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之歌 温柔之歌 7.6分

温柔是个陷阱

青椒
2018-04-03 23:17:41

如果不是封面上看到笛安,张悦然,阿乙的推荐,怕是会错过这本《温柔之歌》,2016年龚古尔文学获得者之作。没有杭州纵火案,这本书的震撼可能更大,毕竟书里的这个故事去年一模一样的发生在了杭州。然而杭州纵火案至今也没有关于事发经过,保姆为何蓄意纵火的详细介绍,仅凭人品恶劣这一条太笼统,又太轻。

与莫焕晶(纵火案保姆)不同的是,路易丝是一位天生的保姆,她将主人家米莉亚姆的公寓收拾的宽敞,明亮,米拉与亚当很快就被这位保姆驯服,她知道怎么给他们讲有趣的故事,如何培养他们良好的习惯,小朋友对露易丝的喜爱甚至有时候令做母亲的米莉亚姆吃醋,但是她发自内心的感激露易丝的到来,使她有机会重拾自己热爱的法律事业,与丈夫之间紧张的关系甚至得到了缓解。露易丝的前雇主是这样说的“她简直像我两个儿子的第二个母亲,我们不得不与她分离的时候伤心极了,那会儿,我甚至想要再生第三个孩子,好留住她。”这样一个勤劳温柔的保姆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她会成为一个杀人犯。

是从什么时候发生转机的呢?大概是露易丝开始萌发自我意识的时候,这么多年,从她出生到自己成为母亲,甚至在来到米莉亚姆家之前,她一直逆来顺受,过着同一种悲苦的生活,随着米莉亚姆一家越来越重视她的时候,她意识到也许自己可以有另一种生活,自由的轻松的活着。但是她忘记了与雇主之间永远存在着两个阶级,即使米莉亚姆一家带她去度假,夸她是仙女,不代表她真的能够与他们成为了朋友,露易丝永远只能是这个家庭附属品。也许露易丝为了宣泄内心的阶级仇恨,也许是恐惧自己因为贫穷和年老而逐渐变得不堪,又或者如书里所说,她希望留在这里,但随着孩子越来越大,她需要找个理由留下来,那么杀死一个,也许米莉亚姆会考虑再生一个,恐怖的是,米莉亚姆对此毫无察觉。就像有一次他们开车在路上看到露易丝时的诧异,他们第一次意识到她有自己的生活。

比起保姆露易丝,米莉亚姆代表着成长中的中产阶级,如果不是这件事发生,按照米莉亚姆和丈夫保罗目前的状况,他们无疑会成为真正的中产阶级。在露易丝还未到来时,米莉亚姆是一位家庭主妇,在生完第二个小孩亚当之后,暴露出轻度的抑郁,但此时保罗并未察觉。于是此书的第二条线是米莉亚姆与女性身份的斗争。在未商议的情况下,米莉亚姆成为了一名全职主妇,有那么些时刻,她想“是孩子阻碍了她获得成功和自由”,然而保罗对于米莉亚姆渴望工作以及实现自我价值从未当回事,这么多年来,男女之间一直是如此运作的,男人负责事业成功,女人负责照顾家庭。跟办公室的外国人聊到这件事,他脱口而出用了一个 nature, 后来觉得不妥及时改口。问题的关键不是性别歧视,而是人们忽略了对一个家庭的投入并不比一个事业成功的人花的精力少,而家庭主妇们并未得到和成功的男人一样的尊重和称赞。

米莉亚姆说“人们只有在彼此不需要的时候才会是幸福的,只过自己的生活,完全属于自己和别人无关的生活。在我们自由的时候。”实际上露易丝与雇主之间,露易丝与朋友瓦法之间,甚至保罗与米莉亚姆之间,没有人之间可以有真正的沟通,也许这是一切悲剧的根源,然而又是不可逆转的。放弃对沟通的期待,大概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整个写作的晚上都在听《sun circle》,波澜壮阔的旋律虽然与此书的主题不符,但如果把它比作故事里每个人的一生似乎又无比贴切,无论是露易丝一样的保姆,富裕的雇主,或是穷酸的送货工埃尔韦,如果将他们的过去摊在眼前也必定是跌宕起伏,是童年的哪件事使他蒙上了一生的阴影,又或者是青春期的哪些人使他走上的不一样的路,我笃定他们也曾在生命中获得过真正的快乐和期待,哪怕只是一瞬间。我常对此好奇,因此不敢轻易对一个人下判断,无论如何,他们以一个人的思想而存在,值得平等的对待和尊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温柔之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温柔之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