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鸿勋口述自传 凌鸿勋口述自传 评价人数不足

一位铁路工程专家眼中的中国近代史——读《淩鸿勋口述自传》

朴树
2018-04-03 看过

淩鸿勋(1894-1981),广东番禺人,铁路工程专家、教育家,中央研究院首届院士。1915年毕业于上海工业专门学校,同年被派往美国桥梁公司实习进修,1918年归国。曾任交通部南洋大学校长(30岁),铁道部和交通部技正,陇海、粤汉、湘鄂、湘桂、天成、宝天铁路或路段工程局(处)长兼总工程师,交通部次长、代理部长,台湾中国石油公司董事长等。

《淩鸿勋口述自传》由沈云龙访问,林能士、蓝旭男记录,作为“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口述历史丛书”的第一种,于1982年出版,书名为《淩鸿勋先生访问记录》,竖排繁体字,是淩氏最完整的回忆录。他的一生身处清末、民国之交,由于其所处的时代和地位,可以窥见民国时期教育史、铁路史,从其自述的字里行间也可以看出一位铁路工程师的人文情怀和社会担当。

著名科技史家王扬宗教授也说:

“著者淩鸿勋先生是我国铁路工程界耆宿。他的回忆对读者了解民国时期我国的铁路建设、交通和教育等事业有很高的价值。当然,由于其所处职位和立场,书中偏颇难免,但兼听则明,瑕不掩玉。”

也许有人会将淩鸿勋的姓氏认为是“凌”,关于这二字,淩鸿勋在时也有说明。因其祖先原也姓“凌”,近一百年来才用“淩”姓,他也就用三点的“淩”。他本人口述时也曾开玩笑地说:我不在乎这一“点”。

一、教育史:管窥民国初期的地方教育

淩鸿勋在1894年出生于广州,五岁开始,母亲便开始用桂林官话教他念书,他仍然记得,当时是从《孝经》学起的。待他稍长几岁,家人便将他送到了叔父开办的私塾读书。1905年,清廷废科举,代以新式学堂。从前旧式书院一律改为新式学堂,每省设一高等学堂,府设中学堂,县设小学堂(3页)。

12岁时,淩鸿勋在广州府中学堂读书。学堂监督是留日回国的陆伟士(尔奎),后离职赴上海,担任商务印书馆总编辑多年。继任的监督为丘逢甲,他的悲愤诗由中学堂的音乐老师谱入歌本后成为学生的唱歌教本。1909年,淩鸿勋中学毕业,由提学使奏明清廷奖以“优贡”,相当于取得了秀才的资格,成为“前清秀才”。

淩鸿勋以第一名的成绩中学毕业,当参加上海高等实业学堂(交通大学前身,原名南洋公学)的招生考试时,他却感到不安。因为广州各学堂数理等教材所用语言皆为中文,考试也为中文,但上海的附属中学均用英文授课,考试则除国文外,其他科目如算学、物理、化学等全部用英文出题,作答当然也为英文。

可以想象一直使用中文学习的淩鸿勋看到题目后的反应,他回忆道:不会回答者居多,只能就所知者作答,亦仅免于交白卷(6页)。而我们即使是现在的大学入学考试也仅仅用中文出题和作答(英文除外),20世纪初期,上海的中学即用英文授课、英文考试,可以想见,民国初期我国地方教育的情况。当然,广州与上海教育程度不一,沿海与内地差距则更悬殊,我们不能一概而论,只是从淩鸿勋的教育经历中一窥民国前后广州与上海的教育概况。

当然,淩鸿勋在南洋公学的学习生活、在美国桥梁公司的实习经历也为读者展现了民国时期中国大学的教育和师资力量以及美国桥梁、铁路事业的发展,为研究铁路教育史提供了可供参考的资料。

二、铁路史:民国时期铁路交通情况

在中国近代史上,路权不仅仅是国家主权完整的象征,也是国人在铁路工程技术领域奋发图强的原动力。在淩鸿勋的自传中,有大部分内容是在叙述铁路与政治的关系,或铁路与战局的关系,不仅涉及铁路的修建、展筑,还谈及因战争而使铁路遭破坏或延期修筑的情况,也有因学潮爆发导致铁路交通瘫痪的描述。

以陇海铁路来说,这条铁路原为光绪二十九年(1903)铁路督办盛宣怀与比利时银团借款所兴筑的,计划路线为海州经徐州、开封、郑州、洛阳,入陕西经西安,而达兰州,全称一千七百多公里,总工程师为外国人。但由于开筑后,内战不断在此路沿线上爆发,铁路修建仅从海州到豫西灵宝而已。

铁道部派淩鸿勋接掌陇海铁路工程局,希望将该铁路至少展筑到西安,同时这也是国民政府实行经济统一票券的手段。因陇海路只修筑到潼关,潼关之前是不用政府钞票的,杨虎城另外发行一种陕西的钞票,而一旦火车到了潼关,往西前进,国民政府的钞票便可大大的通行了,这也是通过交通解决金融问题的办法。

时值宋哲元担任陕西省主席,原来由山东西往的孙良诚部队也向豫西开拔,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等联电请蒋介石下野。民国十九年的中原大战,孙良诚将陇海路炸毁,各线铁路遭受了重大损失,特别是以陇海、平汉、津浦三路为最。陇海西段新工一时恢复无期。

在影视剧中,我们可以频繁看到有炸毁铁路、桥梁等片段,殊不知,在这背后有大批的工程师在负责抢修。铁路修筑的种种阻碍,归根结底还在于国家没有一个独立、安全的环境,加之经费的短缺,导致数年无法展筑。比如粤汉铁路株韶段的工程,自民国四年通车到韶州之后,至民国二十二年才往北铺了一站。

陇海路受战事影响,无法展筑,恰逢国际公路组织在美华盛顿召开第六届国际公路会议,淩鸿勋被派往参加,顺道去往比利时查看用退还的庚款购买的用于建筑陇海路的大批器材。他们选取的路线为陆道,即取道西伯利亚铁路,经由莫斯科、波兰入欧洲大陆。

在乘坐西伯利亚铁路时,有一件事可看出我国发展国内铁路交通的必要性。淩鸿勋遇一刘姓乘客,得知其去往新疆迪化。刘姓乘客则说,内地人走国内路线从内地到新疆迪化需几个月,但经由俄国西伯利亚铁路换乘土西铁路火车,再改乘汽车,全程到达迪化则只需二十天。这是1931年我国铁路发展滞后的情景。

此时,淩鸿勋到华盛顿参加会议途径陆上诸国,每到一国便拜访中国驻外公使、代办。其中,有苏俄督办莫德惠;比利时公使王景岐、代办谢寿康;德国公使蒋作宾;瑞典公使诸昌年(唐绍仪女婿);丹麦公使罗仪元;德国汉堡总领事馆领事冯执(淩的中学同学);英国公使施肇基;此后乘坐华盛顿号邮船由英赴美,并会见美国公使伍朝枢;从温哥华坐船经檀香山、日本横滨,回到上海,完成了绕地球一周的旅行,用时5个月,途径10个国家。这可以看作当时国际交通发展的一则例证。直至淩鸿勋回国,灵潼段铁路才得以复工。

本书也叙述了战时铁路修筑的艰难,为读者展现了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1938年9月9日,淩返回南宁,桂南段工程局仍设在南宁,该段工程进行的很积极,不过九月后,敌机常来桂柳南镇一带轰炸,当时柳南、南镇两段征工达四五十万人之多,是以成为轰炸的目标,影响了工程的进展。

1939年七八月间,更有这样的描述:

南宁因为敌机常来轰炸,工程局的办公时间也改了,因为敌机多半从海外航空母舰来的,飞机的载重不大,路程不能走远,早上来一趟,下午就不来了,所以办公时间改至下午三点钟开始,晚上到八点半,然后回家睡觉,天天如此。八月底又来炸,工程局也中弹了,办公的房屋、宿舍也倒塌了,南宁一条主要的中山路落了好多弹,市民的伤亡很多。(129页)

三、铁路工程师的人文情怀

淩鸿勋在陇海路修筑铁路时,就西安火车站的选点问题曾与时任陕西省建设厅厅长的李仪祉协商,决定在西安城东北角的城外找一片空旷的平地,预定开一个面对大雁塔的新城门,且要考虑到以后我国铁路向西发展的情况。这是一位铁路工程师与一位建设地方的厅长的远见卓识,也是对未来西安地方发展和繁荣的考虑。

西安有许多的名胜古迹,但对于淩鸿勋来讲,他在筑路的同时却很少去游览。以下是这位工程师的自述:

我们作工程的人有一件事值得告慰的,就是平常人不大容易到的地方,我们都有机会去,而人人都到的地方我们却很少有机会去,像东岳泰山,和闻名的牯岭我都没有去过,华山去的人很少,因为筑路的关系我终于去了一次。(75页)

当然,之后淩鸿勋的脚步不仅走过了广东、上海、南京、广西、陕西、宁夏、四川、湖南、沈阳,还广及欧美、日本,最终落脚于台湾。早年,淩鸿勋参加了陕西实业考察团,考察铜矿和林业等资源,他负责陕南的考察,同行人员有李仪祉、胡庶华、许廷瑚、周仁、刘和等共27人。

对于这次考察,淩鸿勋选择详细记录考察时的艰辛和具体路线,他曾说因为后人再也无法走他们当年的道路,自己的记录不仅记述了当时我国西北地区交通未开的情况,也为自己记下来留作纪念,同时使后人谨记科学家们筚路蓝缕、勇做“开路小工”的精神,以使其代代相传。


综计我的筑路生涯,早期零零碎碎的有过几年,至担任铁路工程主管,由民国十八年起至三十四年,则共继续了十六年之久。我修的新路约一千公里,测量路线约四千公里,管办公路约五千公里。这种内地开山的工作是人生最有意义的工作。在工程师看来,选线修路可给你最好的实地经验,怎样使用你的智慧在一定的期限、一定的工费以内,运用人力与物力以完成一项事业,是极好的锻炼。而且深入内地你可体会到国计民生的许多问题,欣赏到常人所不能看到的山川雄奇,你需要应付许多人事上的困扰,尝尽酸甜苦辣的滋味,增加你应变应急的技能,你可磨炼你的体魄,修养你的身心。我正当年富力强之时,何幸而遭逢这个机会!

——淩鸿勋

摘自《十六年筑路生涯》


有关淩鸿勋的其他回忆著作还有:《四年从政回忆录》、《十六年筑路生涯》、《七十自述》、《淩鸿勋自订年谱》等。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凌鸿勋口述自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凌鸿勋口述自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