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之美 博物之美 8.1分

论一个博物画家的养成——爱画画的人生总是有点儿不一样

arwen小小翼
2018-04-03 看过

1988年,英国发行了一套四枚邮票,纪念深受人们喜爱的艺术家、诗人和旅行作家爱德华·李尔(1812-1888)逝世一百周年。这套邮票展示了李尔那些奇思妙想的水墨画,包括一幅长着小翅膀的长胡须艺术家的自画像,以及他那首著名的谐趣诗《猫头鹰和小猫咪》(The Owl and The Pussycat)中的两位游船主角。

个性害羞、人很有趣的李尔肯定会对国家邮政部门给予的关注感到很开森——甚至是感到惊讶——但可以肯定地说,他对照片的选择会有那么一丢丢失望。李尔认为,谐趣诗只是他严肃的博物、风景绘画工作之外的副业,尽管最终是谐趣诗为他赢得了威斯敏斯特修道院诗人角的一席之地。起初,李尔非常担心他那些天马行空的逗乐之作会有损他的科学声誉,以至于在这些诗作中,他用的都是老德里-唐-德里的化名。直到1861年,他的谐趣诗获得了世界范围内读者的追捧,拥有众多的追随者之后,他才出来承认,原来老德里-唐-德里正是爱德华·李尔。


打开这本精致的爱德华·李尔传记,你会格外地欣赏他——一个纯粹的自然观察者,或许这也是艺术家自己希望被人记住的方式。——《博物》杂志

今天,李尔在博物学上的贡献重新被发掘出来。让我们往前追溯,从他绘画生涯的开始,李尔就一直是一位多产的博物画家,以其精确性、原创性和独特风格赢得了普遍赞誉。李尔最大的贡献是他为科学史留下一本鸟类插画专著——《鹦鹉家族图谱》(1830—1832),这也是第一本专注于单一鸟类家族的专著,他从18岁起就开始亲自制作并出售一系列鸟类石版画。《鹦鹉家族图谱》对“迄今未被定义的物种”的描述受到鸟类学家的大加赞赏,使得李尔在19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成为英国众多一流鸟类出版商的首选艺术家。

以李尔命名的鹦鹉:李尔氏金刚鹦鹉(Anodorhynchus lear),又名青蓝金刚鹦鹉。

在博物学的黄金时代,彩色版画书籍甚为风行,李尔创作了大量有史以来最为卓越的博物插图。这些原版水彩画和他的其他科学绘画作品如今显现出了永恒的生命力,其中一部分还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哈佛大学霍顿图书馆进行长时间的展览。李尔与当时很多著名的博物学家打过交道,并与他们中的一些达成合作。李尔很长一段时间为伦敦动物园首席标本剥制师约翰·古尔德的书籍做插画,并教他的妻子伊丽莎白·古尔德绘画;李尔还为查尔斯·达尔文在“小猎犬号”之行中发现的鸟类新品种绘制插图。

火烈鸟,爱德华·李尔绘

李尔成名的辉煌掩盖了他不幸的童年和生活的苦难。他本出生在霍洛威一个富裕的中产阶级家庭,是这个大家庭中21个孩子中的第20个。但在李尔4岁时,一场金融危机使得李尔家道中落。他由他的姐姐安抚养长大,安教他学一些课程,包括基本的艺术训练。李尔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赚钱养家,就像他在《谐趣诗和故事》(1871年)中所描述的那样:“给印花、屏风、扇子上色。”“给医院和医生绘制病理图。”

童年的李尔

为了平衡这份枯燥的工作,缓解他对哮喘、癫痫和抑郁症的焦虑——后者是伴随他一生的烦恼,年轻的李尔创作了一本素描图册,里面满是想象中的鸟类和动物的图画,背景是茂盛的热带风景。之后的研究表明,他迅速地向科学界展示出了他在科学绘画上的巨大才华。

李尔第一次出版的插画是关于狐猴和金刚鹦鹉的两张小插画,出版于爱德华·特纳·班尼特的《动物学会的花园和动物园》(1830—1831)中。李尔绝对是绘制插画的优选:自1828年伦敦动物园面向公众开放以来,他就一直在那里绘制各种草图,具有对着活物作画的天然优势。

1830年6月,李尔正式申请并获得了伦敦动物学会理事会的许可,画下动物园所有的鹦鹉。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为自己的一本专著制作了42幅石版画。在没有机构、政府和商业支持的情况下,这是一项非凡的成就,确立了艺术和科学品质的新标准。当著名鸟类学家威廉·斯旺森看到一只朱红金刚鹦鹉(Ara macao)的石版画时,他写信给李尔说,他认为它在“设计、透视或解剖的精确性”上,可与当时标志性插画家约翰·詹姆斯·奥杜邦的作品相媲美;英国博物学家约翰·塞尔比认为这些图版“在柔度上胜过奥杜邦,整体水准不相上下”。

石版画作画过程——文中选图

这本专著使李尔获得伦敦林奈学会成员的身份,但并没有为他带来多少金钱收入。当时刚刚开始自己职业生涯的约翰·古尔德,专门出版鸟类学、动物学类书籍,他抓住李尔财务困难这个机会,买下了李尔未售出的作品,并聘请李尔为他自己的几本大部头出版物制作插画。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李尔为古尔德的五卷本专著《欧洲鸟类》(1832—1837)创作了68幅插画,并为古尔德同样杰出的两卷本巨嘴鸟专著(1833-1835)创作了10幅插画。

巨嘴鸟 爱德华·李尔绘

李尔最早的伯乐是爱德华·史密斯·史丹利,即之后的第十三世德比伯爵,也是李尔最重要的赞助人。德比伯爵邀请李尔来诺斯利庄园绘制这里圈养的鸟类和动物,诺斯利庄园是伯爵位于利物浦附近的一个庞大产业,容纳有几千只动物,涵盖619个鸟类品种,设有一个自然史图书馆,保存着超过20000个鸟类和哺乳动物的标本。李尔答应下来,并在接下来的七年中制作了100多标本画作,17幅收录在私人之作《诺斯利庄园的鸟类和野生动物类收藏》中,里面有很多物种是第一次被记录。


既能精准呈现物种的特点,又善于展现动物在某一时刻的性情;将科学画和气质画完美结合。毫不夸张地说,他是所有博物画家中最伟大的一位。——大卫·爱登堡

李尔的博物插画具有精湛的准确性,很大原因是他总是尽可能地对着活物作画。1831年他曾写道:“倘若我对一幅画感到满意,那一定是对着活物画出来的。”他领先性的探究——那些令人惊叹的水彩画上,经常就色彩和形式有大量注释——自发性地与细节刻画结合起来。

李尔一直对风景画保持极大的兴趣,1837年,德比伯爵同意资助他到意大利进行为期两年的学习旅行。李尔的余生都在国外度过,期间只是偶尔回到英国。1846年7月,年轻的维多利亚女王邀请李尔来访奥斯本宫的皇室(女王的夏季行宫),希望李尔能教她绘画,李尔就成了维多利亚女王的绘画老师。

李尔热衷于观察自然,无论他身在何处——意大利、希腊、阿尔巴尼亚、埃及、锡兰(现斯里兰卡)和印度等地。通过他的博物画,总是无意间有新的科学发现。在他的鹦鹉专著中,风信子金刚鹦鹉(Anodorhynchus hyacinthinus)的图解后来被证明是一个不同的、以前未被描述的物种。鸟类学家查尔斯·卢西安·波拿巴——拿破仑的侄子,1856年给它取名为“李尔氏金刚鹦鹉”(Anodorhynchus leari)。这种在巴西东北部长期生存的濒危物种,是李尔留给后世的一份鲜活馈赠。


纵观李尔的一生,博物画也是他人生的黄金时代。他的博物画和谐趣诗在日后的两百年,都持续地影响了西方文化和审美。在博物学复兴的道路上,李尔的博物画,无疑被赋予了独特而稀缺的价值。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博物之美的更多书评

推荐博物之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