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的正义神话和真实的“亡灵迷宫”

mirahima
2018-04-04 12:31:43

美国枪击案频发。2017年10月1日的拉斯维加斯枪击案造成59人死亡。2018年2月21日中国的春节假期中,美国一所高中发生枪击案,造成17人死亡。前一事件因为伤亡惨重,后一事件因为一名华少年救人遇难获颁勋章而为国人所知。如果使用搜索引擎搜索“美国枪击案”,还可以看到一连串伤亡情况不等的枪击案,且每年都有伤亡惨重的事件,最可怕的是校园枪击案越来越多。

2017年10月1日拉斯维加斯枪击案现场

因此美国关于禁枪的呼声和争论越来越多。然而一提禁枪美国人可谓是吵得天翻地覆,这个问题可以上升到政治高度。The Gunning of America 这本书也是在美国一上市就引发热议——这几乎是必然结果,反枪控论者除去重申枪支所代表的美国精神,还会抨击作者的政治意图、研究方法不可接受,甚至作者的性别导致其感情用事。

...
显示全文

美国枪击案频发。2017年10月1日的拉斯维加斯枪击案造成59人死亡。2018年2月21日中国的春节假期中,美国一所高中发生枪击案,造成17人死亡。前一事件因为伤亡惨重,后一事件因为一名华少年救人遇难获颁勋章而为国人所知。如果使用搜索引擎搜索“美国枪击案”,还可以看到一连串伤亡情况不等的枪击案,且每年都有伤亡惨重的事件,最可怕的是校园枪击案越来越多。

2017年10月1日拉斯维加斯枪击案现场

因此美国关于禁枪的呼声和争论越来越多。然而一提禁枪美国人可谓是吵得天翻地覆,这个问题可以上升到政治高度。The Gunning of America 这本书也是在美国一上市就引发热议——这几乎是必然结果,反枪控论者除去重申枪支所代表的美国精神,还会抨击作者的政治意图、研究方法不可接受,甚至作者的性别导致其感情用事。

在某种程度上,作者或许是出于情感做了这个研究项目,但她的情感流露是克制的。她在书中也提到,她和已故哥哥及父亲的政见都不同,父亲一直持有枪支,在大萧条期间用其打猎以养家糊口,哥哥居住在安全的社区,但也拥有枪支。所以作者并没有经历过枪支暴力带来的切肤之痛。其实在整个论述中,哈格也更倾向于讨论枪商这类“死亡贩子”对于枪的宣传方式,美国法律对于枪控的不作为,而非不断流露出“妇人之仁”。作者也承认,在各类谋杀案件中,枪的使用频率并没有明显高于其他工具。

简单梳理一下作者的逻辑:两次世界大战造成武器需求量暴涨——一些匠人投入枪支制造业——大量枪支被制造出来,枪支科技含量大大提升——战后枪支需求量锐减,枪支滞销——枪商考虑将枪支卖给普通人——枪商像制造消费品需求一样制造大众对枪支的需求——枪支在广告中赋予男性狂野的气质,赋予女性神秘感和自我保护的力量——枪支逐渐开始成为捍卫权利和开拓精神的象征——枪支成为美国文化中的重要元素。

柯尔特公司设计的广告模模板

从商品经济的角度来说,这个逻辑线条的前面大部分是成立的,分歧就在于枪文化是不是果真由广告宣传塑造。也因此这遍评论的标题在虚构二字上加上了引号。毕竟美国人有过引以为傲的拓荒岁月,在社会体系和法律都不健全时,生命安全时时受到挑战,武装自己、保护家人、守护财产是人们的基本需求。面对持枪的暴徒,也很难想象用原始的武器去反抗。这段历史应该是争论双方纠结的关键。后来西部牛仔的形象流行起来,哈格经过查阅资料,发现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实:关于牛仔的故事虚构的成分非常大。牛仔的形象、佩枪的数量、杀死敌人的数量,都严重注水,而且廖廖几个牛仔原型的事迹也是可以在不同的小说里任意排列组合的。这难免会引起枪文化拥护者的不适乃至暴怒,仿佛枪的灵魂都是偷盗来的,那些正义的传说都是虚构出来的。电影中的牛仔形象也是同理。

约翰·韦恩扮演的西部牛仔

再后来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好莱坞又致力于打造美艳智慧,在手提包里藏着精致左轮手枪的女性形象(由蛇蝎美人逐渐转变为女战士),正是这些小巧的手枪彻底消除了性别的差异,让女性也变得空前强大。于是女性对枪支的需求也被唤醒。

曾经有过这样一段报道:中国发生了一起歹徒入校园持刀砍人事件,美国的反枪控论者跳出来说,如果歹徒想要杀人,他可以用枪,也可以用刀,枪也只是一个工具,为什么要单独拿枪说事呢。一位美国官员说:但是我们失去了更多的孩子。这里面就涉及枪支远距离、大范围杀伤的特性,的确,受害者甚至来不及跑出枪的射程。

2012年12月16日,美国康涅狄格为纽敦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遇害者展开大规模的悼念活动,27个天使像在枪击案发生地附近竖立,象征着27名枪击案中的遇害者

在美国,枪可以在沃尔玛等超市买到,有父母把枪作为礼物送给幼小的孩子,未成年人购枪没有严谨的监控制度,玩具制造商依然在用玩具枪强化男孩的“枪支即正义”的思维,枪商可以左右枪控法律的制定……作者在做出结论时十分谨慎,但对这些现实情况的陈述多少也代表了她的观点。

美国超市中的枪支专柜

书中最令人着迷同时也具令人诟病的大概就是关于枪商温彻斯特家族女继承人莎拉的一段故事。这段故事相对独立于对枪支贸易历史的介绍,二者主要的交叉点就是“温彻斯特”这个名字。这段故事极富传奇性,哈格的笔法也堪称精彩的小说写法。莎拉是温彻斯特公司创始人的儿媳,丈夫早逝,终其一生她没有留下一个孩子。作为一个极其富有而极度伤心的贵族女子,她独自生活的岁月几乎全在“躲避”中度过。她享受枪支生意带来的巨大财富,却恐惧枪下亡灵对她的追讨,于是在后半生中不停地改造位于加州的住宅,也就是著名的温彻斯特神秘屋。她希望那些亡灵能在这座迷宫般的建筑里迷失方向,无法再伤害她。这个故事大大提升了本书的可读性,哈格讲述这个故事的目的十分明显,应该是确切代表了她自己的观点——“死亡贩子”们应该好好反思。因为跳出了历史文化的分析阐述,又充满神秘论气质,这段摄人心魂的故事被抨击为“别有用心”也可以理解。不过这种对写作方式的抨击就等同于对作者论点的抨击。认同哈格观点的人想必会欣然接受这部别传。

莎拉·温彻斯特

温彻斯特神秘屋的外观

神秘屋的内部——没有出口的楼梯

鉴于此前关于枪支文化的论著极少,敢于挑战“美国枪文化”正当性的研究更是少之又少(很多人也许觉得根本就不应该去质疑),这本书自身的逻辑也并非无懈可击,但是其开创性和启发性是毋庸置疑的。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枪的合众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枪的合众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