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练习 风格练习 7.3分

互文和自反

Chiao
2018-04-03 18:13:58

上世纪五十年代法语读者几乎人手一本雷蒙格诺的《风格练习》,是语言实验先行的伟大作品,它用九十九篇短文展现了一个故事九十九种风格迥异的展现:“公共汽车上,有个年轻男子,衣着外貌有些乖张,与人发生争执,但很快就离开原地抢了个空座;之后不久,他又出现在圣拉萨尔火车站,与另一年轻人在一起,两人在讨论外套上衣扣的事情。”这本书在世纪初被译介到中国,书里过多繁附在法语语言特点上的词句,几乎是不可译的,当时有人提议出版社应该另找作家,几位也成,以不同的文体、风格、语言特点对同一故事进行重写,进行这种“翻译”。诚然,原书本就是一本多次重复简单稀薄故事而对故事进行挤压重塑的变化过程,一个简单的、趣味盎然的、带着作者的游戏性创造的无穷变体。

将一个故事进行九十九次重写,形式上不难让人想到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用不同的人的见闻来还原事件真相。如果《罗生门》是故事结构的补充的意外之作,《风格练习》就可以称作是语言结构的不同转化的开山作品了,语言与实际语境的疏离,与真实世界的虚构关系无疑都存在着一种辩证关系,而这层关系的本质是和艺术欣赏、美学相关的,文学作品或是艺术作品的优美究竟是客观属性还是

...
显示全文

上世纪五十年代法语读者几乎人手一本雷蒙格诺的《风格练习》,是语言实验先行的伟大作品,它用九十九篇短文展现了一个故事九十九种风格迥异的展现:“公共汽车上,有个年轻男子,衣着外貌有些乖张,与人发生争执,但很快就离开原地抢了个空座;之后不久,他又出现在圣拉萨尔火车站,与另一年轻人在一起,两人在讨论外套上衣扣的事情。”这本书在世纪初被译介到中国,书里过多繁附在法语语言特点上的词句,几乎是不可译的,当时有人提议出版社应该另找作家,几位也成,以不同的文体、风格、语言特点对同一故事进行重写,进行这种“翻译”。诚然,原书本就是一本多次重复简单稀薄故事而对故事进行挤压重塑的变化过程,一个简单的、趣味盎然的、带着作者的游戏性创造的无穷变体。

将一个故事进行九十九次重写,形式上不难让人想到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用不同的人的见闻来还原事件真相。如果《罗生门》是故事结构的补充的意外之作,《风格练习》就可以称作是语言结构的不同转化的开山作品了,语言与实际语境的疏离,与真实世界的虚构关系无疑都存在着一种辩证关系,而这层关系的本质是和艺术欣赏、美学相关的,文学作品或是艺术作品的优美究竟是客观属性还是人的主观感受,文学何不是在客观世界和另一个理论世界之间的桥,而正是一种叙述体铺就了这座桥。桥梁是一种无畏的尝试,把作用于感官的形式和精神的内涵融为一体来实现物质和精神的统一,每部文学作品都是一个审美对象,文学促使读者们去思考形式与内容之间的相容关系。

对于康德和部分理论家来说,他们认为审美对象具有“无目的的合目的性”,他们的建构具有一种目的性,他们的建构和各方面的和谐相处其实是为了实现某种目的,这个目的是作品本身,是被蕴含在其中的愉悦,由作品引起的愉悦,而不是外在的目的。这下我们可以把那些禁锢打破了,文学需要探讨的是这个文本的各个部分对整体效果的作用,而不是把他当作一个旨在达到某种目的的东西,文学不是只为了向我们说明什么,或者劝我们做什么。故事的本质是言语,它的实际意义就是它的可述性,是故事所具有的合目的性,我在阐述的是文学作品的美学和他激起感情的特点,甚至非文学作品也是如此。

最后真有这么一本本土的《风格练习》被写出来了,台湾作家陈宁丝毫不怯地援引相同的标题。参照雷蒙格诺的九十九种文本的终极语言示范,延伸到语言书写的思辨,在谐趣的段落里藏进严谨的哲思,借此文笔精细和思辨的深入来开启文字空间的可能性。而陈宁的复写也绝不是复制雷蒙格诺的方法和路径,而是从他那取得一种文体实验的无畏精神延续风格变奏的尝试。形式囿于短小的篇幅,叙事以小观大、大则化小,通过移位、措置、变换观点来。在日常中发现看出异常,在陌生里寻找熟悉,时空在文本之间不规则地移动着,只有某一时刻的琐碎印象和转化而来的记忆、经验和纪实。

再来一个问题,很多作家说过他们的作品是被别人或是作品塑造的,也就是说先前的作品使得现在他们的存在成为可能,重复此前的作品,并对他们进行质疑和改造,也就是“互文性”。某些作品在通过其他作品反映、存在于其他作品中。既然要把一首诗作为文学理解就要把它与其他诗篇联系在一起,要比较对照它表达意义的方式与其他诗篇的方式的异同,那么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把诗篇作为诗歌艺术本身去阅读。这涉及诗歌想象和诗歌解读的过程。于是我们碰到了一个重要观点,文学的“自反性”。小说在某种程度上是关于多部小说的作品,是关于再现和塑造,或者被赋予经验意义的作品。所以《包法利夫人》这本小说就可以被看作是一部挖掘爱玛·包法利的“真实生活”与她所阅读的那些浪漫小说,以及福楼拜自己这部小说对生活的理解之间的关系的作品。针对一部小说(或者一首诗),我们总是可以提出这样的问题:它就如何阐明意义所做的隐含表述与它自己在阐明意义时的具体做法之间是怎样联系的?

作者力图提高或更新文学的实践是文学的别致定义,隐含了对文学自身的反思,从而映照到其他艺术形式上。文学继而变成了被赋予若干功能的书面语言,此时文学的重点不再是文学性的解释,也否认掉了语言突出的地方;转而考量语言的综合,把它作为文学本质的说明,研究他的语言结构而不是把它看作作者的自我表述或是产生它的社会写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风格练习的更多书评

推荐风格练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