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立场转换与戏剧冲突

苦杏仁
2018-04-03 22:35:13

風がどうと吹いてきて、草はざわざわ、木の葉はかさかさ、木はごとんごとんと鳴りました。

风一下子刮了起来,草沙沙作响,树叶哗哗啦啦,树发出了咔咔的响声。

一个重复两次的句子将整个故事进程的两个阶段承接了起来,这个句子的妙处在于既能用3个拟声词渲染了两个不同场景的不同气氛,又使得整个故事的结构更加清晰完整,同样是森林里的风,故事中的场景、立场却完全不同。

在进入料理点前后,有着几对立场的变化:

一是最明显的两位绅士从吃的对象转换为被吃的对象这一显而易见的变化

二是餐厅名字的文字游戏, “たくさんの注文というのは、向うがこっちへ注文してるんだよ ”

“所谓的西餐馆,不是让来的人吃西餐,而是把来的人做成西餐吃掉,就是这么回事!”

三是白狗的角色从单纯的金钱损失变为拯救主人的英雄,

狗的已死与主人的未亡也侧面地衬托出了双方立场的矛盾

四是绅士们的情绪一开始兴高采烈地准备用餐与最后在妖怪门前痛哭流涕的情绪的强烈对比

五是绅士们在森林里享受狩猎快感与在餐馆中将要被吃掉的狩猎者与被狩猎者的又一角色转换

....

仔细想来,能够制造出如此多的戏

...
显示全文

風がどうと吹いてきて、草はざわざわ、木の葉はかさかさ、木はごとんごとんと鳴りました。

风一下子刮了起来,草沙沙作响,树叶哗哗啦啦,树发出了咔咔的响声。

一个重复两次的句子将整个故事进程的两个阶段承接了起来,这个句子的妙处在于既能用3个拟声词渲染了两个不同场景的不同气氛,又使得整个故事的结构更加清晰完整,同样是森林里的风,故事中的场景、立场却完全不同。

在进入料理点前后,有着几对立场的变化:

一是最明显的两位绅士从吃的对象转换为被吃的对象这一显而易见的变化

二是餐厅名字的文字游戏, “たくさんの注文というのは、向うがこっちへ注文してるんだよ ”

“所谓的西餐馆,不是让来的人吃西餐,而是把来的人做成西餐吃掉,就是这么回事!”

三是白狗的角色从单纯的金钱损失变为拯救主人的英雄,

狗的已死与主人的未亡也侧面地衬托出了双方立场的矛盾

四是绅士们的情绪一开始兴高采烈地准备用餐与最后在妖怪门前痛哭流涕的情绪的强烈对比

五是绅士们在森林里享受狩猎快感与在餐馆中将要被吃掉的狩猎者与被狩猎者的又一角色转换

....

仔细想来,能够制造出如此多的戏剧冲突,想必每句台词都不是单纯的对白,每句描写都衬托出转变的戏剧效果。

但是文章最出彩的地方是两位绅士的心理活动描写。人物受特定情境的影响,往往要经历复杂的内心活动过程才凝结成意志,在意志形成之后也不一定就直接采取行动,从意志到行动的过程往往由于心理活动的复杂性而形成微妙多变的状况。 [1]

两位绅士在面对餐厅要求的时候,不断的为这些要求找一个合乎解释的理由,一边一步一步地踏进妖怪的陷阱,但是即使如此还是能够看出这两个角色的差异性。

其中一位绅士在遇到第三个要求的时候就曾经发问:

“怎么办,要不要脱?”

而这时同伴的的一出有大人物的断言就把这个疑问打消了。

在第四个要求的时候就算是读者也开始觉得不对劲了,而另一位绅士却说

“哈哈,看来有一道菜是要用电的,所以金属类物品有危险,特别是尖锐的东西。是这个意思吧?”

这个绅士的回答似乎有点不太对劲,但是也不能说完全是错,在这里其实读者们也扮演者同行者的角色,接着看下去,果然,同伴有点迟疑地回答“是吧”

“看来是这样。” “肯定是这么一回事。”

在接下来涂奶油要求当中,读者们彻底明白了主人公们的命运了,于是提出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疑问

“为什么要涂奶油?”

这时另一个绅士的回答正是故事想要让我们感兴趣的,吸引着我们读下去

“那是因为外面太冷,而屋子里太暖和了,是让我们预防皮肤皲裂嘛。”

这个天真的回答不禁让人微微一笑,绅士们胖乎乎又有点呆的形象跃然纸面,他们想要大饱口福的样子似乎可以想象的出来。

当绅士们终于发现妖怪的阴谋以后,那面面相觑而又害怕至极的样子与先前大相径庭,朗读CD里这里故事就戛然而止了,或许在此时,故事里那种激烈的立场转换和戏剧表现才是最为令人印象深刻的,也是最让人回味无穷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注文の多い料理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