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喜欢的三个片段

梅凯
2018-04-04 15:50:03

第一个是出现在第九章,女主角在居室发现了一行小字引发很可爱的联想,既惊喜又充满了疑惑——

我跪下身子仔细查看橱柜底部,有了,在昏暗的角落里,有一行小字,似乎刚写上去不久,用针或指甲刻划出来。这行小字的全文是:Nolite te bastardes carborundorum。
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甚至不知道它是哪种语言。我猜想是拉丁文,但我对拉丁文一窍不通。不管怎么说,它传达着某种信息,而且是文字信息,这本身就大逆不道,更何况目前尚未被人发现。除了我,这行字就是写给我看的。写给后来者看的。
思索这行文字令我快乐。想到我正与她,与那个不知名的女人默默交流同样令我快乐。因为我不知道她是谁,即使知道,也从未有人向我提起。她这条忌讳之语费尽周折,终于能够传达给至少另一个人,那煞费苦心地显现在我橱壁上的讯息,终于被我开启阅读,想到这一点,更是令我快乐。有时我会自言自语地复述那些字眼。它们给我一种小小的愉悦。我想象着写字女人的模样,想她应该与我差不多的年纪,或许更年轻些。

第二个出自第十三章,充满仪式感的忏悔课,并通过一种强烈的方式强化意识形态灌输——

当时讲述时她几乎有些沾沾自喜。很可能根本是子虚乌有。上忏悔课时,与其说没什么可忏悔,倒不如编造些东西出来。但因为是珍妮,想必多少还有几分真实。
大家来说说,这是谁的错?海伦娜嬷嬷问,举起一根胖胖的手指。
她的错,她的错,她的错。我们异口同声地反复高喊。
是谁引诱他们的?海伦娜嬷嬷满意地微笑着。
是她,是她,是她。
上帝为什么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为了教训她,为了教训她,为了教训她。

第三个场景出自第三十四章女主角和大主教的对话,他们聊天聊到了爱情——

你是个聪明人,我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我们究竟忽略了什么东西?
爱,我说。
爱?大主教不解。哪一种爱?
恋爱,我说。
大主教望着我,目光如孩子般直率坦荡。哦,你是说这个,他说。我读过那些杂志。过去人们推崇的就是这个东西,不是吗?可它是否真的物有所值,所谓的恋爱?包办婚姻的结果往往一样美满,有时甚至更好。
谈情说爱,丽迪亚嬷嬷带着厌恶的口气说。可别让我逮着。姑娘们,这里可不许害相思病或想什么六月新娘的美事。她摇着手指。这里需要的不是爱情。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那些均属于畸形年代,大主教说。历史的偶然罢了。我们所做的是使一切回归自然。

然后,很奇怪的是,我竟然觉得大主教说的很有道理,尽管我也知道我这个想法完全没有道理。荒唐的世界,诚如作者阿特伍德反复说过的,她所描写的不是一个虚构的世界,而是真实的历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使女的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使女的故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