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怎样过好这一生

陈三影
2018-04-03 20:53:42

一百多年前,奥斯卡.王尔德写下这样的话:“我不想谋生。我想生活。”

高更的大作《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

从没有一本书读得这么酣畅淋漓,但凡伟大的作品都会直指内心,有种让人说出了你想说但却表达不出来的东西,就犹如库特斯医生走进那间破败的房子看到查尔斯.斯特里克兰的画,尽管书中用冬青结出的浆果,山间喧闹的小溪和春天的芬芳等等比喻来描述那幅画,但任何言语的描述都是苍白无力的。有时候画家画出一幅画,挂在博物馆里展览,而真正懂得画的人是非常稀少的,就像我们这一生遇见那么多人,可是我们穷奇一生也未必找得到那个懂我们的人,这个时候我就想起斯特里克兰的性格来,那带着傲慢和不屑的神情,就仿佛在说:“我们不渴望懂得,我们只想要宣泄。”就好像作者一开始写此书时书中说到的一本书的成功或失败,或赞誉或诋毁,作者都不必在意,无论是画一幅画,还是写一本书,因为当它被完成之际,倾入其中的激情都已得到尽情的宣泄,画家和作者本人他门终于做到了,后面这么描述:“他甘愿赴死,因为他一生追求的目标,已经达到”,还有这一句:“他终于找到了内心的平静”。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一个人的一生有他追求的目标,并能够最终完成,这个发生在世人身上的概率是多少,千分之一,还是万分之一?

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活着,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没有很大的目标,我曾经问过我的同事,我的老板,我身边的朋友,我的妈妈这个问题,“你有目标吗?”对,因为我觉得别人始终忙忙碌碌,好像都有自己该干的事情,他们都说得莫凌两可,更多的人说得是赚几百万几千万,但是他们的答案并没有帮我解决我的问题。我曾经迷惑了很久,苦恼了很久,于是我读余华的《活着》,读了 弗兰克尔 的《寻找生命的意义》,读很多的书想要找寻答案,以此获得内心的平静,当我烦躁时我就开始读书,当我困惑时我就开始读书,以此回归那种我视之十分珍贵的”平静“,可是我没有寻找到我的目标,没有说世事我非做而不可,常常平静归来之后持续了一段时间,有时候是几个星期,有时候是几个月,当重新又投入到世俗的事情时,我的状态是又开始迷茫如昨日,我很想自嘲地说:“对,我就是个庸人,混入这芸芸众生之中,泛不起一点浪花,惊动不了一只小鸟,我鄙视我自己。”如果从俯瞰的角度看我自己,我有时候不禁想,我是否索然无味,我是否需要来点改变,好不同于他人。这时我又突然想起书中那句“冒充个性,无法掩饰平庸的头脑”,我自己对自己:“呵呵。”

我的血液里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渴望一种桀骜不驯的旅程。这样的安逸总让我惊惧。我的心渴望更加惊险的生活。只要我能有所改变——改变和不可预知的冒险,我将踏上嶙峋的怪石,哪怕激流险滩。

可是我怕吗?

看完这本书后不得不提本书的翻译徐淳刚,译后记他评价毛姆的:“他的文笔辛辣而温情,虽处处嘲讽,但却并未对世俗生活大加鞭挞。”可以说评价精准到位,有种深有同感!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善与恶本就对立,如果我们自己也嗤之以鼻,我们如果看任何东西,都带着道德审判的眼光,我们又如何从这琐碎的纷繁复杂的日常中体会快乐和温情?我们活在世俗,但是我们却不得不跳脱世俗,即使我们看到的是恶之花,但是我们也要因为它的与众不同而容忍它的存在,因为如果你摧残它,你内心也终将被它摧残。徐淳刚把毛姆和卡夫卡、普鲁斯特相媲美,我想说如果说毛姆的笔调是诙谐幽默中充满温情,那么卡夫卡则是沉郁敏感而悲情,普鲁斯特则是充满了哲理,尤其是他写的《追忆逝水年华》那本书,即使随随便便从其中读取一小段,都可见一斑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与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与六便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