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金香热 郁金香热 7.6分

郁金香热

blue-cat
2018-04-04 02:06:28

一、天山山谷

天山山谷,帕米尔高原,土耳其人的迁徙。

波斯人的崇尚,关于王子自杀鲜血结出红色郁金香的爱情故事。

郁金香对于土耳其人和波斯人的圣洁神圣意义,以及古兰经中对于天堂花园的描绘。

二、在极乐家园里

巴尔干半岛黑鸟城战役,穿着郁金香衬衫的巴耶济德就地继位,而后十几年战无不胜,围了君士坦丁堡五年。直到遇见了蒙古人。

几十年之后,这个人的曾孙穆罕穆德带着奥斯曼的大军,涌入了君士坦丁堡,然后这座城变成了伊斯坦布尔,然后建了类似圆明园一样的极乐家园。

看书的乐趣:这个情节可以跟《人类群星闪耀时》开错门放进了奥斯曼大军的士兵联系在一起。

极乐家园,即托普卡匹宫,极尽奢华。(谷歌上打了个点,君士坦丁堡和这个皇宫的位置,简直是得天独厚,望尽山川与大海)。

伊斯兰教有生之物禁令解除,时间线推移,土耳其人对郁金香开始疯了。

大概郁金香已经不是一种花,更多类似我们中国对于龙的感情。

苏莱曼死后,土耳其大门打开,欧洲人进来。土耳其人对于花朵的热情与技艺,颠覆了在西方人眼中杀伐的固有印象。16世纪中期,郁金香开始向西进发。

三、来自东方的稀罕

...
显示全文

一、天山山谷

天山山谷,帕米尔高原,土耳其人的迁徙。

波斯人的崇尚,关于王子自杀鲜血结出红色郁金香的爱情故事。

郁金香对于土耳其人和波斯人的圣洁神圣意义,以及古兰经中对于天堂花园的描绘。

二、在极乐家园里

巴尔干半岛黑鸟城战役,穿着郁金香衬衫的巴耶济德就地继位,而后十几年战无不胜,围了君士坦丁堡五年。直到遇见了蒙古人。

几十年之后,这个人的曾孙穆罕穆德带着奥斯曼的大军,涌入了君士坦丁堡,然后这座城变成了伊斯坦布尔,然后建了类似圆明园一样的极乐家园。

看书的乐趣:这个情节可以跟《人类群星闪耀时》开错门放进了奥斯曼大军的士兵联系在一起。

极乐家园,即托普卡匹宫,极尽奢华。(谷歌上打了个点,君士坦丁堡和这个皇宫的位置,简直是得天独厚,望尽山川与大海)。

伊斯兰教有生之物禁令解除,时间线推移,土耳其人对郁金香开始疯了。

大概郁金香已经不是一种花,更多类似我们中国对于龙的感情。

苏莱曼死后,土耳其大门打开,欧洲人进来。土耳其人对于花朵的热情与技艺,颠覆了在西方人眼中杀伐的固有印象。16世纪中期,郁金香开始向西进发。

三、来自东方的稀罕物

这章主要在做名侦探,细数历史中的一些关于郁金香进入欧洲的when、who的查纠。不是我们需要关注的点,主体可以理解为一个时机:美洲发现银矿,欧洲人有钱了,印刷术起来了,搞起文艺了。郁金香种植、杂交起来了,品种多得数不胜数。但是植物学也在发展,有位最伟大的植物学家之一给郁金香品种分门别类,也就创造了交易、定价的土壤。

四、克劳修斯

这章介绍这个植物学家,可以说是一个传奇,在当时那个时代,抛弃旧天主教,追随马丁路德金,走上新教道路。而后爱上植物学,放弃法学选择了当时的医学(植物学只是医学下设的一个分支)。终身未娶,九种语言,活成神话。

五、莱顿

讲述了克劳修斯去的莱顿大学的莱顿的以前历史(一点无关紧要)、克劳修斯对于植物学的贡献、郁金香种类的建立、鉴赏家对于郁金香的评级。郁金香在一开始被人们知道,也是因为它的稀缺性,也就是说,一开始很少量,而且种植要七年才能开花,球根的话,也需要开花后才有球根。这简直就是比特币的原型,当然,现在动不动的分叉,每个分叉币都可以说自己是比特币,完全是一个道理。另外,关于郁金香的变种,评比,郁金香因为病毒产生的杂色,又是前段时间以太坊上crptokitty杂交生猫的原型,简直一摸一样。

这章最后,还讲述了窃贼盗窃克劳修斯花园,天价卖花,传播至整个荷兰的故事。

真的是太多事情,其实都是在重复历史重复书上的故事重复别人谈过的恋爱做过的事情,所以有时候真觉得活着其实没啥意思,就看看书就好了,除非是说想体验一下此番感受。

六、胸前的装饰

开始狂热,从宫廷、贵族开始。因为确实好看、当时确实稀少。文中还有贵族女性穿极低领口的衣服,把郁金香插在乳沟里的。想象画面,太美不敢看(指缝间露出两只乌溜溜的眼珠)。

大众开始效仿。开始投机 — 一个啤酒厂换一朵郁金香。

一方面的原因是荷兰当时贸易丰盛,全民有钱,投资又多,没地方显摆炫耀,美丽的郁金香可以作为地位的象征。另外,这群人没事干就在乡下建房子盖别墅,正好搞个花园种种郁金香。

这种土壤跟现在,确实越来越像。

七、镜中的郁金香

珍贵的品种太稀有,总理都买不起花,就在自家豪宅的花园里放了镜子营造出我他妈有一片花海的感觉。

永远的奥古斯丁,一个球根都不再卖(因为卖出去一个,结果卖家转眼就收回本了而且还能开始生子球根)

开始裹挟各种各样的人,甚至开始有各种职业诞生。什么收藏家、鉴赏师、花贩(拔根人)、拿垃圾球根充当稀有品种的(植物学家都没法判断真假)、药剂师、改良品种的、花草培养人的、植物学家、把花卖到其他国家的、专门画花的画家、花谱宣传册发行的、套一个稀有品种(例如将军)名称骗人的。

尽管荷兰已经很有钱,但是市民们觉得钱还是太少。

我操你妈。

这他妈未免太像了哦?我跟你们讲讲:

ICO、IFO、分叉、垃圾币、马勒戈币、fuck.token,矿工、区块链布道者、区块链资本、交易所、私募、量子链全cherry pick代码、尼玛公信宝几百行代码能搞定的加密存链牛逼吹上天、随随便便站个台拉个几十倍…

叼叼叼。

八、花商

描述那个时代,尽管那个黄金时代相对还挺有钱的,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没钱的(哪个时代不一样?),然后大家都梦想着机会,发家致富,荷兰人的赌性或者说人的赌性,然后就演变成了全民炒花。

九、繁荣

不如说疯狂的顶峰,三朵花换一套房子,换农舍土地的都有,人们不止再把它当花,直接当钱用了。

而有的球根一周翻倍,十几倍几十倍的比比皆是。

永远的奥古斯都,从5500到十万,整个荷兰共和国也就十几个人买得起

疯狂的两个原因:

1. 人们认为这太好赚钱

2. 长期经济萧条中复苏

另外,就是黑死病,人少了,工资高了,大家有闲钱

卖球根到卖花圃到卖子球,真的是变着花样卖,就像卖矿机卖分叉币

郁金香花期还是集中在四个月,也就是交易期至少稳定着

但是子球就全年无休了

再到后面,发展期票,写明买家/重量等,卧槽— “风中的交易” — 炒空气

这尼玛不就是炒期货对赌吗

荷兰政府也禁止,但是禁了也没用

再之后,球根开始以重量计算(重量增长迅速),然后泡沫加剧

地域、喜好、流行等各项因素,导致价格差异,几分钟内价格上下几倍

合伙开公司的,占股份的,也有了;各行各业都成了花商

不止是现金交易,更甚的是,衣服、球根与球根、房子、勋章都能拿来签协议互换

欺诈、诈骗开始层出不穷,例如拿假品种充当真稀有

十、金葡萄指示牌

郁金香没有在当时的证券体系内,玩的人大多是一些穷乡僻壤的人村夫和生活拮据的市民,买卖只是对股票的模仿,但是这些人连股票是什么都不知道(这尼玛跟炒币如出一辙了)

还发展了自己的规矩

酒馆里(金葡萄就是一家酒馆)

价格板(买方)的交易方法:

买家出价/卖家出价,然后中间人设定中间价格,成交了的话,买家付手续费;只有一方拒绝,此方要支付罚金;双方都不同意,则交易失败

“在0里面”(卖方)的交易方法:

其实类似就是拍卖

不止交易实体花朵也交易土地里面球根的所有权,鱼龙混杂全来炒,其实有些人根本没花没球根,只要倒腾来倒腾去

《对话》小说,4月内赚了6W荷兰盾。事实是1636-1637一个冬天确实有这种可能

十一、沃特 温克尔的孤儿

1637年2月5日,拍卖会,价格到达顶点。七个孤儿委托卖了父亲留下来的郁金香,变成公子、小姐

这一个冬天加一二月,成交额估计是所有荷兰最富有的人财富的几十倍,也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几十倍

这时候,也因为磅货(垃圾郁金香)价格也涨得飞猛,大家开始担心价格过高了。

十二、崩盘

差不多在上面提到的拍卖会的同一时候,郁金香崩盘了。从一个酒馆,花卖不出去了开始发酵,蔓延到整个联省。或者说,在发酵之前,大家的恐惧心态已经衍生了,信心开始挫败。除了一些鉴赏家有钱人,还照常买卖,而这里面的种植者、华商、一层层到最终买家,长长的链条无一幸免。种植者还召集在一起开了大会,泡沫起来之前的单子正常成交,泡沫起来之后的单子,买家可以选择违约,缴纳百分之十给上家。这已经是损失百分之九十的妥协方案,但是一层层,还是无法履约。比如说一个球根30荷兰盾、到60、100、200,两百买的人交20给上家,上家交10给上上家,以此类推,但本质还是属于空气合约,相信也没人会这么去执行。纵观价格,有的甚至跌了100多倍,少说的,也跌了20倍。最终,剩下的都成了诉讼,成了法院的难解之题。

十三、娼妓女神

各种文学文艺作品开始指责郁金香和华商、交易者。市政府的议会被多方(种植者想收全款、华商想作废交易)裹挟,不断变更决策,最终无法解决抛给了最上层法院。这之间,各种花商对于郁金香阴谋论出现,但是本质上,其实是由这些贪婪的花商一手自己缔造起的泡沫。

距离种植者大会八周之后,荷兰法院提出建议,各市区自行解决争端,前提是收集信息,信息未收集完前,合同一律暂缓生效和履约。因此花商都开始拖延。除了个别时期政策,种植者钻当地法院诉讼的时间档起诉,从一些有钱的买主那里要了履约。

这之后,最主要衍生了仲裁委员会,辅助解决争端。因此大部分合同都在私底下各自达成了和解。

大概一年半后,执政者出了指导文件,买方可以选择赔偿3.5%违约金来让合同无效。

这里有一个大家一直误解的点,郁金香泡沫并没有让整个荷兰经济崩盘或倒退,种植者相对来说,也只是损失了一些成本。具体破产的,也只是一些个例。

十四、郁金香国王的宫廷

十七世纪中叶,奥斯曼帝国即土耳其,也爆发了一场郁金香热,但也只是狂热,吸收了荷兰的经验,严控了投机。

那个时代是个享乐主义时代,但也是个战乱年代。奥斯曼一直在没落。

除此之外,这一章还透露了一点当时奥斯曼帝国君主大部分都是变态的信息,还挺有意思的。

因为在成为君主前,都是关禁闭,有些有偷窥癖、有些喜欢花、有些沉迷女色、有些讨厌女人,也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十五、迟来的花期

几个关键内容:

1. 富商、贵族对于稀有品种的收藏需求还在,个别稀有的郁金香还有它的市场,当然价格不再像泡沫时期一样

2. 花商控制产量,来稳定郁金香价格

3. 各个品种大多会经历新品种价高到普遍而廉价的过程,市场喜爱新东西

4. 有了市场之后,即使泡沫破灭,也还是会维持一个低价位的市场。这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划重点),这个事物从观念中的无,进入了大众的视野,奠定了其作为商品的价值。

类似郁金香泡沫的,还有其一百年后的双头风信子热潮,需要五年才开花,也是因为初期稀少,供不应求,投机条件具备。

而这中间,就会有各种鼓吹者来唱各类溢美之词。

风信子开启了股权交易法,但因为大家在郁金香上吃过亏,以及风信子培育难度高、关注度没有郁金香高、没有期权交易,使得它的泡沫没有郁金香严重。

类似的,区块链技术的代币泡沫,估计是人们在01年互联网泡沫里吃的亏迎头赶上。还真是有趣。

一个泡沫崩溃再没起来人们吃一堑长一智;另一个是泡沫破灭再起来出新高人们吃一堑长一智。

除此之外,1838年法国大丽花、1912年荷兰唐菖蒲、1985年中国君子兰。

文末点到了一下君子兰是长春市花,长春位于中国北部,距天山山谷两千英里,狂热病毒终于回到了它的家乡。

虽然这和天山其实没什么关联,但这么写还挺有趣,让人联想到这本书开头写的天山,思绪仿佛回到几个月前开始翻这本书的时候。

- - -

写在之前的吐槽

最后看下来,什么pow、pos,还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噱头,摆脱了中心化的某个点,落入另一个中心化的怪圈。更可耻的是,我就问问你们去中心化有个几把鸟用,或者有什么鸟应用场景。

全他妈是垃圾,还搞一堆技术名词。

归根到底,都是炒货。只是这个炒,构建在一群有技术追求的乌托邦身上。

贼他妈垃圾。

写在之后

这本书前前后后断断续续翻了近半年,终于是翻完了。还挺有趣,不过大部分内容对于泡沫的历程来看,无关紧要,所以大部分内容是直接翻页翻过去的。

当然这本书名叫郁金香热,自然不是单纯说“热”,也谈郁金香来龙去脉吧。🌷

— 2018.04.04 01:50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郁金香热的更多书评

推荐郁金香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