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成为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

browner
2018-04-04 12:03:58

“你将成为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

当然,实际上你会从中穿过,穿过猛烈的沙尘暴,穿过形而上的、象征性的沙尘暴。但是,它既是形而上的、象征性的,同时又将如千万把剃须刀锋利地割裂你的血肉之躯。不知有多少人曾在那里流血,你本身也会流血。温暖的鲜红的血。你将双手接血。那既是你的血,又是别人的血。
而沙尘暴偃旗息鼓之时,你恐怕还不能完全明白自己是如何从中穿过而得以逃生的,甚至它是否已经远去你大概都无从判断。不过有一点是清楚的:从沙尘暴中逃出的你已不再是跨入沙尘暴时的你。是的,这就是所谓沙尘暴的含义。

刚到高松与樱花的对话:

前世的因缘——人世间即使微不足道的事,也不是纯属巧合。

第一次来到甲村图书馆:

我闭目合眼,大口吸气,于是它像绵软的云絮驻留我的心间。感觉妙不可言。我用手心慢慢抚摸套着奶油色外套的沙发,之后站起身走到竖式钢琴跟前,打开琴盖,十个手指轻轻放在微微泛黄的键盘上,又合上琴盖,在带有葡萄花纹的旧地毯上来回踱步。
大岛:“古时候,世界不是由男和女,二是由男男
...
显示全文

“你将成为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

当然,实际上你会从中穿过,穿过猛烈的沙尘暴,穿过形而上的、象征性的沙尘暴。但是,它既是形而上的、象征性的,同时又将如千万把剃须刀锋利地割裂你的血肉之躯。不知有多少人曾在那里流血,你本身也会流血。温暖的鲜红的血。你将双手接血。那既是你的血,又是别人的血。
而沙尘暴偃旗息鼓之时,你恐怕还不能完全明白自己是如何从中穿过而得以逃生的,甚至它是否已经远去你大概都无从判断。不过有一点是清楚的:从沙尘暴中逃出的你已不再是跨入沙尘暴时的你。是的,这就是所谓沙尘暴的含义。

刚到高松与樱花的对话:

前世的因缘——人世间即使微不足道的事,也不是纯属巧合。

第一次来到甲村图书馆:

我闭目合眼,大口吸气,于是它像绵软的云絮驻留我的心间。感觉妙不可言。我用手心慢慢抚摸套着奶油色外套的沙发,之后站起身走到竖式钢琴跟前,打开琴盖,十个手指轻轻放在微微泛黄的键盘上,又合上琴盖,在带有葡萄花纹的旧地毯上来回踱步。
大岛:“古时候,世界不是由男和女,二是由男男和男女和女女构成的。就是说,一个人用的是今天两个人的材料。大家对此都心满意足,相安无事地生活。岂料,神用利刀将所有人一劈两半,劈得利利索索。结果,世上只有男和女,为了寻找本应有的另一半,人们开始左顾右盼,惶惶不可终日。”

大岛开车送田村去森林小屋:

如果听舍此无他那样的完美音乐和完美演奏开车,说不定就想闭上眼睛一死了之。而我倾听《D大调奏鸣曲》,从中听出人之活动的局限,得知某种完美性只能通过无数不完美的聚集方能具体表现出来,这点给我鼓励。我说的可明白?
但你很快就会领悟。在这个世界上,不单调的东西让人很快厌倦,不让人厌倦的东西大多是单调的的东西。

大岛讲述佐伯的故事:

“歌名叫什么呢?”
“《海边的卡夫卡》”大岛说。

大岛坦白他的“特殊人”含义,大概是无性别之人:

归根结底,杀害佐伯青梅竹马恋人的也是那帮家伙。缺乏想象力的狭隘、苛刻、自以为是的命题、空洞的术语、被撺夺的理想、僵化的思想体系。

会和猫君说话的中田,离开家乡在路上搭便车:

司机们看中田的相貌,看他的打扮,然后摇摇头。白搭车的老人极其稀罕,而对稀罕的东西他们怀有本能的戒心。
一个人用自己脑袋想东西,往往让大家捉摸不透。

“杀猫”的琼尼.沃克居然是15岁少年田村卡夫卡的父亲,田村浩一,知名雕塑家。中田君好奇妙,不明所以。又能让天上下沙丁鱼、竹䇲鱼、下蚂蟥,9岁时在山梨与一群小朋友不明不白昏迷,一周后醒来脑子就不好使了,又把田村卡夫卡的父亲想象成杀猫之人。父亲遇害那天又正是田村卡夫卡T恤沾满血迹的那天。p11页“但是那里有预言。它作为装置深深埋在我的体内”。这个预言在p242页,田村卡夫卡在报纸上看到父亲的死讯时,与大岛说出。父亲对他说的“你迟早要用那双手杀死父亲,迟早要同母亲和姐姐交合” 。“我之于父亲不过类似一个作品罢了,同雕塑是一回事”。联系到田村住在森林时读的书“责任始于梦中”,不理解。

喜欢吃鳗鱼的中田(影子比正常人淡薄) 田村卡夫卡(15岁从小被母亲丢下,有一个大六岁领养的姐姐) 甲村图书馆 佐伯 大岛 樱花

田村卡夫卡在甲村图书馆得知父亲去世消息的那晚,梦见了佐伯15岁的灵:

大岛说:看来人无论如何是不能为了信义和友情而变成活灵的。只有一死。人要为信义、亲情和友情舍掉性命才能成灵,而能使活灵成为可能的,据我所知,仍然是邪恶之心、阴暗之念。

《海边的卡夫卡》:你在世界边缘的时候 / 我在死去的火山口 / 站在门后边的 / 是失去文字的话语 / 睡着时月光照在门后 / 空中掉下小鱼 / 窗外的士兵们 / 把一颗心绷紧 / 海边椅子上坐着卡夫卡 / 想着驱动世界的钟摆 / 当心扉关闭的时候 / 无处可去的斯芬克司 / 把身影化为利剑 / 刺穿你的梦 / 溺水少女的手指 / 探摸入口的石头 / 张开蓝色的裙裾 / 注视海边的卡夫卡

正因为不能称心如意,人世才有意思。

小说里有多处写道“这是我不得不做的,不得不接受的,这是无法选择的事”等等,有一种宿命感。现实中我们常常抱怨“要是当初这样那样,若是早知道现在什么什么的”或许一切都是必须发生的事,一切都如预言。

既然事情已经 发生,那么就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正确也罢不正确也罢,大凡发生的事都要老老实实接受。因此也才有现在的中田我。这是我中田的立场。

路上不要回头,绝对不要。

佐伯死了,中田死了,入口的门关上了,田村卡夫卡从世界边缘走一遭又回来了,看门的是上世纪的士兵,为了逃避战争而逃避于此。入口石由星野关闭,卡夫卡回到现实世界里,看画,且听风声。大岛与樱花都对卡夫卡关爱有加。卡夫卡恋着佐伯,不论是15岁的佐伯抑或现实的佐伯。中田的世界从9岁时遭遇莫名其妙的昏迷开始就终止,佐伯的世界从其恋人死亡之时也终止了。大岛,樱花,星野,田村卡夫卡都将继续在新世界里延续生命。

喜欢中田与猫君的对话,与世无争又傲慢不已。

把守入口石的士兵,不愿到外面的世界去,因为那里依旧是暴力性的存在,而作者的态度,佐伯的态度,斩钉截铁,重返社会,路上不要回头,绝对不要。

村上春树序言【这部作品中我想写一个少年的故事。之所以想写少年,是因为他们还是“可变”的存在,他们的灵魂仍处于绵软状态而未固定于一个方向,他们身上类似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那样的因素尚未牢固确立。然而他们的身体正以迅猛的速度趋向成熟,他们的精神在无边的荒野中摸索自由、困惑和犹豫。我想把如此摇摆、蜕变的灵魂细致入微地描绘在小说这一容器中,藉此展现一个人的精神究竟将在怎样的故事性中聚敛成形、由怎样的波涛将其冲往怎样的地带。。。。田村卡夫卡君以孤立无援的状态离开家门,投入到波涛汹涌的成年人世界之中。那里有企图伤害他的力量。那种力量有时就在现实之中,有时则来自现实之外。而与此同时,又有许多人愿意拯救或结果上拯救了他的灵魂。他被冲往世界的尽头,又以自身力量返回。返回之际他以不再是他,他已进入下一阶段。。。。于是我们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也可以变得温存和美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边的卡夫卡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边的卡夫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