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卡夫卡-隐喻

Rosynap
2018-04-03 22:40:58

有人说这是村上春树最好的小说,在考完复试的当晚在研院的图书馆寻找它。因为正式的图书馆仍在建设中,临时图书馆安置在地下车库两层。随着电梯下行到地下三层,打开门漆黑一片,抖了一身冷汗。慌忙关门,又鼓起勇气按下地下二层的按钮,还好,光亮如常。从地下二层到地下三层是走曲折的车库通道,黄色的车库标志有种村上春树笔下常有的非现实性错觉。

单单是海边的卡夫卡这个题目,就引起我许多的联想。首先想到的是陈丹青在局部中谈到的那幅喜欢极了的小画,一个双手插兜的面色模糊的青年,画名叫做海边的渔夫,画家是享誉世界的向日葵的作者梵高。相较于《向日葵》、《吃土豆的人》等人尽皆知的作品,小小的渔夫作为一幅初习的作品很少被人注意到。但翻开书看之前,莫名地以为书中的那幅画就是梵高的这幅,也竟下意识的将双手插兜的少年赋予了卡夫卡的名字。然而村上并不是以这幅名家之画作为蓝本,但尽管如此每每读到书中那幅海边的卡夫卡,脑海中隐现的仍是面色模糊双手插兜的少年。或许,村上脑海中的那个少年和梵高笔下的海边的青年在某种程度上是重合的,他们都处于不稳定的时间和无限广阔的空间之中,他们自身的存在和发展方向都还不确定,因而因而他们的面

...
显示全文

有人说这是村上春树最好的小说,在考完复试的当晚在研院的图书馆寻找它。因为正式的图书馆仍在建设中,临时图书馆安置在地下车库两层。随着电梯下行到地下三层,打开门漆黑一片,抖了一身冷汗。慌忙关门,又鼓起勇气按下地下二层的按钮,还好,光亮如常。从地下二层到地下三层是走曲折的车库通道,黄色的车库标志有种村上春树笔下常有的非现实性错觉。

单单是海边的卡夫卡这个题目,就引起我许多的联想。首先想到的是陈丹青在局部中谈到的那幅喜欢极了的小画,一个双手插兜的面色模糊的青年,画名叫做海边的渔夫,画家是享誉世界的向日葵的作者梵高。相较于《向日葵》、《吃土豆的人》等人尽皆知的作品,小小的渔夫作为一幅初习的作品很少被人注意到。但翻开书看之前,莫名地以为书中的那幅画就是梵高的这幅,也竟下意识的将双手插兜的少年赋予了卡夫卡的名字。然而村上并不是以这幅名家之画作为蓝本,但尽管如此每每读到书中那幅海边的卡夫卡,脑海中隐现的仍是面色模糊双手插兜的少年。或许,村上脑海中的那个少年和梵高笔下的海边的青年在某种程度上是重合的,他们都处于不稳定的时间和无限广阔的空间之中,他们自身的存在和发展方向都还不确定,因而因而他们的面庞难以清晰。

村上在序言中说,“年龄在十五岁,意味着心在希望与绝望之间碰撞,意味着世界在现实性与虚拟性之间游移,意味着身体在跳跃与沉实之间徘徊。我们既接受热切的祝福,又接受凶恶的诅咒。”十五岁的“田村卡夫卡是我自身也是您自身。”十五岁的我在小镇里唯一的书店买到了村上春树的第一本书《挪威的森林》,并从此在渡边和初美的视角下建构着少年时的人生观,在异乡求学的岁月里村上教给我对孤独的感知和赏味。但其实十五岁的自己站在小镇书店里时面对的不仅是《挪威》一本书,准确来讲我是在两本书中放下了《海边的卡夫卡》,带走了《挪威》。为什么放下《海边的卡夫卡》的这个动作和那个买书的午后那么清晰,也是记忆难以理解之所在。

如果十五岁的我读到村上的第一本书是《海边的卡夫卡》又会是怎样不同的人生轨迹呢?在读书的过程中也会这样臆想。在故事性上诚然会更喜欢《挪威》,里面有青年的爱情和友谊,使孤独也成为少女的向往和追求。而《海边的卡夫卡》的各种隐喻会将一个少女导向何方更难以确定,田村卡夫卡所在的世界更像是一场残忍的梦境。一觉醒来,少年将融入世界,也会成为世界上最坚强的少年。那种残忍而必要的坚强源于内在,又反射内在。

也许意义就在于,我们都没有办法弄明白活着的意义,但是,看画,听风的声音,努力成为世界,不,是新世界的一部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边的卡夫卡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边的卡夫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