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与无可挑剔的合理性

成都晓梓
2018-04-04 11:15:38

我读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书其实并不多,迄今为止,真正完整阅读的只有长篇《百年孤独》,中篇《一件事先张扬的凶杀案》,以及两个短篇《巨翅老人》和《巴尔塔萨的一个奇特的下午》罢了。然而马尔克斯绝对是一个让我深感崇拜的小说家,读他的书,内心是无时无刻不在喝彩的。

马尔克斯极具讲故事的才能,也太能创造“真实”。所有的事经由他的笔尖流出,便使你明知不可能发生却又非信不可,因为实在合情合理至极。

即便是长篇如《百年孤独》,马尔克斯文字的锤炼也必是精确到每一句的。他总能在小说一开头就攫住读者的心,迫使读者跟随他往前走,爱不释手。

“许多年后,面对行刑队,奥雷良诺·布恩迪亚上校将回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于是为了读到多年以后,我一口气读了几十上百页,这是《百年孤独》的第一句。

“圣地亚哥·纳萨尔被杀的那一天,清晨五点半就起了床,去迎候主教乘坐的船。夜里他梦见自己穿过一片飘着细雨的榕树林,梦中他感到片刻的快慰,将醒来时却觉得浑身都淋了鸟粪。”《一件事先张扬的凶杀案》开始了。一旦翻开,不到结束,便无法放手,所以读马尔克

...
显示全文

我读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书其实并不多,迄今为止,真正完整阅读的只有长篇《百年孤独》,中篇《一件事先张扬的凶杀案》,以及两个短篇《巨翅老人》和《巴尔塔萨的一个奇特的下午》罢了。然而马尔克斯绝对是一个让我深感崇拜的小说家,读他的书,内心是无时无刻不在喝彩的。

马尔克斯极具讲故事的才能,也太能创造“真实”。所有的事经由他的笔尖流出,便使你明知不可能发生却又非信不可,因为实在合情合理至极。

即便是长篇如《百年孤独》,马尔克斯文字的锤炼也必是精确到每一句的。他总能在小说一开头就攫住读者的心,迫使读者跟随他往前走,爱不释手。

“许多年后,面对行刑队,奥雷良诺·布恩迪亚上校将回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于是为了读到多年以后,我一口气读了几十上百页,这是《百年孤独》的第一句。

“圣地亚哥·纳萨尔被杀的那一天,清晨五点半就起了床,去迎候主教乘坐的船。夜里他梦见自己穿过一片飘着细雨的榕树林,梦中他感到片刻的快慰,将醒来时却觉得浑身都淋了鸟粪。”《一件事先张扬的凶杀案》开始了。一旦翻开,不到结束,便无法放手,所以读马尔克斯的小说必须谨慎,得先计划好时间,倘若有急事在身,那还是先放下好了。

小说讲述了一个荣誉与谋杀的故事。维卡里奥兄弟为了维护家族荣誉,用杀猪刀残忍屠戮了被妹妹指认为玷污自己清白的人——圣地亚哥·纳萨尔,它看起来只是一个简单的杀人案,然而,故事的魅力之处在于:

第一,圣地亚哥极有可能并不是玷污安赫拉·维卡里奥的人。他只是一个替罪羊,安赫拉真正的情人被隐藏了;

第二,安赫拉选中圣地亚哥做替罪羊,是认为两个哥哥不敢杀圣地亚哥,这是他坚信的不可能;

第三,维卡里奥兄弟大张旗鼓地宣扬要去杀圣地亚哥的消息,希图有人能来阻止他们,但听闻的人要么不信,要么草草处理,而消息又合情合理地刚好避开了会相信并告知圣地亚哥的人;

第四,所有能保护圣地亚哥的人都巧妙地失去了为他提供庇护的机会,他最好的朋友因帮助一个可怜的姑娘错失宝贵的抢救时间;他的未婚妻一家没能说服蒙在鼓里的圣地亚哥;他的仆人根据错误的印象传达了错误的信息;而他的母亲,也是最关键的人物,最想保护圣地亚哥的人,在千钧一发之际,关闭了儿子唯一能逃生的大门,因为她以为儿子已经到家上楼……

所有的不可能集合在一起,构成了必然性的结果,所有人都有只能“这样做”的充分理由。圣地亚哥死了,人人都知道他无罪,人人都知道他将会死,但没有人救他,他死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个“阴谋”经步步发酵终定局。

奇迹般的故事情节,却又有无法推翻的合理性,这就是马尔克斯。

除此之外,情感的克制是小说的另一绝唱,马尔克斯讲故事,字里行间是不见情感之词的。然而,血性、残酷、痛苦、力量却在稳健的叙述中处处彰显,正所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一个顶级的小说家总是给读者留有余地。

读马尔克斯的小说就是随他去经历奇遇,惊险丛生却刺激痛快,实在如赴盛宴。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