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是口头禅,看破不说破

幽游烟丝
2018-04-04 16:12:48

我原以为这该是一本来自胡适先生的散文、小品、信札之类的汇编,便想着若是从只字片语的段落里,一览国学大家之朗朗英姿,当是多么光风霁月的事情。然而,一开篇,某种现实大海冷冷拍下的既视感就迎面而来。呜呼,这竟是胡适先生多多多年前的讲课实录。

这是让人失望的吗?当然不是。

民国时候,百家争鸣,既有唯心向学之人,寻求救国新政,也有考据问史之人,重塑民族脊梁——这胡适先生,显然属于后一种。而从某某段落里读到《柳如是评传》之故事而叫我神往不已的陈寅恪,也是同道中人。

这种往故纸堆里寻法子的行径,在当时那种大江大河激荡千里的年月,自然不受待见要比欣然向往多的多的多。但是这并不能够掩盖那样的学者,以无比严苛审慎的态度,将层层夯土层中埋藏的国家记忆一一梳理出来的功德。

真是了不起!

而《看破不说破》,则算是胡适对于中国的禅学之萌起发展、门户道宗、理论变迁这一部大历史的考据成果,当然,作为课件讲义,当中不乏口语生动的地方。只是时隔太久,我亦不在现场,终究是无法推导,这该是胡适先生天性使然,还是他为了调动课堂气氛的小小玩笑。


当然,这书里头为

...
显示全文

我原以为这该是一本来自胡适先生的散文、小品、信札之类的汇编,便想着若是从只字片语的段落里,一览国学大家之朗朗英姿,当是多么光风霁月的事情。然而,一开篇,某种现实大海冷冷拍下的既视感就迎面而来。呜呼,这竟是胡适先生多多多年前的讲课实录。

这是让人失望的吗?当然不是。

民国时候,百家争鸣,既有唯心向学之人,寻求救国新政,也有考据问史之人,重塑民族脊梁——这胡适先生,显然属于后一种。而从某某段落里读到《柳如是评传》之故事而叫我神往不已的陈寅恪,也是同道中人。

这种往故纸堆里寻法子的行径,在当时那种大江大河激荡千里的年月,自然不受待见要比欣然向往多的多的多。但是这并不能够掩盖那样的学者,以无比严苛审慎的态度,将层层夯土层中埋藏的国家记忆一一梳理出来的功德。

真是了不起!

而《看破不说破》,则算是胡适对于中国的禅学之萌起发展、门户道宗、理论变迁这一部大历史的考据成果,当然,作为课件讲义,当中不乏口语生动的地方。只是时隔太久,我亦不在现场,终究是无法推导,这该是胡适先生天性使然,还是他为了调动课堂气氛的小小玩笑。


当然,这书里头为了将原史还原,自然旁征博引不嫌其多,我类凡夫俗子,自然无法读通读透,只觉得艰涩乏味,真如嚼蜡一般难以下咽。

但是既然是考证,便有着诸多去伪求真的环节,若当做是佛门的八卦,倒也读起来有趣好玩。我竟大约摸的想,胡适先生以如此累赘的方式,穿插调笑意趣,或许就是要引那些非禅心的人,也能一窥禅史演变之一二,触类旁通的延展到别的地方去。于是,用同样思辨的方式,来研磨眼前那些并未见的有太多意义的繁花似锦,才能回归到质朴的灵慧——这个,用曹雪芹的话来说,大约就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了。

那么,那些佛门的八卦有哪些呢?

如果我在这小文里都一一列举出来,岂不是无趣极了,而且还违背了书名那看破不说破对独立思考的鼓励和褒扬。既是已然当了八卦来读,索性就当做八卦来传,大约也是不错的。


书里头的一大高潮,大约就是神会和尚八十高龄在洛阳发起革命,讨伐神秀一脉非是法统正宗的故事。

神会和尚一度被历史淹没,如果不是法国人还是英国人从敦煌里拿走的那些个宋前书卷,胡适大约也很难考证出他的真实事迹,那一首“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或许也不过是佛家无足轻重的口头禅而已。然而,神会和尚一把年纪,在洛阳侃侃而谈、大骂自己的师兄弟假冒伪劣,也显得无聊极了。

那么,神会的师傅慧能,和神秀和尚,到底谁才是弘忍的传授衣钵的对象呢?传说里,明镜亦非台赢过了时时勤拂拭,所以慧能是正宗。但是胡适先生考证下来,“传衣钵”这件事是不存在的,那么神会说,弘忍把自己的传法袈裟给了慧能,就是胡说八道咯?

这个有什么稀奇,神会其实连达摩到中土之后之前的那些世系都混知懵懂,信口胡说了,一件袈裟有什么了不起?况且,这并不能够阻止他在安史之乱后,成为洛阳街头牛到一塌糊涂的大传教者。没错,虽然对道统传袭的认知一塌糊涂,然而他的佛法植根于民众,诚如他的师傅得道于灶间一眼,满满的烟火气,那种消费者洞察,是真金白银的火眼金睛!所以才能在市井之中煽动力满满,真正是一名伟大的演说家了。

书里头他一出现,便觉得神会和尚酷似民国时期的释道禅大家南环瑾,一样从不自绝于烟火,以极其通俗之说道于人棒喝或偈语,点到为止,从不说破,是以从者如云,信者不断。想想还真有不少人暗讽南其实一宗教骗子耳,神会似也不差矣……真是有点古今相合的好玩,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乱世之中,唐有神会,民国怀瑾,未知时也命也。


大约会有人对我嘲笑神会和尚乱编法统有失敬畏,非也非也,如果任由歪理邪说将正经历史胡搅蛮缠成白马非马,那才是真正的不敬畏。胡适先生远渡重洋、查阅典籍、不辞劳苦、反复勘考,应该就是因为那一份大敬畏。

譬如后人著曹溪一脉禅说,里头年岁纷乱,语法不通。却有人认为非灵性不能解读,奉为典籍,顶礼膜拜。可是历史学家却不喜欢那种依仗着想象力去填补认知空白的方法,闭门造车的前提是,你得知道官定车辙的间距,才能手到功成。胡适先生从宋之前的典籍倒退至安史之乱后,一个版本接着一个版本的比照,终于发现了哪些是疏注混入正文,哪些是胡编乱造。胡适先生还举了《坛经》的例子,敦煌本12000字,惠昕本14000字,到了明藏本,竟有21000字。好吧,此处,我只列举数字而不发表意见,因为胡适先生说了,看破不说破。

不过也莫要指责和尚们对于神话师父、师祖、祖师爷有着无法戒除的瘾,菩提达摩自己跑来中土的时候,就做了年龄造假的事情。不过是南印度人长的着急了一些,就胡说八道自己已经一百五十岁了,想想那时候的平均年龄,这该多忽悠人啊。所以,也难怪他的徒子徒孙们对胡说八道乐此不疲,也对能够加重自己忽悠人砝码的所谓道统正宗争得头破血流,原就是祖师爷传下来的能耐,自然得允许他们把这个本事发扬光大不是。

没法子,即便是勘破红尘的庙宇,终究还是在红尘里,吴承恩指摘大雷音寺向唐僧堂而皇之的索贿,或许也真心是契合史实的意思。


胡适先生的讲课笔记,不只是为了让人对和尚们一点都不清净的事迹摇头无语的。他也很认真以及辩证的讨论的中国禅学的缘起。曾几何时,世间皆认为,中国的禅,远道而来,实在是附庸的结果。尽管,禅说里的顿渐哲学,实在有太多的说明,和战国时期的百家散文不谋而合。即便是秉承看破不说破的道理,那些大家也从未放弃用最浅显的方式和类比,来激发俗人顿悟渐修的可能性。

那么,这种直白不乏有趣的看破不说破,是怎么变成后面那种绕来绕去的东西的呢?

这里还真的是要提一提鼎鼎大名的玄奘和尚。他历经千辛万苦跑到印度去求大乘佛法,结果正好一头扎进了印度禅学最喜欢故弄玄虚的年份。他是如此耿直,把那些为复杂而复杂的思佛方式,一股脑儿的全带回了中土,极尽啰嗦冗长之能事,一时无两。由此看来,吴承恩在西游记里编排唐三藏迂腐不堪、冥顽不灵、无晓变通、缺乏自我思辨力,还真的不是在冤枉他。

唐四五六代后,神会在神都掀起滔天巨浪,既是推翻神秀一脉嫡传的身份,也是破除那种无趣和拘泥于无慧思辨的乏味。只不过,神会一脉无出大师,后头那些很厉害的大和尚,都是慧能师兄弟的徒子徒孙,还有那个连科幻大作海伯利安都深以为厉害的云门法师,也和大破大立的神会和尚没啥关系。胡适笔下,显然深为叹息,更以神会和尚淹没于史千余年而借词“抱玉”以为憾——这原文虽然是说慧能,然而却是站在神会的立场发声,我以为如此解读,也是合适。


罢了,这里头一旦展开,就铁定没玩没了了。反正一言以蔽之,这本书,哦,这本讲义,虽然考据的部分是艰涩难懂,但是本着对比的心情看八卦却颇为有趣。加之胡适先生的玩笑话如此恰到好处,既调节气氛,又不失大体,功力之深,由此可见一斑,着实让人佩服。

可读,可读,可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看破不说破的更多书评

推荐看破不说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