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兄弟 8.5分

Reading|《兄弟》

惨绿少女拾荒记
2018-04-04 10:20:29

一翻开余华的《兄弟》,就听到了作者沉重的叹息。他仿佛与我面对面,用一种近乎平静的语调,向我讲述着一个貌似不那么安静的世界的故事。于是飘飘乎,我去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江南小镇。

小镇,与我想的不太一样。我以为那会是“清风扶细柳”般的温柔水乡,却不想是被文革似阴霾笼罩的暗黑泥潭。正直善良、积极乐观的宋凡平,惨死于良心丧失、道德沦丧的红卫兵的猛踢乱踹下,留下李兰、李光头和宋钢这对孤儿寡母孤苦面对生活。看到宋凡平受尽各种折磨时,我好几次放下书本,挣扎着想要逃离那个世界,那个疯狂愚蠢的世界,那个让我压抑痛苦的世界。

我望向别处,只见阳光肆无忌惮地透过窗户,大摇大摆地侵略着我的书桌,就像风给了蝴蝶向花儿告白的勇气,我也从那金晃晃的阳光中感到了力量:我不能退缩,我要勇敢地迈进那个世界,那个人性扭曲的世界,那个春天柳絮不舞夏天鸣蝉不躁的世界。因为黑暗战胜不了光。

...
显示全文

一翻开余华的《兄弟》,就听到了作者沉重的叹息。他仿佛与我面对面,用一种近乎平静的语调,向我讲述着一个貌似不那么安静的世界的故事。于是飘飘乎,我去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江南小镇。

小镇,与我想的不太一样。我以为那会是“清风扶细柳”般的温柔水乡,却不想是被文革似阴霾笼罩的暗黑泥潭。正直善良、积极乐观的宋凡平,惨死于良心丧失、道德沦丧的红卫兵的猛踢乱踹下,留下李兰、李光头和宋钢这对孤儿寡母孤苦面对生活。看到宋凡平受尽各种折磨时,我好几次放下书本,挣扎着想要逃离那个世界,那个疯狂愚蠢的世界,那个让我压抑痛苦的世界。

我望向别处,只见阳光肆无忌惮地透过窗户,大摇大摆地侵略着我的书桌,就像风给了蝴蝶向花儿告白的勇气,我也从那金晃晃的阳光中感到了力量:我不能退缩,我要勇敢地迈进那个世界,那个人性扭曲的世界,那个春天柳絮不舞夏天鸣蝉不躁的世界。因为黑暗战胜不了光。

可我看到的,依旧是不光亮。李兰的病日益加重;每天都有人戴着高帽拿着木牌站在街上低头认罪;孙伟的颈部动脉被红卫兵割断了;孙伟的母亲发疯后不知所踪……我不知道这个江南小镇为什么还不毁灭——人心都没了,还有什么能残存呢?唯一能安慰我的,便是李光头和宋钢两兄弟不断的情谊:宋钢每个月都会跟爷爷进城卖菜,然后将大白兔奶糖用梧桐树叶包好压在李光头门口的石板下。李光头每次起床看到奶糖后,便飞奔着去找宋钢,有时兄弟俩能碰上,于是刘镇便会荡漾着“李光头!李光头!”和“宋钢!宋钢!”的喊叫声。

“漫长的岁月无声无息地走过了我们刘镇,一晃七年过去了。”“这时候是文革后期了,革命不再是滚滚洪流,革命是涓涓细流了。”作者用轻缓的语调说到,我也随之开始想象着刘镇的日后景象。果然,改革开放后,刘镇似乎在慢慢变好。乌云一散,江南的水就蓝了。

夜幕仿佛一道圣谕,待我望向窗外,明亮的景象已被那不容更改的圣旨收走,被夜幕宠幸的是模糊的深蓝色。我继续听着作者慢腾腾的讲述,只是没注意到他的眉头总是适当地皱了皱。李光头凭借他的商业头脑和超前意识,从福利厂的工人变成了超级巨富;宋钢因为自己的书生气质和挺拔身材俘获了林红的芳心;赵诗人、刘作家、童铁匠等人也在追寻着自己的生活……可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奢侈、浮夸之风吹倒了昔日小镇,扶植了一幢幢新楼。江南小镇,改天换地,以一副新时代的面孔,对未来冷嘲热讽。追名逐利者络绎不绝,因(为)富而爱者十有八九,凭美色上位大有人在。总之,为功名利禄而不择手段是种常态。如此浮躁纵欲的世界,竟真的存在。我不敢相信,却只能瞪大了眼睛相信。

掩卷之后,我浑身乏力。卷中的世界就像一幅画卷,只是,色彩丰富到近乎疯狂,蕴藏的不仅是阴暗和明亮,还有几乎迸发的隐藏。隐藏的情感,隐藏的内涵,隐藏的伟大。我们必须相信,我们都是从那画卷中爬出来的人啊。无论是否经历过那伦理颠覆的世界,我们都与那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啊。

你该去看看那个世界,也许会痛苦,会感伤,会迷茫,但比起匆匆略去不肯直视,我们会坚强得多。然后你会发现,其实所有的美好都已存在,只看你愿不愿意向它招手。于是,它便会跋山涉水为你走来。

正如作者所言,“李光头和宋钢像野草一样被脚步踩了又踩,被车轮碾了又碾,可是仍然生机勃勃地成长起来了。”这个世界也遵循着这样的规律。

看《兄弟》时心情波澜起伏,但现在,我确乎是接近平静了。

写于2018.01.31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兄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