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塞罗的苏格拉底 西塞罗的苏格拉底 评价人数不足

随手一记

姜一枚
2018-04-04 00:18:30
《苏格拉底的世界主义》
问题意识:当前国际关系中,一种超越民族的普适道德考量预示了廊下派世界主义理论在当代的复兴,它主要指向了不成文的人权准则和尊重普遍人格,而具体实施起来普遍依赖跨文化的公共舆论,德里达和纳斯鲍姆都是世界主义的宣扬者。康德对此的质疑(即依靠不成文的万民法构建国际关系之道德维度的尝试是不行滴)最终因为康德的历史辩证法在现实中遭受失败而黯淡起来。如今廊下派受到了桑德尔的警告,即普世主义是否模糊了公民共和的领域,强调对人类的责任是否会使人无法确立政治身份。《苏格拉底式的世界主义》利用西塞罗对斯多葛派的修正来回应廊下派世界主义在当今国际关系中的复兴:西塞罗告诫我们避免认为普适的伦理观能够取代人们和国家间无法克服的分歧。廊下派否认亚里士多德的观点,后者认为幸福不仅仅依赖于美德,也依赖于满足人的自然需求。西塞罗则借助自然(如对城邦和亲人的情感是人类最自然的感情和责任)和神意(祖宗原则是信念或信仰而非哲学论证)柔和了斯多老葛学派严格的超脱城邦和政治视野的世界主义立场。ps:西塞罗借助西庇阿之梦展现沉思生活优于实践生活,以此限制政治野心。但同时用神意说明政治值得献身,优良共和政体的生活能够或者有助于推进理论生活。理论生活和政治生活不能脱节。


《西塞罗的苏格拉底》:作者主要借助的是《论共和国》一书中西庇阿的转变说明更吸引西塞罗的是柏拉图的苏格拉底或者说有毕达哥拉斯影子的苏格拉底,而非色诺芬的苏格拉底或者说转向后的苏格拉底。西塞罗根本上肯定自然哲学和形而上学探讨的立场,而抵抗简单庸俗和解哲学与罗马人的生活方式,从而拒绝苏格拉底的转向被那些自我封闭的道德和政治传统窃用。而西塞罗仍然接受苏格拉底的转向的原因在于:它强调了哲学应该关注什么,对于西塞罗关注的政治和道德探讨上有重要位置。

《道德与政治》记述了西塞罗生命最后十八个月才异常英勇的政治生涯。他对人性始终有种天真的乐观判断,认为道德来源于普遍又正面的人性,这不是理性而是人的天性。所以他为屋大维辩护,理由是军团倒戈屋大维说明人心所向。维护共和国的结果是八面树敌,一生美名在生命最后几个月几乎毁于一旦。人民、布鲁图斯、元老院、屋大维、普兰库斯、安东尼最终纷纷成了他的敌人,他也因此而死。(不知道这篇是否过于美化西塞罗,但是我真的相信这就是西塞罗)

《西塞罗的悖论和义利观》西塞罗试图融合哲学与政治,但哲学与政治不能相容。西塞罗的融合从其协调义与利可窥一二:义,认为自然将爱好置于人之中,人类思想基于此塑造了道德框架,框架经受了哲学的检验便成为了义。利,即人类天生关注财富与权力。人类天性包含了义和利,二者有共同来源。西塞罗接受了古典教诲:哲学本是人类最高的活动,有着无可取代的优越性。但他认为人类生活的常态首先是强调政治服务,这种生活的必要性规定了义与责任。与此同时,政治生活也能为哲学提供基本保障。在现实政治中,人们可以依据实践或者原初的自然美德为公共生活服务,而无需哲学。但是哲学是美德之母,能加强和净化自然美德,匡扶衰败。可知在西塞罗看来,政治与哲学分别对应的是最必要与最重要。


记得很乱,基本上就是自己印象深刻的点,就读了一下午,也没细读。顺便看了“处女病”一文(它提醒我该结婚了不然会得处女病)和最后一篇关于希罗多德的文章(主要强调历史看似毫无章法,其实处处透露着希罗多德的政治哲学,即自然与习俗的关系。作者用沃德的观点暗示希罗多德支持雅典民主制并警告雅典可能会滑向帝国主义。存疑的是:其一,作者倾向认为希罗多德是谎话连篇但若是以政治哲学为核心倒也无可厚非,但近来的一些考察发现好像也并非仅仅如此。其二,希罗多德是否真的支持雅典民主制,好像也并非如此肯定)

说点对西塞罗的感受:

看到西塞罗死去的时候还是抹了几滴老泪。虽然我有时嘲笑西塞罗太浮夸了,可是他那种明明俗气得不得了的学说中却透露出一种对人性抱持乐观的态度和天真的理想气质,再联系到他的一生,又觉得他未尝不知那些晦暗悲观的阴影,无论是政治上的还是哲学上的,可他仍然孜孜不倦为罗马构建了一套完整的政治理论和哲学基础,想到这里,西塞罗之死竟然好像有了史诗般的悲剧意味了。

“侧身怀疑派,又了解太多;忝列廊下派,却不够傲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西塞罗的苏格拉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