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

Javen
2018-04-04 11:38:31

在某个英文网站上看到2017年的中国小说推荐有此书,既是短篇,又是驻马店,还伤心,没有理由不入手,平常通勤的时候可以看。读的过程一波三折,高开低走,后来又渐入佳境,越来越觉得好——我想,也许因为书的后半部分“Cult家族”写得都是自己亲人的事情,所以熟悉而情感深刻的缘故吧?正如后记的题目,“所有的故事都是人活出来的”,生命历程越是熟悉,笔下写出来的故事越是虎虎生风或是悲喜交加。

上半部为“病人列传”,记叙了家乡村里人的各种野蛮生长的故事,“菊花”一篇一炮打响,实际上是因为她第一个浮现在作者脑中,自然流露。“咕咕哩嘀”也格外出彩。到了后半部分,尤其书行将结尾的数篇,基本篇篇精彩。作为读者,内心一面不希望这些短小精悍的故事结束,另一面却愁苦这些不幸的人生何时才能到达尽头。

文本写作似乎信手拈来,在后记中作者也强调自己顺手写来的背景。不过,多篇文章的结构都值得琢磨,尤其结尾总能不乏新意,亦或戛然而止,亦或意味深长,应该历经巧思。至于开头,作者似乎也想做些变化,但是多以口语化的导语引入故事,无可无不可。

至于文章的语言,表面上平铺直叙,但是兼有特定词语点缀和恰切的比喻,总能让平实的叙述增色不少。语言本体,很难说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比起老一辈农村作家(阎连科、莫言、陈忠实等),年轻小说家的地方性语言风格的渲染显得克制而简省。

在叙述农村各类事情时,作者似乎信笔开来,却总能触碰到一些社会调查记者式的重点:从大饥荒遗留下来的捡肥恶习,到三聚氰胺毒害婴儿,农村的烂赌成疯,低端的脱衣舞娱乐,展开了农村的诡异却又正常的生活画卷。

鲁迅曾形容自己的小说《《鲁迅全集》,3,第203页):“我的取材,多来自病态社会的不幸的人中,意思是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郑在欢并不处在鲁迅那时的剧烈变动的大时代而“感时忧国”,尽管城市化进程和消费主义盛行让农村生活伤疤雷雷,但是他仍然是平实而自省的叙述者,并非针砭社会事实的挑刺人。但是,在讲述中,这些社会痛点却自然暴露出来,显得刺眼,时时阵痛。

感谢年轻的小说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驻马店伤心故事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驻马店伤心故事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