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月读史有感#

冻冻妖
2018-04-04 08:54:13

《春秋》那部书,只可当作孔门正名主义的参考书看,却不可当作一部模范的史书看。后来的史家把《春秋》当作作史的模范,便大错了。为什么呢?因为历史的宗旨在于“说真话,记实事”。《春秋》的宗旨,不在记实事,只在写个人心中对于实事的评判。 明明是赵穿弑君,却说是赵盾弑君。明明是晋文公召周天子,却说是“天王狩于河阳”。这都是个人的私见,不是历史的事实。后来的史家崇拜《春秋》太过了,所以他们作史,不去讨论史料的真伪,只顾讲那“书法”和“正统”,等种种谬。《春秋》的余毒就使中国只有主观的历史,没有客观的历史。(这段话取自《胡适的北大哲学课原文》) 古人写的历史似乎都有这种个人心中对于实事的评判,例如曹操被黑了千年;袁绍只因一场近毁灭性的失败历史上几乎否定他先前的功绩;隋炀帝治世之君,王朝的覆灭过度消耗国力有关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和征服高丽关系更大却被黑成昏君;还有最近刚看到的明朝正德皇帝朱照厚在历史书中是一个昏庸荒唐的君主,确实这位爷在为期间除了玩弄大臣,到处嗨皮但以他为人来看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不残忍,也不滥杀无辜,能分清好歹。在应州之战中亲帅统军五万与蒙古小王子的五万铁骑砍杀一天打败小王子,战果却是明军死亡五十二人,蒙古死亡十六人(呵呵,允悲)史书后面留下破绽写到“事后岁犯边,然不敢深入”很明显朱照厚同志被人黑惨了。(类似被黑的历史人物很多,本人知道的不多不敢乱写) 那么除了将“书法”和“正统”作为写史根基就没有其他原因了吗?我想还有一点原因使这“根基”巩固下来,那就是执政的“合法性”。 周朝之前巫史不分,巫亦史,史亦巫。周人伐商,创立天下一体制度,天命由德堪配天者担当之。成就“普天之下,率土之滨”的气象。天下不再是一家之主,而是四海之共主。讲白点德高望众的圣人亦能配天(这里的圣人指的是全方位发展的能人)正好得符合正统。 我国历史有一个优良的传统,后世都要给前朝修史。结果一段历史开头和结尾的几乎都是千篇一律但凡开朝的皇帝出世都会有怪象出现比如当天夜里天上的紫微星微微一亮,预示着天下即将大变,结尾基本也是末代朝廷是如何如何的腐败无能(明朝除外,因为明朝的结局更悲剧至少我是这么认为),气数将近等等。这样写的目的我想大家已经猜到是为什么了,没错还是上面说的继承天下的“合法性”。 那么为什么从近代开始研究历史的会有很多翻案文章,有些甚至是颠覆性的观点(例如屈原是个同性恋)我想是现代科学的唯物辩证法形成新一代的思想潮流,此前的传统被这巅覆的支离破碎。 结尾说点啥呢?嗯—— 真相只有一个!前一段时间两位朋友对我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历史是被人化妆整容过的老太婆”我想我们看历史要用最好的卸妆水和还原术恢复历史的真相,在真相中洞察历史的真正含义。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胡适的北大哲学课的更多书评

推荐胡适的北大哲学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