十五岁生日的那天我们相遇,去喝杯茶。 你依旧身材苗条,嘴唇红润而饱满,眼睛却陷在皮肤的褶皱里。片刻,我忆起我们十九岁,赤裸躺在东方地毯上,在莱克星顿的客厅里——你的光滑细长的身体,苍白的大腿晃动着,耻毛上是性欲的湿气,我们伴随烈欲而晕眩,狂野,惊恐——你父亲用犹豫的嗓音从楼上喊道:“莉莲?莉莲?莉莲?”我们喝完茶,简单地拥抱。我们各自知道:我们已经苍老。你载我到万豪酒店的住处,紧握着方向盘,我们对着黑暗调整视线。 《心情——写给女儿》 支持我理解我选择了我 谢谢暖暖的笑脸明亮的歌声这样小小的幸福 谢谢呀你小小身体里满满的能量让我信心十足好好生活一直想说 谢谢 让我生下你因为有你 每一个日出都让我 有点想说感谢我那么平凡但你还是挑了我我会一直自豪的因为我是你挑的妈妈 《人的一生》 人的一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每一件事情。没有足够的空间去容纳每一个欲望。《传道书》的说法是错误的。人不得不在恨的同时也在爱,用同一双眼睛欢笑并且哭泣,用同一双手抛掷石块并且堆聚石块,在战争中制造爱并且在爱中制造战争。憎恨并且宽恕,追忆并且遗忘,规整并且搅混,吞食并且消化——那历史用漫长年代

...
显示全文

《茶》 五十年后,你七十五岁生日的那天我们相遇,去喝杯茶。 你依旧身材苗条,嘴唇红润而饱满,眼睛却陷在皮肤的褶皱里。片刻,我忆起我们十九岁,赤裸躺在东方地毯上,在莱克星顿的客厅里——你的光滑细长的身体,苍白的大腿晃动着,耻毛上是性欲的湿气,我们伴随烈欲而晕眩,狂野,惊恐——你父亲用犹豫的嗓音从楼上喊道:“莉莲?莉莲?莉莲?”我们喝完茶,简单地拥抱。我们各自知道:我们已经苍老。你载我到万豪酒店的住处,紧握着方向盘,我们对着黑暗调整视线。 《心情——写给女儿》 支持我理解我选择了我 谢谢暖暖的笑脸明亮的歌声这样小小的幸福 谢谢呀你小小身体里满满的能量让我信心十足好好生活一直想说 谢谢 让我生下你因为有你 每一个日出都让我 有点想说感谢我那么平凡但你还是挑了我我会一直自豪的因为我是你挑的妈妈 《人的一生》 人的一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每一件事情。没有足够的空间去容纳每一个欲望。《传道书》的说法是错误的。人不得不在恨的同时也在爱,用同一双眼睛欢笑并且哭泣,用同一双手抛掷石块并且堆聚石块,在战争中制造爱并且在爱中制造战争。憎恨并且宽恕,追忆并且遗忘,规整并且搅混,吞食并且消化——那历史用漫长年代造就的一切。人的一生没有足够的时间。当他失去了他就去寻找,当他找到了他就遗忘,当他遗忘了他就去爱,当他爱了他就开始遗忘。他的灵魂是博学的并且非常专业,但他的身体始终是业余的,不断在尝试和摸索。他不曾学会,总是陷入迷惑,沉醉与迷失在悲喜里。人将在秋日死去,犹如一颗无花果,萎缩,甘甜,充满自身。树叶在地面干枯,光秃秃的枝干直指某个地方,只有在那里,万物才各有其时。 《世事沧桑话鸣鸟》 那只是一只鸟在晚上鸣叫,认不出是什么鸟,当我从泉边取水回来,走过满是石头的牧场,我站得那么静,头上的天空和水桶里的天空一样静。多少年过去,多少地方多少脸都淡漠了,有的人已谢世,而我站在远方,夜那么静,我终于肯定我最怀念的,不是那些终将消逝的东西,而是鸟鸣时那种宁静。 《阿惠雅尼》 阿惠雅尼,“带来快乐的人”,她的身体发出欢乐,她以肉体为生……她站在那里,波浪一样摇摆;她知道怎样打扮才使每一寸肌肤都在诱拐……她摆出花的姿势,但不像花瓣那样静止……也不知歇息。她的心一直在飞,她蝉翼般颤动的心一直在飞……而她的双臂挥出多变的意象,她的眼睛召唤。这双眼睛在弯弓一样的睫毛下顾盼,微笑,直到大声欢笑,她的魅力就这样传达在空中。 《真爱的时刻》 她突然从凳子上蹦下来,用力把风油精摔在地上——刚刚她正用它涂玻璃窗上污渍,一边和婆婆吵架。无非是些小问题,针尖和顶针的小小误解,但这次她爆发了,像闪电击中的毛栗子因委屈而说恶毒的话。我训她,她咣当当翻出车钥匙,要下楼去她也不知道的某处,大声喊别拦着我!我在门口箍住挣扭的她就像阻止青春期的女儿离家出走。然后把她抱到沙发上─最近她重了,可还是不到一百斤。这是你的不对!我给她讲道理,她愤怒地还以不讲理。─好吧,你也有一定道理,但也不能这样!她又报以气呼呼抽泣。我拽着她给妈妈道歉,她语气生硬,像宣布决定。回到里屋,在小溪的小木床上,满屋子风油精味儿中我们接着角力。我边安慰边批评,时而温柔,时而严厉。她一会儿愤怒地反驳一会儿愤怒地沉默。那就像理智的军队进攻感性的城堡,声势浩大却无功而退。一小时,两小时过去了。妈妈带小溪下楼了。我继续抓住那些细节,滔滔不绝地分析,像一个给双方辩护的律师。又像个训诂学家,陷在敏感脆弱的沼泽地,追溯每句话的渊源,它的真实含义。再次说起无论如何这辈子是我们走在了一起……不管怎样我会疼你一直到老,你也得像原来那样照顾我。我是这么说的,语调压得很低─因为我真的疲惫了并有些厌倦。然后毫无征兆,从来没有过地─在她生命中肯定也是第一次─她扑进我的怀里。紧紧搂着枕在肩膀上抽动。哭得那么投入那么大声。风油精味更加浓烈,一地碎玻璃碴,在那些小角落闪着小小亮光。房间寂静如高山空地。那一刻我真的感到了某种变化。似乎岩石也在融雪下变得柔软。我摩挲着她的头发任她孩子似的涕泪横流一下又一下,倾尽全力在我身上捶打。而我狠狠抱住她,紧得两个人都难以呼吸,就好像我从来没有这么彻底地拥有,又好像如果我松开整个世界就会再次破裂。 《如果你整夜不眠》 如果你整夜不眠那就要留心正在到来的财富那你就可以用黑夜的秘密太阳取暖让你的眼睛睁开直到温柔的黎明来临今晚就尝试挑战你瞌睡的双眼不要让你的头安枕等待上天的施舍黑夜是礼物的赠与者摩西在某一个夜晚开始他十年的旅程他受到一棵树的邀请观看烈火与光明穆罕默德也是在那个神圣的夜晚出发当他听到那荣耀的声音当他升到天上白天是为了谋生而黑夜只是为了爱常人早早安睡而爱者整夜向真主低语有一个声音整夜都在呼唤你要你在这珍贵的时分醒来如果你现在错过机会当你抛下你的身体你的灵魂就会悲哀死亡是不归的生命 《恩赐》 多么幸福的一天。雾早已消散。我在花园里干活。蜂鸟们悬停在那忍冬花上。这世间没有什么物事我想占有,我知道也没有谁值得我去嫉妒。我承受过的任何罪恶,我已忘记。想起那曾是同一个我也并未使我张皇。我身体里没有觉出疼痛。直起腰来,我看见蓝色的海和风帆。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我给你我已死去的祖辈,后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先魂:我父亲的父亲,阵亡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死的时候蓄着胡子,尸体被士兵们用牛皮裹起;我母亲的祖父——那年才二十四岁——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亡魂。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我将一把烧焦的头发》 我将一把烧焦的头发撒在你的杯子里。既不能吃,也不能唱,既不能喝,也不能睡。青春呀,也没有什么欢乐,糖块也没有什么甜味,在漆黑的夜晚,也不能与年轻的妻子亲热和温存。正如我金色的头发变成了一堆灰烬,你青春的岁月也变成了白色的冬天。你将变得又聋又哑,变得像苔藓一样干枯,像一声叹息一样逝去。 《玫瑰色耳朵》 我以为我很熟悉她我们已共同生活这么多年我熟悉她小鸟般的头洁白的手臂和腹部直到有一次一个冬夜里她坐在我身边在从我们身后倾泻的灯光里我看见一只玫瑰色耳朵一瓣可爱的皮肤耳廓里血液在流淌当时我什么也没说能写一首关于玫瑰色耳朵的诗该有多好但不要写得让人们说他竟然选这样的标题他想故弄玄虚写得甚至没人会笑写得他们能明白我在公开一个秘密当时我什么也没说但那天夜里我们一起躺在床上我轻柔地尝试了一只玫瑰色耳朵的奇异的味道 《一切都很简单》 哦,假如我是一支蜡烛,就让我一点一点地燃烧吧,从一端到另一端,简简单单,恰似孩子们的算术题……首先我的头会消失,这真是幸福!世人会说:“多么没头脑的姑娘!”我会忘记一切,什么也不再去理解,接着我的心会融化,我不再爱,不再恨,任何痛苦都无法将我触摸。世人会说:“多么没心没肺的姑娘!”就这样继续下去。我不再有任何愿望,也不再有任何激情,我那携带着帆船的血液会纷纷流散,唯有干裂的膝盖会孤零零地留下,不失尊严地颤抖,或者跪倒在地,谁都不愿再费任何口舌。最后的宁静中,蜡的池沼会渐渐冷却,为了它的光带给世界的任何可怕的阴影而受惩罚。

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读首诗再睡觉的更多书评

推荐读首诗再睡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