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点小想法

大侠李慕白
2018-04-04 看过

读了陀爷的《罪与罚》、《群魔》之后,这本《卡拉马佐夫兄弟》应该是比较好读的一本了。说它好读,是因为此书有个吸引人眼球的情节,即一个杀人事件;但对于陀爷的想向读者表达的观点,我想若是自己没有深入的思考过类似的问题,怕终究是难有深刻体会的。

情节上,一个老子和三个儿子,老子被杀,谁杀的,为什么杀?这是作者的情节框架,在这个框架之下,作者讨论了众多的问题(主要是人与宗教的关系)。尤其是我在读“宗教大法官”这一节时,受到了震撼。1881年的作品,2018年读起来仍然有种如浴春风的感觉,在这个二三十岁就称自己老了、佛系青年的时代,我们的精神没有呈现出与物质上的满足相适应的局面,某种程度上倒是适得其反。可是翻翻一些老书,原来我们的选择仍然很多,只是看你怎么选而已。

本书中讨论到的一个重大主题就是人与宗教的关系。依照我所受到的教育,可以对宗教做如下线性的理解。首先,“宗教是精神鸦片”,这是对宗教的定性。宗教是唯心的,没有认识到“物质的第一性”这个真理,故而故宗教是虚幻的,飘渺的,远离我们生活的,如此种种。多年之后,在我想到宗教这个字眼时,高中思想政治课本上的内容如此熟悉的跳了出来,但不能否认,这是我对宗教的第一印象,也是基础印象。

虽然宗教是“精神鸦片”,但不可否认世界上仍然有那么多的人在吸食这种鸦片,为什么呢?正如之前的工作经历中接触到的一些吸毒人员,当时我也产生了一个类似的想法,既然吸毒是有害的,为什么仍然还有这么多人来吸毒? 我喜欢就一些小问题寻根究底,现在,在我有了一定工作经历、经历过婚姻、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后,我想用我简单朴素的思维方式,从另一个角度来谈谈这个古老的话题。

宗教是许多想法的综合体,许多想法的集合。这里面涉及到两个部分,一个是想法,一个是集合。先谈谈“想法”。我饿了,所以我要去吃饭,“我饿了”是一种想法,这种想法基于生理上的需要而产生。宗教中的想法很多,天上有佛祖、上帝是存在的、穆罕默德是真主安拉在人间的最后一位先知,这些都是宗教中的想法,这些想法的起源来自于人精神上的需求。

人为什么会有这种精神需求,这种需要宗教的精神需求,是一种必要的精神需求吗,还是一种选择性的需求(并不适用于每个人)。在这个问题上显然就见仁见智了,这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答案。从实务上来看,在我们国家,有这种需求的人是越来越少了,据说我们国家在唐朝时是个佛教国家,佛教是国教;而我们现在是个无神论国家。从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情况来看,似乎当代人中无神论者的比例也是占据大多数的。我们知道几次推动世界进步的原动力都源于技术革命,应当说,技术、科技这种理性的产物与非理性的宗教是格格不入的,好像大多数科学家也都是无神论者,但偶尔也看到某些著名科学家的“上帝的确是存在的”类似的言论,至今无法理解。

再谈谈对于“集合”的理解。宗教中许多观念的集合呈现出一种系统性,即由A可以推导出B,不孤立,有联系,仿佛是从一颗种子里生长出来的一系列的观念,这就让人比较容易接受。无需生硬牢记住若干个无内在联系的观念,只需你接受了一个核观点,其余的观点你都可以自然的接受了,呈现出“合一”的局面。我觉得这就是在历史上宗教有众多信徒的原因之一,其系统性、自发性让人没有思想观念上的矛盾,带来精神世界的和谐、安宁、一致,精神上没有了困扰,行动上自然会朝着既定的目标去一步步的实现。

某类想法的有机的集合,应该是现阶段我对于宗教的理解。

其次再谈谈自己对于“宗教大法官”这一节的看法。宗教大法官这一节的讨论重点,书中标明的是天上的基督与世间的基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的理解是理想与现实的关系。一种观点认为理想总归是理想,本质上是不能实现的,因此在现实中,只需要打着真理想的旗号就行了,做的事情可以是与真理想南辕北辙的,无法认真对待理想,因为人们知道理想必不能实现。这是虽然造成了一种精神上的撕裂,但却带来了一种现世的满足。另一种观点认为,理想最终是能实现的,虽然比较遥远,但我们在世间的每一步,都是朝着我们可以到达的天国的目标去前进,虽然过程很艰辛,但现实的行动是现实的理想的一部分,两者有机统一。用一句中国的古话来讲,应该是一种“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精神吧。

陀爷想展示的世界非常的艰深,暂时就擦出了这样的一些小火花,记录一下,聊以自慰。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卡拉马佐夫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