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唯心,万法唯识。

银蝉子
2018-04-03 看过

这本书对两种人特别适合:一种和我一样,对佛教的一些教义特别多困惑,但是又心存好奇的人;一种是盲目地相信着,整天瞻佛礼佛,却从未思考过其中真义的人。

有时间一定要找来读读,疑者解疑,信者增信。

所谓千川映月,万法同源。当我看这本书的时候,恰恰看到很多其他智识的佐证,发现了许多能够融会贯通的地方。

事先声明一下,我除了《心经》外没有看过其他佛教典籍,谬误之处,请一定要告诉我。

人生是一场修行,愿你们在这里受到启发。

万法唯识

佛教主要分为三种修行方式,即:小乘、大乘、金刚乘。

三种没有所谓正误之分,但是它们的修行难度区别就像小学、中学、大学一样。

总的来说,大小乘要你“训练自心”,而金刚乘要你“认识自心”。

自心,就是心对于一切现象的觉知。

金刚乘认为:只要我们能够操纵对于现象的觉知,就能操纵一切现象。

比如,身体也是觉知的产物,所以,如果能够改变对于身体的觉知,就能够操纵或改变我们的身体。这一点和NLP (神经语言程序学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出奇得神似。NLP有一些技巧教人改变对于身体的觉知,从而改变身体。

其实这在很多医学领域也很常见,特别是循环系统、免疫系统等,很多心身疾病也能与之挂钩。

听过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假性怀孕。

在古代比较多见,就是女性特别坚信自己怀孕了,继而内分泌自动调整,出现一些类似怀孕的症状,如月经停止、恶心、呕吐等,甚至还会有自觉胎动及腹部胀大的情况出现。然而事实上肚子里根本没有宝宝。

还有个更骇人听闻的。

二战时在纳粹的集中营里,有心理学家将一个战俘关在一个安静的屋子里,蒙上眼睛,在其血管上扎一个针头放血,告诉他即将流血而死。但实际上,针头的一端是密封的。他摆上一盆水,让水不断滴落,模仿血在滴的声音。第二天那个战俘就无疾而终,死亡的症状和失血而死一模一样。

诸如此类的例子比比皆是。

老师说,只要坚信自己处于青春期,就算是成年女人,还能继续发育胸部,增加一到两个罩杯。有这样成功的案例。

但是目前为止,想用这个方法长高的,好像没有成功过。

真空妙有

关于佛教,联系到频率最高的词,大概就是“空”吧。

空是什么?是不存在吗?我以前是这么以为的。

看了书才知道,空不是存在,也不是不存在,它压根不在这个二元系统之内。所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是不二法门。

说简单点,空性的真正意思是,事物并不是依照你所标示的样子存在。

《心经》里说五蕴皆空,说的是世间万事万物,都不是依照我们标示的样子存在。

打个简单的比方,有三个人看到蓝色。第一个人看到蓝色;第二个人带着黄色的眼镜,所以看到的是绿色;第三个人是色盲,看到的是灰色。能说第一个人看到的就是本来面目吗?你可能会说,那颜色是来源于不同波长的光,是客观存在啊。

物理学有个很有名的双缝干涉实验,当电子穿越两道狭缝后,便在感应屏上组成一个明暗相间的图案。每次电子只会在屏上打出一个小点,只有当成群的电子穿过双缝后,才会逐渐组成整个图案。

那么问题来了,单个电子打出的时候,它怎么选择去左边还是右边?

有一种解释是,电子是一个在空间中扩散开去的波,它同时穿过了两条狭缝,它同时分布在所有的可能出现的位置。但是,一旦开展测量,它就凝缩成一个点,成为我们能够理解的方式的存在。

这就是量子力学所说的观察者效应。

只要有主体、客体,就有二元对立。而量子力学告诉我们,真实的宇宙中,事物不是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但是由于我们大脑的限制,很多时候,我们只能理解二元对立的事物。

如果有一种更高级的生物,他理解世界的角度是“空性”的,那他看到的蓝色,可能是组合了无穷无限的可能性。

所以佛陀说,见到空性表示“见到一切事物”,因为空性不排斥任何事物。

与空最接近的词,就是满。

离相即佛

最近有些人找我聊天,告诉我,他们活得很苦。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

我都是告诉他们,没关系,对于我们芸芸众生来说,这很正常。因为生而为人,就是会有这样或那样的苦恼。需要做的是,好好体会自己当下的心境,尝一尝酸甜苦辣的滋味,然后再放下,继续向前。

这些情绪都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对这些情绪的执着,才会造成更大的问题。

因为执着几乎是所有痛苦的源头。而人最大的执着,就是我执。

我执就是执着于有个真实存在的自我。

而一旦有一个真实存在的自我,就会产生主体与客体,从而陷入二元对立的观点。

我们开始执着于自己的经验、记忆、样貌、财富、身份、学识,误把那些东西当成我的一部分,而无视我与整体的联结,无法察觉到我内在与万物以及源头合一,这样的遗忘就是原罪、受苦与幻相。

比如我们喜欢买一些名牌来装饰自我。实际上,这正是自我不稳定性的证据。因为不稳定,所以自我永远都在设法确定它自己的存在,从而让自己感到真实。名牌的标签基本上是让你买一个集体意识的身份认同,这个身份认同,就是自我增强自身的一种惯用伎俩。

《五灯会元》里有一个故事:

梵志持花供佛,佛说:“放下。”梵志遂放下左手一株花。佛又说:“放下。”梵志又放下右手一株花。佛说:“放下。”梵志说:“世尊,我今两手皆空,还要放下什么?”佛曰:“放下你的外六尘、内六根、中六识。一直舍却,舎至无可舍处,是汝放生命处。”

当在舍却了这些,我们就不再受困于自我制造的心境,而是可以随意把控心境的流转,在今生今世内,超脱心境轮回之苦。

书里说,佛陀开了八万四千方便法门,这一切教法都是以直接或间接的方法粉碎、转化、揭露、训练或攻击“自我的幻觉”。只有破除了“自我的幻觉”,才能破除对自我的执着。

这里注意一下,我们要破除的是自我执着,而不是自我。

帝洛巴说:“并不是现象迷惑了你,迷惑你的是对现象的执着。”

如果没有这种二元对立的观点,你便能知道根本没有东西可以执着,也没有原因去执着,因为你本来具足一切。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的更多书评

推荐佛教的见地与修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