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煌 苍煌 评价人数不足

永不妥协的社会派推理

申仙
2018-04-04 13:55:51

社会派小说起源于日本,扎根于日本,并发展于日本,这是源自日本民众共通的不确定、不安全感所导致的社会共识。隐藏在推理条件下的社会派,其本体更偏向故事本身,不同于甲贺三郎在1926年提出“本格”和“变格”的概念,社会派是另一条独立的线,公推的发起者是松本清张,上个世纪初的以「点与线」「砂器」「零的焦点」三部曲达到日本推理巅峰。

如何区分本格与社会派推理,前者江户川乱步为代表加入变态心理、离奇事件引出意外性事件,西方如爱伦坡、阿婆都是耳熟能详的人物;后者则是先成书,再成推理,以社会问题入手,针对人性深处的动荡进行挖掘,代表人物几乎被日本作家占领。这或许也是我始终对日本推理文学停留在阴郁、破碎、黑暗阶段的原因,值得一提的是,社会派森村诚一在《 恶魔的饱食》里还提及了日军侵略者的暴行,其良心可敬。那么如此就很容易明晰日本推理小说的门类了,故事比重大,推理比重小的是社会派,反之则是本格,被广大中国读者了解的东野圭吾,倒属于摇摆人,而更简单的区分就是:以《名侦探柯南》来看,原著漫画更多的停留在猜谜和悬疑,后期更新的剧场版以及一千话以后的故事,则开始向社会派迈进。

那么综上所述,毫无疑问,黑川博行属于社会派,而且是如前辈松本清张相同执拗的典型社会派。其直木奖获奖作《破门》,就是以日本社团(黑社会)与平民的纠葛为基础的逃亡故事。而直木奖的含金量有多大,2005年东野圭吾的《嫌疑犯X的献身》便是其中之一。

本书《苍煌》的故事同样如此,抛开有限的不剧透和破案环节,故事呈现的是发生在艺术界的贿赂丑闻,用故事中殿村的话来说——全都是些围着我选举找食吃的臭蟑螂

竞选两方毫无疑问都是日本画界的龙头,而二人请来的吉永和殿村则是不折不扣的政客,事实证明,无论拥有多么高超的艺术才能,沾染了政治都无法避免被侵染的后果,但他们的舍命一搏用自己的话来解释便是“再无退路了”,所谓的逼不得已,用旁观者的视角来解读,都是吃相极为丑陋的表现。而牵扯进市长贪污案里直至被监察厅追责,都是黑川在向当政者现实的控诉,我并不怀疑如殿村这般的体制内老人在年轻时也有过对艺术的执着热爱,但被归化后的结果已不仅仅是随着年纪渐长而老去的视力,更有先一步衰败的灵魂。

借卖画为由以高超出市场价极多的份额行收贿受贿的本事,似乎成为了政治与艺术界双方习以为常的共识,但一朝楼塌,因一场火灾事故引发的大佬们的渎职行为调查,继而无故牵扯到这次选举内幕,所有的议员都被重新梳。在故事行将结束时大河内向殿村透露出的消息,看似是为了大家的脸面让室生自己退出,又未尝不是政治里的另一项潜规则——投子认负,既往不咎,难听的话叫做“和稀泥”。而更让人讽刺的是,临走时大河内对新画的试探又是一场摆不上台面的贿赂暗示,在这场游戏里,没有人是干净的。

日本艺术院九位议员执掌大权的规则,就像是一个衍生出来的独立政府,他们对外依附在政治上巧取豪夺,对内又因其无人遏制的环境而变得不加收敛。任何权利机构的过度纵容而缺少监督,都是滋长人性丑恶面的最大帮凶,就像是前阵子愈演愈烈的某高校导师事件,就像是黑川笔下依旧猖獗的政客们。

“画画儿的不画画儿可不行”

黑川的希望不高,可依旧渺小。

(另,本打算找点那个某211导师的新闻材料,可知乎、微博话题栏都已被删除,实在无趣。)

20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5)

添加回应

推荐苍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