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思想影响下的近代读书人

启风
2018-04-04 12:10:54

原刊于《经济观察报》观察家栏目

瞿骏师从思想史学者许纪霖,任教于华东师范大学,在新书《天下为学说裂:清末民初的思想革命与文化运动》之前,还出过一本《辛亥前后上海城市公共空间研究》,是他博士论文的增订本。两本书前后间隔八年之久,可见瞿骏在学术上的严谨。

被学说割裂的“天下”

从此前的媒体报道可知,本书的原定书名是颇为直观的《崩解的近代》,后来才改为《天下为学说裂》这个名字,可以说是既拗口,又难懂。对于书名的具体含义,作者并没有给出解释,只在第六章的注释中,告诉我们“此语出自宋育仁《箴旧砭时》”。按照我的理解,宋育仁是清末民初一个比较特殊的人物,他一方面以遗老自居,被视为“复辟分子”,另一方面又不完全反对共和制度,一直在新旧间徘徊。瞿骏所引“天下为学说裂”,当是脱胎于《庄子·天下》中“道术将为天下裂”一语,庄子本意是说,百家争鸣导致整体的“道术”思想被割裂;宋育仁化用此语,大概是说,晚清以后各种思想林立,人们无所适从。

从传播角度说,《天下为学说裂》实在不算一个好名字,很难让读者正确记住,但在通读全书后,我不得不说,这个书名确实很好地概括了作者想要表达的主旨——在清末民初那个大变局时代,新旧思想并存,没有任何一种思想能真正占据主导地位,近代历史的面相也由此变得愈发复杂。瞿骏这本新书的目的,就是希望在有关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民国教科书等问题的主流观点外,为读者呈现一些被以往思想史忽略的人和事。在《天下为学说裂》这个寓意深刻的总标题下,书中那些曾在《史林》《学术月刊》等刊物发表的单篇论文,也恰当地串在一起,成为一部精简的“清末民初的思想革命与文化运动”史。

在这部“小史”中,作者明显更关注江浙读书人的思想状况,除《小城镇里的“大都市”——清末上海对江浙地方读书人的文化辐射》《“走向现代”的悖论:清末江浙地区的宪政选举》两章从题目上就能看到“江浙”字眼外,其他各章里,研究“转型时代学生生活史”“新文化运动中的‘失语者’”等,所举事例亦大都集中于江浙。毫无疑问,以上海为中心的江浙是中国近代变革最为剧烈的地区,如果这里的读书人尚不能完全趋新的话,那么其他地区守旧者的比例显然更要大得多,足以管中窥豹。同时,瞿骏长期在上海读书、工作,对江浙地区相关史料的掌握肯定最为充分,他选择这里作为研究对象,可谓两全其美。

至于瞿骏使用的研究方法,他曾在给冯筱才《在商言商:政治变局中的江浙商人》一书写的书评中谈及,即所谓“史学研究本土化”,需要做到“全面扎实的史料基础、与相关学术成果的反思性对话和独特清晰的问题意识”。在《天下为学说裂》中,瞿骏很好地将这三点相结合,一是大量参考报刊、日记、回忆,及中外著作;二是反思前辈学者的诸多定论;三是提出想要探讨的问题——“注意转型时代的思想与社会如何‘交互激荡’”,勾勒出思想革命和文化运动对现实的影响。

常见观点背后的细节

如果要为这本《天下为学说裂》找一个关键词的话,那最贴切的无疑是“颠覆”。瞿骏将矛头对准近代史研究中一些流行已久的观点,比如清末“排满”思想的传播,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辛亥革命;新式学堂毕业的学生,比只读过私塾的人在社会上更具竞争力;近代知识分子群体可以划分为明确的新旧两大阵营;民国教科书编写质量上乘,尤其注重启蒙。

针对上面这些观点,瞿骏遍寻史料,为我们找到很多有意思的反例。清末,革命党宣传“排满”的刊物,传播得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广,吕思勉的回忆即是,“《民报》亦禁邮递,内地之人,得见者罕”。读到革命刊物的人,想法也各不同,有的被说服,有的则不以为然。

徐兆玮以藏书闻名,曾加入同盟会,他1903年的日记还说,“邹容仅弱冠,且不必通同,此之刊《革命军》全是小儿脾气;章(太炎)则怪癖性成,书生造反,终究不成……”在当时人心中,君臣大义也远重于满汉之分,确如作者所说,“真正受到明季遗献和种族思想波动之影响的,或许只是大清帝国的一部分人,甚至是相当少的一部分。”

瞿骏对近代学生的观察也很有意思,他发现新式教育推行后,因学制混乱、学费昂贵、学生众多等原因,给当时的青年人带来诸多困扰。小说家张资平读过教会学校,他自觉数学、英语学得都不错,就报考了测绘学堂,谁知这里考的竟然是《萧何入关先收图籍论》等国文题目,张资平最终落榜。虽然入学不容易,但北京、上海的大、中、小毕业生“从清末积累到五四后已是人满为患”,就业困难。书中引用了夏丐尊的说法,“民十三年上海邮局招考邮务员四十人,应试者逾四千人”,其中甚至有日本东京高师英语部的毕业生。青年学生的生活空间从私塾到学堂,从乡村到城市,直接影响到五四时期的舆论史。

本书在思想史内容外,也涉及到一些其他内容,比如清末的地方选举。在通常的印象中,江浙开风气之先,实行选举、自治,肯定事半功倍。事实上,这么想只能说对了一半——由于地方上官员、士绅相对开明,江浙地区的谘议局选举筹备确实较为顺利,但在选举人资格调查、投票程序监察等方面,同样舞弊丛生。尤其出乎人想象的是,当时很多人主动放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因为害怕接受财产调查后,官府会来上门“劝捐”。读书人“走向现代”的期望陡然遇挫。

最后,对这本《天下学说为烈》的赞誉之外,也有一点意见要说。作者整本书的意图,都是希望证明,在近代一片“趋新”的形势下,很多读书人所保留的“旧”思想,依旧在影响着社会发展。作者显然对“旧”思想,或者说传统思想持同情立场,觉得年轻学生在新式学堂中也有必要“读经”,以至在书中满怀忧虑地写道:“时至今日大学人文学科毕业生大致翻阅过四书的能有几人?数量极不容乐观”。其实,历史已走过百年,现在的年轻人还需不需要所谓“传统的好处”,并不能套用晚清人的逻辑,恐怕更需要切合当下的思考。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下为学说裂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下为学说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