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远方

ztl
2018-04-03 看过

王小波在《舅舅情人》中写道,高宗在世的时候,正值太平盛世,长安乃是天下第一城,异常豪华,美女帅哥、琼楼玉宇甚至还有黄金马桶这座城里简直应有尽有里,什么都不缺,所以皇帝得了轻微的抑郁症。这时候,来了一个锡兰的游方僧。皇帝把他请到宫里,

“那和尚在皇帝对面坐下,没有讲佛家的经典,也没有讲佛陀的事迹,只是讲了他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他说月圆的夜晚航行在热带的海面上,船尾拖着磷光的航迹。还说在晨光熹微的时候,在船上看到珊瑚礁上的食蟹猴。那些猴子长着狗的脸,在礁盘上伸爪捕鱼。他谈到热带雨林里的食人树。暖水河里比车轮还大的莲花。南方的夜晚,空气里充满了花香,美人鱼浮上水面在月光下展示她的娇躯。“

皇帝虽然富有,但是这些都没有见过。锡兰僧走时,送给皇上一个骨制的手串。皇帝从此不再和妃子嬉戏,也不理朝政,而是把自己关在密室里,成天和这手串亲近,因为把它握在手里时,皇帝仿佛就看见锡兰僧讲到的一切。

“皇上在密室的天窗中,看到天上的大雁飞过,看到檐下的铃铛随风摇摆,看到屋脊的阴影在阳光下伸长,消失,又在月光下重现。看到瓦上雪消失,岩松返青又枯黄。转眼间几度寒暑,他不召后妃侍寝,不问天下大事,只向送饭太监打听锡兰僧的消息,谁知那和尚一去音讯全无。”

在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中,这位锡兰游方僧就是马可波罗,高宗皇帝变成了忽必烈汗。虽然卡尔维诺总是说,这位忽必烈汗关注的是他自己所征服的疆土,但是这种关注方式却使得他跟高宗皇帝一样,不知不觉露出了文艺青年的本质,沉迷于有关远方的光影幻象。卡尔维诺写道,

“在帝王的生活中,征服别人的土地而使版图不断扩大,除了带来骄傲之外,跟着又会感觉寂寞而又松弛,因为觉悟到不久便会放弃认识和了解新领土的念头。黄昏来临,雨后的空气里有大象的气味,炉子里的檀香木灰烬渐冷,画在地球平面上的山脉和河流,因一阵晕眩而在懒散的曲线上颤动,报告敌人溃败的军书给卷起了,藉藉无闻的君主愿意岁岁进贡金银、皮革和玳瑁的求和书给打开了封腊,这时候便有一种空虚的感觉压下来。我们这时候在绝望中发觉,我们一直视为珍奇无比的这个帝国,只是一个无止境的不成形状的废墟,腐败的坏疽已经扩散到非我们的权杖所能医治的程度,而征服敌国的胜利,反而使我们继承了它们深远的祸根。只有马可·波罗的报告能够让忽必烈汗从注定要崩塌的围墙和塔楼中看出一个图案细致、足以逃过白蚁蛀食的窗格子。”

和《舅舅情人》不同的是,《看不见的城市》全部的中心都在城市所构成的谜语和迷宫之中。其中的诗意来自于,一些寻常为人所习惯的局限都在被打破。时间的单向流动被打破,空间的重力、三维和静态也都被打破,甚至因果关系、各种其他基础原则也都被打破。这样,思维的乐趣也就变得无穷无尽。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看不见的城市的更多书评

推荐看不见的城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