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熹纪事 庆熹纪事 8.9分

武以侠而传,人因情而生

沈灵犀
2018-04-04 09:17:16

提起江湖,我们常把文字里的江湖以黄易等人为轴分出前后两个时代,前者是金庸古龙等人开创的历史性演绎,其中的侠者也多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后者则突破出无数个新门类,从新江湖、新侠情、新体验等方面重新书写了武侠与江湖。《庆熹纪事》就是这样一本颠覆了传统的“新”武侠小说。

《庆熹纪事》与传统武侠不同,它建构在虚构的历史时空之上,这样的设置可以给予作者更广阔的创作天地。但庆熹的架空并非天马行空,而是依托于历史之上,在编年断代、地域划分上有清晰的脉络,也因此小说读来更真实、更细腻。

小说颠覆传统的地方还在于主人公的身份设置,《庆熹纪事》的主人公辟邪是深宫之中的阉人。在以往的武侠小说中,太监往往作为配角、反派出现,其形象单一刻板。回避太监这一形象作为主人公有多种原因,这其中有宦官专权的历史遗留印象,也有对“残缺”的下意识回避。也因此,红猪侠可以说是以太监为主角的武侠小说写作第一人。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红猪侠笔下的太监同样颠覆了人们固有的印象。在人们的固有印象中,太监往往离不开趋炎附势、刻薄寡恩、内心扭曲等词语,其形象也往往猥琐龌龊。但在红猪侠的笔下,辟邪相貌“清丽”,声音“清澈”,是一个干净到带着些许凛冽感的人。除却主角辟邪,文中的其他几位太监同样各有特色。辟邪的师傅七宝太监琴棋书画骑剑射无一不精,为人谨慎谦恭却并不奴颜婢骨,甚至还有着豪情意气的一面。除了辟邪,七宝太监还教出了吉祥、如意、招财、进宝等数位弟子,这些弟子的脾气秉性各不相同,所处立场也不乏差异甚至于彼此对立。在《庆熹纪事》里,太监这一群体终于脱离了符号象征,成了活生生的人,这种角色的设置突破了武侠小说的定式与规范,也因此为故事注入了新的力量。

深宫中的每一个太监,都有一段曲折催泪的往事,辟邪的身世则是曲折有之,催泪有之,悲壮有之,决绝有之。可以说《庆熹纪事》的整个故事都是建立在辟邪的身世之上。辟邪原本是颜王家的九公子,生来锦衣玉食,富贵无边,然而一夕之间,家破人亡,颜王以谋逆之名被捕,颜久的兄弟姐妹相继赴死。相比于死,甘为贱奴、苟且求活是件更加艰难的事情,为了复仇,颜久成了辟邪,成了深宫里的小太监。

如果说小说的基调只是复仇,那么《庆熹纪事》也就不会成为权谋类武侠小说的经典之作。在小说中,复仇只是辟邪最初坚持下去的一个理由,但他的眼光与胸怀绝非如此。辟邪的志愿是撤藩地、平边患,一竟父志,也因此,他的所作所为才会让人热血沸腾,他的为人心胸才会让人心生向往。

在复仇与壮志之间夹杂了皇帝、太后、均成单于、明珠、姜放等众多人物,这些人或是与颜王之死有莫大干系,或是颜王曾经的旧部故人。而今,这些人都与辟邪有着无法拆解的关系,成为整个故事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庆熹纪事》一书中有名目的人物多达百人,这些人戏份或多或少,在红猪侠的笔下,都有着自己作为独立个体的重要特征。可以说红猪侠做到了千人千面,不仅仅是主要人物,就连配角都有着自己的性格立场。也因此,小说在情感冲突、剧情冲突上具有极大的张力,甚至于可以说小说中的人物没有绝对的正义与邪恶,所有人都有着自己的苦衷与坚持,也都有着必须背负的罪恶和无奈。

从这种淡化人物正义性的角度来讲,《庆熹纪事》同样颠覆了传统,辟邪作为主人公使用阴谋诡计,玩弄权术,甚至于在极端时刻会杀掉于己不利但罪不至死的人。苛刻的讲,辟邪是有着道德瑕疵的人物。但辟邪引人的地方也恰恰在此处,他常常身处两难的境地,不得不在道义与志向上做出取舍。辟邪弄脏过双手,但他却是为了保全大多数人,他牺牲过别人的性命,但轮到自己时亦不顾惜。作为一个充满了矛盾的角色,辟邪有血有肉,他的挣扎、隐忍、坚持、决绝都让人感同身受,也因此《庆熹纪事》有了让人无法割舍的魔力。

武侠小说发展至今,不论“新”“旧”,传承其中的依旧是侠义精神,红猪侠将这种精神印刻于辟邪等人身上,虽不彰显于外,其内核依旧是担当与道义。红猪侠颠覆式的创作赋予了武侠小说新的生机,使武侠的面目更为多样,也使得侠与人合二为一。

2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庆熹纪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庆熹纪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